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04章 给慕东臣打电话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厉景琛道,“爹地送你回房间。”

  小月牙不领情,“不用了,陪你老婆吧,宋迟叔叔说,爹地是妻奴,最爱的是妈咪,哼!”

  众人:“......” 厉景琛无奈,只能放下她,小月牙生气地直接上了楼。

  “我就说被宠坏了吧,你还不肯承认,”布桐挽着厉景琛的手臂,半警告半撒娇地开口道,“等她消气了自己会主动来跟我们说话的,你不许去哄她,还有,等她来找我们的时候必须告诉她,以后不许这么任性。”

  厉景琛摸了摸布桐的脸安抚道,“知道了,保证不娇惯。”

  小月牙在自己房间里玩了一会儿,觉得太无聊了,就去了隔壁严争的房间,看见严争正在整理书包,吭哧吭哧地跑上前撒娇道,“葛葛,妈咪凶月牙儿......” 严争转头看了她一眼,继续收回视线整理书包,“你当哥哥是瞎的吗?

  不要颠倒黑白,是你自己闹着要去同学家的,还跟妈妈顶嘴,你是女孩子,怎么能随便去男孩子家里呢?”

  小月牙茫然地眨眨眼睛,“是小默默葛葛喜欢月牙儿,才不舍得离开月牙儿的。”

  “那哥哥也喜欢你,你是要跟哥哥回家还是跟小默默哥哥,你选一个吧。”

  小月牙想了想,一把抱住了严争,“月牙儿最爱葛葛了,月牙儿不会离开葛葛哒。”

  “好,这是你说的,下次如果再敢想跟男孩子回家,哥哥就打你屁屁。”

  小月牙急忙摸着自己的小屁屁,头摇得像拨浪鼓,“月牙儿不跟蓝孩子肥家,葛葛不要打月牙儿。”

  严争笑了笑,“哥哥舍不得打你的,你坐那边玩会儿,哥哥整理好书包就带你去找亮亮哥哥玩。”

  “好。”

  小月牙爬到严争的床上,乖巧地坐在那里看着严争整理书包。

  等严争整理好,一转头,便看见小月牙已经躺了下来,闭着眼睛睡得正香,嘴巴微微张着,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严争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心翼翼地抱起小月牙,想送她回自己的房间。

  “唔唔唔......”小月牙突然被惊醒,闭着眼睛自自语道,“月牙儿要跟葛葛玩......” 严争小声道,“哥哥抱你回自己房间睡,女孩子不能睡在男孩子的床上。”

  “不要......”小月牙赖着不肯走,“月牙儿要跟葛葛在一起......” 严争无奈,只能把她往床的中间挪了点,帮她盖上了被子。

  ...... 楼下,布桐正在和夏晴一起陪小夏夏玩,突然接到了刚离开不久的唐诗打来的电话,说慕西临又开始发烧了,想让夏晴过去。

  夏晴去拿了医药箱,把小夏夏交给吴妈照顾,和布桐两个人匆忙赶了过去。

  二楼的主卧,唐老爷子和唐老夫人以及连蔓云都围在床边,唐诗则是坐在床边帮慕西临冷敷降温。

  “诗爷,夏晴来了,”布桐走了进去,对唐老爷子道,“外公,我们先出去吧,让医生给西临处理。”

  “好。”

  唐老爷子牵着唐老夫人的手,跟着布桐来到外面的客厅,叹气道,“诗诗刚刚才告诉我,这已经不是西临第一次身体不适了,没有任何理由......” 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望向连蔓云,“你们家建功年轻时有过这样的情况吗?”

  连蔓云的脸色有点难看,“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建功跟我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每天早出晚归的,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外面发生什么事情,所以我不太清楚。”

  唐老爷子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严肃道,“我是唯物主义者,从来不相信什么诅咒,一定是有什么病灶,才会导致慕家的男人早亡,既然是病,就一定有办法医治。”

  布桐道,“外公,我们也是这么想的,之前该检查的已经检查了,但是什么也没查出来,我们已经联系新的一批医生,组建医疗团队,给西临进行诊治,希望能有收获。”

  唐老爷子点点头,“你出马,找的自然是最好的医生,谢谢你布桐。”

  “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连蔓云在一旁抹着泪,“能医治当然最好,可是万一治不好怎么办?

  所以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唐诗肚子里的孩子,万一生的是个男孩,岂不是又要走上同样的命运......” 布桐蹙眉,“慕家生的女儿难道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吗?”

  连蔓云哽咽道,“这个我们谁都不知道,因为慕家好像就没生过女婴,生的都是男孩。”

  布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没一会儿,唐诗和夏晴便从屋里走了出来。

  “太太,已经给慕总用上退烧药了,跟之前一样,很快会退烧的。”

  夏晴汇报道。

  “好。”

  唐诗的眼睛红红的,“自从我怀孕后,他的心情就特别好,我还以为心情一好身体也会跟着好起来,没想到......” “诗爷,你先别难过,我们想办法就是了。”

  布桐安慰道。

  “嗯,”唐诗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外公外婆,妈,你们去休息吧,我在这照顾西临,有夏晴在,不会有事的。”

  “那行吧,我们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还是回房吧。”

  唐老爷子站起身,带着唐老夫人离开。

  “我去给西临煲点汤,等他醒来喝。”

  连蔓云也跟着离开。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一时之间,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太太,您在想什么?”

  夏晴见布桐在失神,好奇地问道。

  布桐回过神来,“没什么,我在想,慕东臣是西临的亲哥哥,不知道他的体质是不是跟西临一样,他如果能跟西临一起接受治疗,医疗团队不是更有把握研究出个所以然吗?”

  “桐桐,你说得有道理,不管他们两个的体质是不是一样,一起被治疗就多了个参考对象,有益无害,”唐诗拿出手机,“我现在就给慕东臣打电话。”

  布桐没反对,看着唐诗拨出电话,还打开了扬声器。

  电话响了几声,慕东臣便接了起来,“哪位?”

  “我是唐诗。”

  唐诗不冷不热地开口道,“我找你是想跟你说一件事情,希望能帮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