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379章 不许穿成这样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没什么,我习惯一个人睡了,两个人睡一张床有点睡不惯,再说了,你和西临年纪也不小了,该给西临生个孩子了,你看看人家布桐,都生了这么多了,一大家子多热闹。”

  唐诗指尖微僵,开口道,“妈,您是知道的,我的身体受损了,虽然一直在吃药治疗,但是连医生都说,能不能怀上要看运气了。”

  “运气也是讲究概率的,多试试才能增加这个概率,我可不想到时候你生不出孩子跑来怪我拆散你和西临,所以不用你陪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

  连蔓云不耐烦的道。

  唐诗怀疑刚刚她和慕西临的对话被连蔓云听到了,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没有开口问,直接答应了下来,“好,那我让女佣陪您,您有事情随时叫我们。”

  “嗯。”

  “那我先出去了。”

  唐诗一走,连蔓云便急忙放下手里的书,凑到面条面前闻了闻,拿起筷子开吃。

  刚刚那一桌子菜,她没吃真的太可惜了,好在唐诗有良心,还知道让人给她煮碗面。

  小两口居然还想着说她会不会想要留在帝都,她当然想留了,但是不为别的,为的就是这个川厨做的菜,实在是太合她的胃口了! ...... 唐诗从布桐那边回来,交代女佣晚上陪连蔓云睡,便直接上楼回了主卧。

  “诗诗,你上楼来洗澡啊?”

  慕西临一个人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数绵羊,“跟我妈睡记得穿得保守点。”

  “知道了。”

  唐诗笑了笑,便去了浴室。

  二十分钟后,唐诗关了灯,从浴室里走出来,坐在梳妆台前擦着护肤品。

  慕西临抬头一看,鼻血差点涌出来,“不是叫你穿得保守一点吗?

  你怎么穿得这么清凉,不行,赶紧去换了,就算是跟我妈睡,我也不许你穿成这样!”

  唐诗一边拍着脸,一边朝着他走去,一把掀开他的被子,直接坐了上去。

  慕西临快疯了,“诗诗,你别乱来!把我逼急了你今天可就下不了床了,等会儿我妈说不定会来敲门找你的!”

  唐诗俯身亲了一下她的唇,轻笑着道,“慕总就这点出息啊,老妈来敲门,会不会把你吓得直接趴下啊?”

  慕西临:“......” “笑话,小爷我的战斗力你又不是没见识过,我是这么容易被吓趴下的人吗?

  我担心的是一会儿她来敲门你就得走,那我多难受啊。”

  “那这个问题你可以不用担心,你妈说了,今晚我们的任务是造娃。”

  “......真的?

  她真的这么说?”

  “当然,不然我现在早下楼陪她了,哪里还能在这里跟你说话?”

  “卧槽!你早说啊!”

  慕西临翻了个身,两个人换了个位置,把灯一关...... 一室旖旎。

  ...... 这一夜,唐诗被慕西临折腾得够呛,但第二天早上还是准时醒了过来,起床陪连蔓云吃早餐。

  “慕总,诗爷,”三个人正坐着用餐,吴妈带着两个女佣走了进来,“这是早上刚空运来的水果,太太吩咐我给慕夫人送一些过来。”

  “帮我谢谢布桐,”连蔓云笑着道,“她有心了。”

  “慕夫人客气了,应该的。”

  吴妈让女佣放下水果,很快离开。

  “瞧瞧人家布桐多懂事,”连蔓云收回视线,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开口道,“我听说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两个都是去布桐那边蹭饭吃的,平时记得多给人家买买东西,礼尚往来懂吗?”

  慕西临嗤笑道,“妈,我跟景琛是过命兄弟,诗诗跟布桐亲如姐妹,我们两个就算是把隔壁吃空,景琛和布桐都不会有意见的。”

  连蔓云被怼得无语,“话不是这么说的......” “妈,我们有礼尚往来的,”唐诗急忙开口打圆场,“我们经常会给孩子买礼物的。”

  连蔓云挑眉,“这还差不多,以后这方面还是要多注意着点,免得别人觉得慕家的人不懂事。”

  “知道了。”

  唐诗应了声,又推了推慕西临的手臂,给他使了个眼色。

  慕西临一脸无语,但还是乖巧地开口道,“知道了妈。”

  早餐过后,慕西临就逃之夭夭去了隔壁,看见布桐正在沙发上给老四换尿不湿。

  “布桐,哟,老四又尿裤子啦?

  干爸来你这躲躲,我妈更年期,快把我烦死了。”

  布桐笑着道,“我听吴妈说,你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吃早餐,气氛挺不错的啊。”

  “别提了,我怀疑我妈现在当长辈当上瘾了,你让人送水果过来,她非让我和诗诗礼尚往来。”

  “以我们的关系,当然不需要讲究这些虚礼,但是我觉得慕夫人倒是很会为人处世的,跟别人交往的时候,礼尚往来的确是需要的。”

  “你们女人就是麻烦,反正我跟景琛一样,从来不需要处理这些事情。”

  布桐失笑,“所以景琛需要娶我,他主外我主内啊,你跟诗爷也是一样的......对了,诗爷人呢?”

  慕西临坏笑了一下,“昨晚累着了,吃了早餐就回房休息去了。”

  布桐:“......” “行,以前你们吃了我和景琛那么多狗粮,现在礼尚往来给我撒点,也是应该的。”

  “哈哈,布桐,你真是越来越逗了。”

  “西临,你这几天身体怎么样?

  没有再发烧吧?”

  布桐问道。

  “没有了,前几天让你们跟着担心了吧?

  对不住啊。”

  “我们是一家人,就不用说这些客套话了,总之我们都会一直陪着你。”

  慕西临慵懒地靠在沙发上,轻笑道,“生死由命,我心态好得很,我知道你和景琛在帮我找医生了,我不求能根治,毕竟那是奢望,我只求在我活着的时候,健康一点,别让诗诗跟着担惊受怕就好了。”

  “西临,我们都是把生死看开过的人,我很懂你的心情,也知道你并不需要安慰,所以我就不多说什么了。”

  “是不需要安慰,可是需要你的帮助啊布桐,”慕西临突然想起了什么,坐直身子兴奋地看着她,“听说你要和景琛出去旅行结婚了,我和诗诗刚好也想出去环游世界,带上我们吧,人多热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