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371章 他对我有意见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老爷子很快转移了话题,晚餐的气氛还算是不错。

  晚餐结束后,唐诗便回了自己家。

  布桐拽着厉景琛去了茶室,关上门问道,“老公,你怎么回事?

  怎么能自作主张剥夺吴亚娟跟争争视频的权利呢?

  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得跟她商量一下吧?”

  厉景琛双手抄兜,漫不经心的道,“没什么好商量的,争争的事情咱们说了算。”

  布桐:“......” “咱们是争争的监护人没错,可是吴亚娟毕竟是争争的生母,而且她现在不是做得挺好的吗?

  也没跟咱们抢争争,我们不能连他们视频的权利都剥夺了,”布桐问道,“还是说,她做了什么惹你生气了?”

  “老婆,我没说吴亚娟哪里做得不对,”厉景琛搂着女孩的肩膀,两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你没发现吗?

  争争已经进入叛逆期了,他对吴亚娟的认知,已经从懵懂变为清晰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以前对争争来说,吴亚娟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亲生母亲,要把他带走,所以他排斥抗拒吴亚娟,可是现在,他一点点懂事了,清楚地知道吴亚娟和他之间的种种,也知道是吴亚娟曾经抛弃过他。

  这种认知,会让他对吴亚娟产生厌恶甚至是恨意的,所以他这次去吴亚娟那边,应该是很不开心的,刚刚在饭桌上也很不开心,如果这个时候我们强行要求他接受吴亚娟,他爱我们,所以会答应的,可是叛逆的小火苗会在心里一点点燃烧起来,等到哪天一定会爆发的。

  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我要站在他那一边,让他知道爸爸是理解认同并且支持他的,这样他才不会觉得自己孤独,我们才能走近他的内心,帮助他解决心里的疙瘩,让他慢慢释怀。”

  布桐听得一愣一愣的,“......这个年纪的小男孩,内心就已经这么敏感复杂了?”

  厉景琛淡淡一笑,“老婆,我是男人,争争现在经历的心路历程,我都走过,我被外公接走的那天起,他就给我灌输恨意,每天跟我重申厉家的人有多么可恨,让我长大之后回去为我母亲报仇,所以要论敏感复杂,争争远不及我。”

  布桐心疼地抱住他,“你很好,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也是最好的丈夫和父亲,所以我相信只要我们好好引导争争,他也会变得跟你一样好。”

  厉景琛亲吻着她的头发,“老婆,这一路走来,是你成为我的指明灯,我才没有迷失的,不然我真的不知道,在仇恨中长大的我,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想这些没有的事情了,我们现在生活得很好,外公的畸形教育并没有影响到你,我老公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厉景琛勾起唇角,“只要有你在,我就不会走偏。”

  布桐靠进他的怀抱里,柔声问道,“那争争的事情,具体该怎么办呀?”

  “你一会儿去跟吴亚娟聊聊吧,孩子都是藏不住事的人,相信吴亚娟这十来天的时间里一定感受到了,然后你告诉他,一切都要听我的。”

  布桐赞同地点点头,“女人处理这种问题都是感性的,现在对待争争的事情的确需要理性一些,所以肯定得让她听你的,放心吧,我会跟她好好说的。”

  “嗯,辛苦老婆了。”

  “这有什么辛苦的,对了,争争那边要去聊吗?”

  “孩子刚回来,先让他平复两天吧。”

  “也好,都听你的。”

  ...... 没多久,布桐便走出茶室,来到客厅,看见吴亚娟正在给孩子们分礼物。

  “亮亮,这是你的,争争说你喜欢变形金刚,阿姨就给你买了。”

  “谢谢亚娟阿姨,我很喜欢。”

  亮亮礼貌地道谢。

  “真乖,”吴亚娟继续从箱子里拿出礼物,“这是温故知新的,剩下的都是小月牙的。”

  “哇好棒,月牙儿有这么多礼物!”

  小月牙高兴得直拍手。

  吴亚娟最后拿出一盒茶叶,“老首长,知道您爱喝茶,这是给您买的,知道您什么都不缺,什么好茶都喝过,希望您不要嫌弃。”

  布老爷子笑呵呵地接了过来,“这说的是什么话,重要的是心意,我收下了,谢谢你。”

  “这是应该的。”

  布桐笑着走上前,“你每次来都给孩子买这么多礼物,太破费了。”

  “没花多少钱的,他们喜欢就行。”

  “好了,别忙活了,空调房待久了不舒服,我们出去散散步吧。”

  “好啊,我正想去找你呢。”

  吴亚娟收拾好行李箱,跟着布桐一起离开。

  两个人在花园里散着步,虽然是在家里,但身后还是有两个女佣和两个保镖远远跟着。

  “布桐,这里真凉爽,晚风吹着还挺舒服的。”

  “是啊,我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饭后和景琛带着几个孩子来散散步,以前带争争为主,现在争争和亮亮时间紧,吃了饭就要做作业,基本都是带小月牙和两个小的了。”

  “你跟厉总真是神仙眷侣,太让人羡慕了。”

  布桐笑笑,“你和你先生最近怎么样?”

  “我们也还行......”吴亚娟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布桐,其实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什么事,你尽管说啊。”

  “是这样的,这次争争去美国,我明显感觉到,他对我有意见......” “怎么说?”

  吴亚娟继续道,“以前他是对我很冷淡很敷衍,像是为了完成你给他的任务,才按时跟我打视频电话,可能过去是你在他身边陪着他打,所以他多少还算是有礼貌的。

  可是现在他慢慢长大了,很多时候你也不陪着他一起给我打,想让我们多单独沟通,所以他在电话里,对我越来越不耐烦,刚开始只是不搭理我,我一个人在那跟他说话,后来脾气越来越大,有时候没几分钟就直接挂断了。

  这次他来美国,跟我说的话屈指可数,以前我问起小月牙的事情,他会很热情地跟我说妹妹怎么样怎么样了,可是这次我问他,他都不回答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