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384章 作妖的人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气愤不已,“什么灾星,明明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怎么下得了手!当孩子是一只蚂蚁吗?”

  连蔓云摇了摇头,“那个孩子在他眼里,恐怕连蚂蚁都不如,他当时喝了酒,哪里还顾得上这么多,趁着没几个人知道生的是双胞胎,准备把孩子闷死,对外谎称只生了一个儿子。

  好在那晚我父亲跟慕建成一起应酬,因为两家关系好,就陪着他一起回家,目睹了一切,我父亲懂点风水,就对慕建成说,这个孩子杀不得,顶多只能把他送走,不然会破坏慕家的功德,慕建成听了我父亲的话,连夜把孩子送走了。”

  “送到哪去了?”

  慕西临追问道。

  “不知道,听说慕建成安排人,辗转送到国外去了,”连蔓云叹了一口气,“当时,西临的母亲昏迷了,她和西临被救护车接去了医院,等她醒来,却发现只有一个儿子,可是她在生产的时候,明明看到自己生了两个的,慕建成否认生的是两个,说她得幻想症了。

  所以西临的母亲一病不起,身体再也没有好利索过,后来就撒手人寰了,听说她每天都拿着孩子的衣服发呆,非说西临有个哥哥,连名字都是配对的,哥哥叫慕东臣,弟弟叫慕西临。

  可怜啊,她到死都没见到过自己的另一个儿子,我父亲也自责不已,怪自己当初不该说出把孩子送走的话,应该找个理由把孩子留下来的。

  这件事情,几乎成了我父亲毕生最遗憾的事情,虽然他当时保住了那个孩子一命,可是那么小的孩子被送走,谁知道会是什么下场,说不定会死得更惨,所以我父亲临死的时候还惦记着,叫我好好照顾西临,弥补他对慕家的愧疚......” 连蔓云说完,空气像是突然凝固住,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厉景琛起身,牵着布桐的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道,“老婆,不难过。”

  布桐又难过又生气,“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父亲,孩子有缺陷,尽全力医治就是了,慕家又不是没钱治,最起码得给孩子一次机会吧,就这么把他送走自生自灭,跟杀了他没什么两样了,要是谁敢这么对待我的孩子,我一定跟他拼命!”

  “布桐说得没错,说不定我哥哥早就已经死了,”慕西临敛了敛神,望向连蔓云,“所以妈,你凭什么觉得,是那个孩子回来了?”

  “直觉嘛,女人的直觉是很准很准的,我这辈子没得罪过什么人,怎么可能有人来害我,思来想去,只有那个孩子长大了,回来找慕家报仇,可是慕家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留在云城,就只能对我下手了,所以我赶紧去帝都找你了......” 慕西临:“......” “妈,我都快被撞死了,你跟我说直觉?”

  “......西临,妈妈说得都是真的,真的只能是这个可能了。”

  “慕夫人,”厉景琛开口,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多谢你提供线索,不管是不是,我都会查证清楚的。”

  “厉总,是我应该谢谢你才对,现在西临受伤了,好在你出手相助,不然我们娘俩只能等死了......” “西临是我兄弟,我帮他是应该的,你说得事情我会去查清楚,先告辞了。”

  “好,你们慢走。”

  厉景琛牵着布桐的手离开,上了车之后,给宋迟打了个电话,“你在哪里?”

  “在警局呢老大。”

  “那边交给别人,你去慕家查恐吓连蔓云的人,应该就是家里的保镖或者佣人。”

  “好的老大,我现在就去。”

  厉景琛挂上电话,见身旁的布桐还在气得发抖,笑了笑,道,“老婆,我知道你是一个母亲,听不得这种事情,但是生气没用。”

  布桐气鼓鼓的道,“我当然知道生气没用,我就是觉得西临他爸太不是东西了,孩子是他的,说孩子是灾星,那也是他造的孽!还好西临没遗传他的坏,这种人真的太可恨了!”

  “乖,不气了,”厉景琛将她搂进怀里,“这里的事情交给我,你回家陪着孩子吧。”

  布桐靠在他宽阔伟岸的胸膛,激动的情绪缓和了几分,“我不要,这里说不定会有危险的,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厉景琛低笑出声,“就是因为有危险,我才想让你回家。”

  布桐抬起头,严肃地看着他,“不行的,我们说好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一起面对,我绝不离开你!”

  “好,听老婆的。”

  厉景琛亲了她一下,“我带你去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帮西临。”

  “嗯。”

  ...... 宋迟有自己擅长的事情,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把慕家的每一个人都查得清清楚楚,也找到了在慕家作妖的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佣,在慕家工作好些年了。

  找到人之后,宋迟便把人带去了医院。

  “小陈,是你?”

  连蔓云气得浑身颤抖,“我这么信任你,你居然敢在背地里害我?”

  叫小陈的女佣跪在地上,低头哭泣,“对不起夫人,我......我爸爸病了,等着钱做手术,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才会这么做,那个人说了,就是吓吓您,不会真的伤害您的......” “都快把我吓出精神病了还说没伤害我?”

  连蔓云抬起手想要打她,但最后还是没落下去,气急败坏的道,“说,你们还准备做什么?

  是不是准备害死西临,然后再杀了我?”

  女佣吓得直摇头,“夫人,我真的不知道啊,那个人转了我二十万块钱,叫我按他的吩咐吓唬吓唬您,然后您被吓到了去了帝都,他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我了,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

  “他长什么样?

  左眼是不是有残缺的?”

  连蔓云追问道。

  “夫人,他把自己连头盖脸蒙住,帽子口罩眼镜一样不落,我没看清他的样子,而且他说了,看到他的脸我就死定了,所以我更不敢看了,全程都背对着他的。

  我只知道是个男人,长得很高,不胖不瘦,嗓音很阴沉的,听着就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