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352章 被那货荼毒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宋迟:“......?

  ”

  “老大,你这么能这么伤害我呢?

  我和思嘉这是纯洁,纯洁懂不懂?

  把最美好的留在新婚之夜,多浪漫啊......” “我和你嫂子不纯洁了?”

  厉景琛淡笑一声,“你一个三十岁的人在这里跟我说纯洁,就没想过布桐现在的记忆停留在十八岁会有多害羞?”

  宋迟无以对,“行吧老大,我又多管闲事了,我以后可再也不敢管你和嫂子的事情了。”

  男人嫌弃地收回了视线,“知道就好,滚。”

  “滚就滚。”

  宋迟耷拉着脑袋,很快走了出去。

  厉景琛继续敲击着电脑键盘,忙着手上的工作,只是没一会儿,便停了下来,起身离开。

  厉景琛来到主卧,看见里面没人,便去了婴儿房,果然看见布桐坐在地上的玩具区在跟老三说话。

  “小温故,我是妈妈呀,弟弟都开口叫人了,你怎么能落后呢,你叫声妈妈好不好?

  实在不行叫爸爸也行呀,你看你长得跟你爸爸多像,简直一模一样呢......” 老三不像老四这么胖嘟嘟的,不胖不瘦,所以更像厉景琛了。

  不过性格也跟厉景琛一样高冷,醒着的时候一个人在那不哭不闹地玩乐高,根本不需要操多少心。

  老三专心玩着手里的乐高,不搭理布桐。

  布桐瘪了瘪嘴,假装委屈地哭出声,“小温故不理妈妈了,妈妈好伤心好难过呜呜呜......” 老三停下手里的动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放下玩具,朝着布桐爬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她。

  受宠若惊的布桐:“......” “妈妈就知道,小温故不会不理妈妈的。”

  “啊啊啊......”一旁正在喝奶的老四见状,连奶也不喝了,在女佣怀里用力挣扎着。

  女佣无奈,只能把他放在了地上。

  老四立刻晃晃悠悠地朝着布桐走去,一把推开了老三。

  布桐:“......” “哇,知新,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哥哥呢?

  这是不对的。”

  布桐严肃地看着他。

  老四瘪瘪嘴,“哇”的一声痛哭出来。

  布桐莫名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好像在曾经经历过一样,正失着神,身后便传来厉景琛低沉严肃的嗓音,“不要惯着他,善妒不是一个男孩子应该有的。”

  “麻麻......麻麻......”老四见厉景琛进来,急忙抱住了布桐求助。

  布桐敛了敛思绪,摸着他的头安抚道,“妈妈很爱你的,但是也很爱哥哥,你们都是妈妈的小宝贝呀,所以你不要吃醋,更不能对哥哥动手,这是不对的。”

  她感觉一岁多的小宝宝是听不懂这种道理的,但不能因为自己认为他听不懂就不纠正,犯了错就要指出来,然后帮助他陪着他一点点改正。

  老三窝在布桐怀里,哭得委屈极了。

  厉景琛吩咐女佣,“时间不早了,把孩子抱去睡觉。”

  “是,先生。”

  两个女佣急忙把温故知新抱到床上去。

  厉景琛扶起地上的布桐,“医生说你要早睡早起养好身体,让女佣照顾孩子就行。”

  “我就是坐在陪他们玩,不累的。”

  布桐很喜欢小孩,虽然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但这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天生就有母子亲情的指引,恨不得自己陪他们睡觉。

  “听话,回房洗澡睡觉。”

  厉景琛坚持。

  “那好吧。”

  布桐依依不舍地跟厉景琛回了主卧,洗了澡之后,在床上躺了下来。

  没过多久,厉景琛也洗好了澡,关了灯,两个人跟平时一样,安静地躺着。

  “景琛,我看你每天都在家,你都不用去公司上班的吗?”

  布桐没什么睡意,跟前几天一样,找话题跟厉景琛聊天。

  “前阵子开始我就在家边陪你边办公了,所以没去上班,等你身体恢复了,我就带你去云端国际,说不定你能想什么。”

  布桐现在的情况,他自然还是要留在家里继续陪着她的,但是分给工作的时间已经比之前要多多了。

  “好呀,”布桐无比期待,“我今天看知新吃醋打温故,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说不定真的能想起来呢。”

  “真的?”

  厉景琛吃了一惊,急忙转身看着她,“你真的觉得似曾相识?”

  “对啊,怎么了?”

  “没怎么,这一幕的确发生过,就在你去找林澈之前。”

  “那不是刚好证明了我的猜测是对的吗?

  我一定能想起来的!”

  “嗯,但是你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我只要你健健康康的就好,其他的不那么重要。”

  布桐弯了弯唇角,“我知道的。”

  昏暗的睡眠灯下,他看着男人俊美无瑕的脸,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景琛,你......你脸色不好,你......你是不是很难受啊?”

  厉景琛:“......”果然被宋迟那货荼毒了。

  “我没有脸色不好,也没有难受,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厉景琛假装不知道。

  布桐仔细看了看他的脸,疑惑的道,“其实我也没看出来你哪里脸色不好看了,可宋迟这么说了,他现在应该比我更了解你,所以我就信了......” “他还说了些什么?”

  男人追问道。

  布桐揪着身上的薄被,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开口道,“他说你上次脸色这么难看是我刚怀上温故知新的时候......还说是因为欲求不满的缘故......” 厉景琛:“......” “吃饭前他来书房找我的时候我的确脸色不好,那是因为我刚开了个视频会议,对员工发了点脾气,没有其他原因。”

  布桐从来没有这么直白地跟人讨论过这种话题,脸蛋已经红到了耳根,犹豫着道,“我不太了解我们夫妻之间之前的一个......频率,所以你如果忍不住,可以跟我说的......” 布桐一说完,便急忙扯了被子把自己盖住。

  妈呀,她这是在......邀请厉景琛?

  简直太丢人了! 男人低低哑哑的小声在耳边响起,很快开口道,“布桐,这可是你说的。”

  布桐:“......” 她还没想好该怎么说,盖在脸上的被子便突然被人掀开,男人追问道,“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