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378章 你怎么这么怕老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不行,反正打死我也不回去,保命要紧,我这辈子就跟你爸爸耗一口气呢,我现在要是死了,我就输了。”

  连蔓云坚决反对。

  慕西临一脸懵逼,“什么东西输了,您跟我爸爸打了什么赌?”

  “你别问了,妈说不去就不去吧,别为难她了,”唐诗开口道,“这样吧,你在家陪着妈,我去查。”

  “不行,”这下轮到慕西临反对了,幽幽的道,“我不许你一个人去云城,谁知道你到了那边,你那个好表哥会做些什么啊,说不定又会缠着你不放......” 唐诗哭笑不得,“慕西临,你的心眼还能再小点吗?”

  “我心眼很大啊,可你要问问你表哥对你的贼心什么时候死啊,最讨厌这种在精神上觊觎别人老婆的人了,不要脸......” “慕西临,话可不能乱说,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拉着自家表哥给你戴绿帽子了呢,你可是看见了,我跟他现在的联系少得可怜,也就平均一个月在微信上问候一句,连普通朋友还不如呢。”

  慕西临挑眉,“那你还嫌这联系少了?

  我觉得一个月一次很多了,我为了你,可是把我微信里的那些美女全屏蔽了呢。”

  唐诗一听就不乐意了,“那你是觉得自己很亏了?

  我给你机会把屏蔽的美女捡起来啊,你捡吗?”

  慕西临一下就怂了,“嘿嘿,我开玩笑的,我都是已婚的人了,怎么能跟别的女人瞎聊天呢?”

  唐诗强忍着笑意,给他夹了一块排骨,“吃你的吧,有的吃还堵不上你的嘴。”

  慕西临嬉皮笑脸的道,“谢谢老婆,老婆夹的菜就是好吃。”

  一旁静静看着他们拌嘴的连蔓云脸色有点难看,出声道,“西临,你怎么这么怕老婆?”

  唐诗:“......” 慕西临:“......” “妈,您哪只眼睛看见我怕老婆了,我跟诗诗这就是日常斗嘴,增加生活乐趣,我们的感情就是这样越斗越好的。”

  “总之以后不许当着我的面这样斗嘴,我不习惯。”

  连蔓云道。

  “就是知道您不习惯这里的生活,我才要带您回云城帮您解决问题,然后您在云城安享晚年,就不用看见我们了呀。”

  唐诗立刻踢了一下慕西临的脚,惹得男人一脸哀怨,“诗诗,你踢我干嘛?”

  “你们两个少一个白脸一个红脸的,西临,你就是不想让我住在这里,故意想把我赶走是吧?”

  连蔓云委屈极了。

  “妈,我没有啊。”

  慕西临无辜地看着两个女人,“你们女人的心思这么这么难猜啊,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

  “哼!”

  连蔓云放下筷子,一脸不高兴地站了起来,走出了餐厅,“我不吃了!”

  两人:“......” “诗诗,我刚刚没说错什么话吧?”

  慕西临仔细回忆了一下,根本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

  “错倒是没错,就是很容易让人误会你想把她送回云城,她现在受了惊吓很敏感的,你说话还是应该注意点。”

  “我没想把她送走,是她自己挑我们的刺,难不成她在的时候我们连正常说话都不行了?”

  慕西临不满地咕哝道,“她天天要你陪她一起睡,像什么样子嘛,我都好几天没碰你了......” “你小点声,别让人听见了,”唐诗瞪了他一眼,“妈受了这么大的惊吓不敢睡才让我陪的,没人陪她更睡不好觉了,你有点孝心行不行?”

  慕西临眼珠子一转,道,“诗诗,反正妈这会儿生气了,一会儿你跟我回房,我们温存一下你再去陪她吧......” 唐诗差点没拿筷子扔到他的身上,“慕西临,你怎么一天到晚就想着那点破事,能不能正经点?”

  “我哪里不正经了!”

  慕西临心里憋着气,不耐烦的道,“我不管,今晚叫女佣陪她睡,要不多叫两个人在床边守着她。”

  唐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你别闹了,先把妈安抚好再说吧,当务之急是要把云城那边的事情查清楚,而且就算查清楚了,妈要是想留下,你也不能反对,知道吗?”

  “为什么啊?”

  慕西临不懂,“她在云城住的好好的,是房子不够大还是钱不够花,为什么要咱们家当电灯泡?

  她要是喜欢帝都,我再给她买一套房子就是了。”

  “话不是这么说的,其实我觉得,妈挺孤独的,云城虽然有那么多人伺候她,但她应该没办法跟佣人推心置腹聊天吧?

  万一她想要的是热热闹闹的生活呢?

  虽然咱们家人少,但毕竟是个家嘛,你也能陪她说说话。”

  慕西临:“......” “算了算了,你说得这些让我头疼,总之我自由自在惯了,真的不习惯跟长辈住在一起的。”

  “如果妈真的要跟我们住在一起,你也得适应,你看厉总和桐桐不也跟爷爷住在一起吗?”

  “那不一样,老首长多好说话呀,从来不会管景琛和布桐,而且他老人家恨不得景琛跟布桐腻在一起给他生小曾孙了,哪像我妈,这么没眼力见......” “你够了啊,这个话题还没完没了了是吧?”

  唐诗往他碗里夹着菜,“赶紧吃饭。”

  “好吧。”

  餐厅门外,连蔓云听见他们的对话,满意地笑了笑。

  她没想偷听的,但是很好奇这两个人在背后是怎么说她的,所以勉为其难听了一下。

  这个唐诗还算懂事,没有在慕西临面前乱嚼舌根挑拨离间,不然就算给她买再多东西,她也会生气的。

  ...... 晚餐过后,唐诗让厨师煮了一碗面,送去了连蔓云的房间。

  “妈,”唐诗见连蔓云坐在沙发上看书,把面端了过去,“不吃东西对身体不好,您吃点吧,面条容易消化,现在吃对肠胃也没什么负担。”

  “放着吧。”

  连蔓云高傲的道。

  “那您记得吃,我去桐桐那边给爷爷问个好就回来陪您睡觉。”

  唐诗放下碗,正准备离开,就被连蔓云叫住,“等一下。”

  唐诗以为她有什么事,“您说。”

  “今晚叫女佣睡在沙发上陪我就行,不用你陪了。”

  唐诗惊讶了一下,旋即问道,“怎么了?

  是有什么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