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360章 想起来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激动啊,赶紧换衣服吧。”

  两个人换上潜水服,一旁的tank也调整好了摄像设备,“都准备好了,太太,您头上的摄像头会把您看到的都录下来的。”

  “太好了,潜水可不是每天都能潜的,录下来我回去可以慢慢欣赏。”

  “老婆,我们之前有拍过的,只是你忘记了而已。”

  布桐完全想不起来了,“是吗?

  那你为什么没拿给我看呀?”

  “怕说得太多你一时半会儿消化不了,”厉景琛笑了笑,“走吧,一会儿在水下不要慌,我会保护你的。”

  “嗯。”

  “爹地妈咪加油!”

  小月牙在旁边一脸羡慕地看着他们,“月牙儿也想快快长大,跟爹地妈咪一起去抓鱼鱼。”

  “拜拜。”

  布桐朝着他们挥了挥手,跟着厉景琛下了海。

  海里的景色,比布桐想象中还要漂亮,跟电视上看到的感觉也不一样。

  厉景琛很快带领着她来到海底,布桐被正被漂亮得让她震惊的珊瑚和鱼群吸引,突然,视线忽的一滞,怔怔地看着面前由珊瑚组成的“marryme”的字样。

  布桐的脑袋突然刺痛了一下,旋即,竟然浮现出一模一样的画面,跟眼前的画面重叠了起来。

  厉景琛缓缓在她面前单膝下跪,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枚钻戒,举在了她的面前。

  布桐的脑袋“嗡”的一声轰然炸开,过往的画面,像电影序幕一般,一帧帧地涌进他的脑海里。

  她想起二十岁前的一个星期,她去找了素未谋面的厉景琛,跟她提出结婚,结果真的嫁给了她,成为了厉太太。

  她想起她一点点爱上他,有过争吵,有过误会,但是最后两颗心还是慢慢靠近,走在了一起。

  她想起他们经历的那些所有所有的磨难,生离的、死别的,一次比一次还要痛苦,却让他们更加相爱无法分开。

  她想起他们一起抚养严争、然后生了自己的孩子,后来又收养了亮亮,成为儿女双全的人生赢家。

  快乐的、痛苦的,她都想起来了,没有一点遗忘,汇成了最完整的人生。

  布桐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直接涌了出来,雾气氤氲了眼镜的镜面。

  她急忙拿起厉景琛手里的戒指,指了指上方,示意要上去。

  厉景琛立刻带着她游上去,回到了岸边。

  厉景琛摘掉脸上的装备后,急忙帮布桐也摘掉,紧张地问道,“老婆,你怎么了?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

  布桐定定地看着她,眼泪流得更凶了。

  “你别哭,哪里不舒服告诉我,我现在就抱你去找夏晴。”

  厉景琛说完,便起身想要带她回屋,却被布桐一把抓住了手。

  “老公,我没事。”

  厉景琛怔了一下,蹙眉看着她,“......你叫我什么?”

  布桐哭着一把抱住了他的脖子,“老公,我想起来了,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厉景琛缓缓抬起手抱着她,“你说得是真的?

  真的想起来了?”

  “嗯,一点都没有落下,全都想起来了,刚刚在水里,你朝我跪下的时候我就突然想起来了。”

  男人闭上眼睛,遮住眼底复杂的情绪,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布桐,你终于想起来了,你说,你该不该打?”

  布桐破涕为笑,“该打,我太可恶了,我不该丢下你,更不该忘记你,我保证再也不会了......” “桐桐......” “妈咪,你怎么啦?”

  所有人都围了上来。

  “爷爷,我都想起来了,”布桐松开厉景琛,看了布老爷子一眼,旋即,一把抱住了小月牙,“宝贝女儿,对不起,妈咪不好,妈咪再也不会丢下你了。”

  布老爷子长松了一口气,“想起来就好,现在一切都圆满了,来,快进屋休息,等回到帝都,再好好去医院检查一遍。”

  ...... 布桐回房洗了个澡,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厉景琛已经在隔壁房间洗了澡,换上了一身暗色休闲西装,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海景。

  “老公,”布桐走上前,从背后圈住了他的腰,“别动,让我好好抱一抱你。”

  男人低笑出声,“你像抱多久都行,但是现在必须先把头发吹干。”

  布桐软糯地撒着娇,“你帮我吹。”

  “好。”

  厉景琛温柔地帮布桐吹干了头发,修长的指尖在她乌黑柔软的发件穿梭而过,沉声道,“李楠楠假扮成你来到咱们家,第一眼我就认出那不是你,她骗得了所有人,却骗不过我,我知道你是不会轻易把头发剪短的。”

  布桐乖巧地趴在他的腿上,轻笑道,“万一有什么意外,我就是剪了头发呢?”

  “所以我特意看了她的眼睛一眼,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骗不了人的,她化了很浓的眼妆,还戴了美瞳,乍一看的确有点像你,可我还是知道那不是你。”

  “你是我最亲近的人,如果她真的能以假乱真,我不是要哭死了?”

  厉景琛俯身亲了一下她的脸蛋,“老婆放心,我没让她碰我一下。”

  布桐难愉悦的笑意,“嗯,这还差不多。”

  “老婆。”

  “嗯?”

  “那阵子,林澈是不是对你特别好?”

  厉景琛问道。

  布桐强忍着笑意,“怎么,打算跟我秋后算账啊?”

  “没有,就是想知道,他是怎么对你的。”

  “不管他对我有多好,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折磨,我只想回到你身边,”布桐回忆着道,“后来他给我解毒,我一觉醒来,却失忆了,他骗我说爷爷已经死了,说我已经嫁给了她,我始终不能相信和接受,好在他也没有强迫过我做什么,无论是他身体的原因,还是其他的,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平平安安地回来了。”

  厉景琛深深地吻着她的眉心,“不管你发生了什么,你永远都是我最爱的布桐,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老公,你当我傻吗?

  我明明知道林澈对我的心思,我还能这么笨往虎口里钻吗?”

  布桐摸着他俊美的脸庞,“我知道择一希望我去找林澈,但是他必须想办法让林澈碰不了我,所以我让钱进悄悄盯着择一的一举一动,知道他给林澈用了药,我才决定去找他的,如果活下去的代价是要我的身体交换,我宁死也不会去承受这种羞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