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07章 都有点心动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407章 都有点心动了

  布桐心酸极了,紧紧攥着自己的裙角,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难受得要命。

  “她是个好人,只可惜,好人没能有好报,帮慕家保住了血脉,却不得善终,”黎晚愉望向慕东臣,“所以你说的摆脱了慕家的命运,就是在那一年的时间里,被当做实验品的时候,改变了你的体质吗?”

  “是,我天生营养不良,从小身体就很差,也不知道那些人给我注射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药物,总之我的身体不但没有受损,反而变得出奇的强壮,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的,受过的伤数不胜数,但是医生说,我的伤口愈合速度,比普通人要快得多。”

  “可是这也不能证明你真的摆脱了慕家的命运,”唐诗冷静下来,开口道,“慕家的人,就算是年轻的时候身体很好,濒临五十岁的时候也会突然猝死,没有人能幸免。”

  慕东臣笑了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药王。”

  “药王?”布桐立刻道,“我听说过,传说药王精通药理,有让人起死回生的能力,当年我爷爷溺水昏迷,我曾经想过要找到这个人来医治,但这个药王只是一个传说,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是否存在,所以无从找寻。”

  “那你没有早点认识我,真是可惜了,”慕东臣挑了挑眉,“因为我见过药王,不仅见过,还认识,你早点认识我的话,说不定我可以帮你。”

  布桐跟唐诗面面相觑,“我们怎么知道你这话是真是假。”

  慕东臣不以为然,“信不信随你们,药王之所以这么神秘,是因为他居无定所,而且就算他在一个地方定居,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你们想找到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布桐自然不会轻易相信,狐疑地看着他,“既然他这么神秘,你又是怎么认识他的?”

  “有一次我无意中救了他一命,为了救他,我还受了点伤,他给我疗伤,只是把了一下脉,就说我体质特殊,了解了一下我五岁那年的遭遇,说我的体质并不是这么简单,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还说如果不出意外,我的寿命超不过五十岁。”

  “真的?他只是把了一下脉,就诊断出你天生的毛病?”唐诗惊喜不已,“也就是说,他有办法能医治好西临?”

  “没错,”慕东臣勾起唇角,“不过看厉太太的样子,好像并不相信我的话。”

  布桐挑眉,“自然是有所保留的,毕竟我们谁也没见过这个传说中的药王,更没有亲眼见过他有什么本事,就凭你这么一说,谁都没办法轻易相信。”

  慕东臣无奈地摊了摊手,“行吧,信不信随你们,毕竟我也不可能把人请来给慕西临诊治诊治来证明我的话。”

  “慕东臣,我愿意相信你,请你带我们去找药王,救救西临,可以吗?”唐诗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不管这根稻草是不是真的管用,她都想试一试。

  “救慕西临?”慕东臣像是听见了什么可笑的笑话一般,冷笑出声,“唐诗,你记性不怎么样,你别忘了,我回来的目的,可是为了杀他的。”

  “该说的话我已经说过了,你如果执意要杀他,那很抱歉,我们只能是敌人了,”唐诗的眉眼冰冷了几分,“不过我可以跟你保证,如果真的为敌,那你恐怕不能安然离开帝都了。”

  “很好,这才是诗爷,”慕东臣面不改色,“那我也可以跟你保证,你动了我,慕西临可就必死无疑了。”

  “你......”

  唐诗气急,正要起身,却被布桐按住,“诗爷,稍安勿躁,你肚子里还有宝宝,不能动怒。”

  唐诗深呼吸一口气,重新坐好。

  “慕先生,”布桐望向对面的男人,“你是西临的亲哥哥,我们不想与你为敌,尤其是西临,哪怕你要杀他,他都不曾动过报复你的念头,我真心地希望,你能对得起他对你的这份珍惜。

  你说得没错,老天爷是公平的,让你生下来就有残缺,让你被亲生父亲抛弃,却也让你在绝境中一次次活了下来,我想老天爷给你的另一个恩待,就是给了你一个像西临这样善良的弟弟吧。

  亲情这种东西其实很玄妙,它可以割舍,所以你对你父亲的恨意,我十分理解,因为我的亲生母亲也曾经抛弃过我,自己远走高飞,但是亲情也无法割舍,因为血浓于水,如果你能够拥有,为什么不好好珍惜。

  你没有尝试过,怎么知道你不会想要西临这样一个弟弟?说不定你尝试接受之后会发现,他比你拥有过的任何东西,都来得珍贵。

  你们身上流着一模一样的血,你们都是你母亲挚爱的珍宝,就算是为了你们的母亲,你们两个也应该给彼此一次和解的机会,这不仅是和对方和解,更是和自己和解,和命运和解。”

  “啪啪啪......”慕东臣拍了拍手,旋即,取下脸上的墨镜,凝视着布桐的脸,“厉太太,我小看你了,看不出来,你一个在笼子里养大的金丝雀,能说出这一套一套的大道理,我承认,你说得很动人,我都有点心动了,有点想要改邪归正的想法了,只可惜啊,我没办法跟我的命运和解,我生来,就注定拥有不了正常的人生......”

  “不,我相信你可以拥有,我更相信,你的骨子里是有爱的,从你长大之后拼劲全力去找那个救你的女佣,我就知道,你懂得感恩,如果她没死,你一定会把她接走,让她过上好日子。

  你想一想,她如果还活着,会希望你记恨自己无辜的弟弟,觊觎自己的弟媳妇吗?她不会的,她看到你的所作所为,一定会很失望。

  慕东臣,那些往绝路上走的人,往往是因为自己没得选择,比如当年救下你的女佣,现在你有的选择,为什么要选那条错误的、让自己痛苦的路去走呢?”

  “够了!”慕东臣蹭的一下站起身,胸口剧烈起伏着,恼怒地看着布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