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16章 亲自拜访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慕东臣靠在沙发上,嘴里吐出一口烟,轻轻袅袅的烟雾氤氲了他的脸庞,他淡笑一声,“我何尝不知道,我会招惹到厉景琛,可是这么多年,我活着的动力就是回去报仇,就这么放弃了,我连活下去的盼头都没有了。”

  “那你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你想死没人拦着你,但是别祸害别人行吗?”

  叶燃一脸嫌弃,“你死了也好,早死早超生,下辈子找一户好人家投胎吧,这是我对你最好的祝福。”

  “......”慕东臣看着他,“叶燃,你相信吗?

  其实我看到慕西临的时候,我很难过,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难过,我就是眼睛发酸,很想很想哭,可是我不能哭,也不敢哭,我不敢让他们知道我有多脆弱......” “大概是因为他是你亲弟弟吧,毕竟血浓于水嘛,其实我很羡慕你,你还有弟弟呢,不像我,我连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

  “叶叔待你视如己出,你没什么好遗憾的。”

  “这倒是,我爸对我真的没话说,就是老喜欢批评我,说我不争气,所以我才那么讨厌你,有你在我身边跟我做对比,根本凸显不出我的优秀。”

  “叶叔批评你是为你好,你是yh集团的继承人,不能沉迷于吃喝玩乐,多干点正事,他就不会批评你了。”

  叶燃后知后觉地感觉两个人的画风有点不对劲,“慕东臣,咱俩可是死对头,谁要心平气和跟你聊这些了?

  我今天是来教训你的,还有,我刚刚的话你给我记好了,你斗不过厉景琛的,自己找死我没意见,别连累yh集团!我已经跟布桐说了,今天的事情我会给她一个交代的,你好自为之吧!”

  叶燃说完,便掐灭手里还没抽完的雪茄,气恼地起身离开。

  慕东臣坐在沙发上,久久没有动弹,良久,才苦笑一声,脸上满是寂寥...... ...... 布桐遇到枪击案后,唐诗便担惊受怕,再也不敢让她出门了,布桐无奈,只能待在酒店里看书,抽空跟孩子视频。

  “桐桐,你别觉得无聊,慕东臣既然已经对你下手,我就不可能不防,还是在酒店里待着比较安全。”

  唐诗一边削着苹果,一边开口道。

  布桐百无聊赖地刷着微博,“我知道啊,没必要出门的时候我当然不出去,不过算算时间,叶燃应该已经搞定得差不多了吧。”

  “......什么事情搞定得差不多了?”

  “我老公调查过了,说这个叶燃不仅没什么能力,而且可怂了,他去找慕东臣,不一定能制衡得了他的,所以一定会去告状,找能降得住慕东臣的人出面。”

  “你说的是yh集团那个神秘的幕后总裁?”

  “对啊,我老公说,找人帮忙才最符合叶燃打小报告的人设。”

  “噗,厉总能说出这样的话,还真是接地气......” 布桐十分认同地哈哈大笑,“所以你别担心了,现在unusual集团出面,yh集团如果想继续正儿八经做生意,是不敢得罪unusual集团的。”

  唐诗点点头,但还是免不了担忧,“我怕的就是慕东臣丧心病狂,到时候连幕后的那个叶总裁都压制不了他的话,那就不好了。”

  布桐若有所思,“如果真有那一天,或许难受的就是西临了,他一定不想走到兄弟相残的那一天的。”

  “是啊,西临最近身体不好,内心也跟着多愁善感起来,变得很柔软,他不会想要伤害慕东臣的,但是如果真到那一刻,他又不得不那么做。”

  布桐敛了敛思绪,笑着道,“现在事情还没发生,咱们就别在这里杞人忧天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别想那么多。”

  “嗯。”

  “来,吃水果吧,你肚子里的宝宝都饿了。”

  “......” ...... 两天内,厉景琛都没有动作,只是让人监视着慕东臣的别墅。

  宋迟是个急性子,原本都有点等不住了,没想到第三天的时候,便收到了yh集团的拜访帖,yh集团幕后的神秘总裁要来亲自拜访厉景琛。

  几个人收到消息,除了厉景琛依旧淡然,其他人都很激动。

  “老公,看样子真的如你所料,叶燃去告状了,yh集团的总裁怕我们找他们的麻烦,所以上门了。”

  “看样子这个yh集团的总裁不过如此,你们说他知道慕东臣得罪了我们,会把慕东臣拎来交给我们处置,好负荆请罪吗?”

  宋迟问道。

  “这个就不一定了,不过有这么一个养父制衡慕东臣,他的任何行动都会受限。”

  厉景琛望向慕西临和唐诗,“既然是来拜访我的,你们两个不适合在场,回自己房间去吧,tank会给你们看实时直播的。”

  “好,我们这就回去。”

  唐诗扶着慕西临离开。

  “老公,我不用回避了吧,我也想见见这个神秘总裁的庐山真面目呢。”

  布桐挽着男人的手臂撒娇道。

  厉景琛宠溺地看着她,“老婆想见当然可以,留下来见见吧。”

  “嗯嗯。”

  “嫂子放心,就算是天王老子进来也都是要搜身的,我和钱进在这里,会保护好你和老大的。”

  宋迟开口道。

  “嗯,辛苦你们两个了。”

  “小姐,”钱进犹豫了一下,低着头开口道,“上次的事情,我还没来得及替小丁跟你和姑爷道歉,对不起。”

  “钱进,我发现你这个人越来越墨迹了,”布桐嫌弃地撇撇嘴,“我们都知道,催眠对意志力特别强大的人是没效果的,上次给林澈催眠,还是我假装去毒杀他,让他变得脆弱所以才成功的,这次催眠失败,跟小丁没有半点关系。

  她是隐瞒了疑点,但是好在没有大影响,所以也算是功过相抵了,事情已经翻篇了,我们都没有计较,你如果还耿耿于怀,就真的太钻牛角尖了。”

  “是啊钱进,我们都不怪小丁,因为看得出来,她现在对我们都是真心的,不能因为偶尔犯点小错就把以前的事情全翻出来怪罪她,这样不好,我们都是就事论事的。”

  宋迟也开口道。

  “我知道了,谢谢大家不怪罪。”

  钱进很快退到了一边。

  没过几分钟,保镖便带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敲门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