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18章 吸引力法则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叶总,”厉景琛沉声开口道,“我没这么多时间跟你浪费,也最讨厌没有效率的沟通,我总结一下我太太刚刚的话,我们不屑和yh集团为敌,前提是慕东臣必须找到药王为西临治病,病治好了,所有事情都可以一笔勾销,我不会找yh集团的麻烦,可要是治不好...... 大家都是聪明人,剩下的话,不需要我说了吧?”

  “我明白了,我会回去找东臣问清楚,我也不允许他做出伤害亲生弟弟这样的蠢事,”叶文齐站起身,颔了一下首,“那我就先告辞了,有消息我再来拜访。”

  布桐站起身,“叶总慢走。”

  “厉太太留步。”

  保镖很快带着叶文齐离开,布桐看着他的背影,一下又失了神,直到被身旁的男人拽进了沙发里,才猛然回过神来。

  “你干嘛呀?”

  布桐吓了一跳。

  男人漆黑深邃的双眸凝视着她的眼,“你很喜欢这个叶文齐,嗯?”

  布桐:“......” “你胡思乱想什么呢?

  什么叫喜欢他啊?”

  “还敢否认?

  你是我老婆,你对一个异性有没有好感我会看不出来?”

  布桐:“......” “胡说八道,宋迟和钱进还在呢,快放开我!”

  “老婆,你不乖了......”男人的嘴角勾起一个邪恶的弧度,将她拦腰抱起,往卧室走去。

  布桐:“......!!!”

  宋迟:“......” 钱进:“......” 卧室的门被厉景琛一脚关上,旋即,便传来布桐的带着笑意的尖叫声。

  “厉景琛,你不许乱来......啊......救命啊......” 宋迟和钱进面面相觑,这大白天的,他们两个孩子为什么要承受这些。

  “走吧钱进,我请你吃午饭去。”

  宋迟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好啊,叫上小丁,我们请你。”

  卧室里,布桐被厉景琛按在床上吻得头晕眼花的,一点点放弃了抵抗,抱着他的脖子,热烈地回应着他的吻。

  厉景琛原本只是想惩罚一下她,被这么一回应,瞬间有点失控了。

  “不行......”布桐及时推开了他,“还没吃午饭呢,我肚子饿了。”

  厉景琛看了看手上的腕表,的确到饭点了,便决定先放过她,但一张俊脸还是绷得紧紧的,“刚刚为什么盯着叶文齐失神,嗯?”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见他,就想爸爸了,”布桐笑着,眼底却蓄满了泪水,“我觉得他的气质跟爸爸有点像,所以我看见他,就莫名觉得很亲切。”

  厉景琛低头吻住了她的眉心,低沉温柔的嗓音从喉间缓缓溢出,“老婆,爸爸在天有灵,看见我们现在这么幸福,会很开心的。”

  “嗯,我知道,他看见这么多外孙,一定乐坏了,我会让孩子们知道,他们有个很好的外公。”

  “乖,不难过了,不是说肚子饿了吗?

  我们下去吃饭。”

  “好。”

  ...... 楼下餐厅,厉景琛和布桐来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坐着了,菜还没上。

  “卧槽!”

  宋迟看见手牵手走进包厢的两个人,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老大,你的速度怎么这么快?”

  众人:“......” 厉景琛的脸黑了下来,“你觉得我不行是吧?”

  布桐推了推他的手,“大庭广众的不许开车。”

  “嫂子,大家都是成年人,没事的,老大最近是不是累着了?

  他的战斗力不仅于此才对啊......”宋迟一脸关切。

  厉景琛瞥了他一眼,“不劳你挂心,肯定比你行。”

  宋迟:“......” “老大,虽然我还是个含苞待放等着思嘉来摘的花骨朵,但是我那方面功夫肯定不会差的。”

  厉景琛冷笑一声,幽幽的道,“那可不一定。”

  宋迟立刻急了,“老大,你敢小看我?

  咱们走着瞧!”

  布桐扶额,“你们男人凑在一起怎么就喜欢讨论这些,要不这里留给你们,我和诗爷小丁撤了吧。”

  宋迟嘿嘿一笑,“嫂子,别啊,一起吃热闹嘛,再说了,你们几个都是已婚的,还害什么羞嘛......” 布桐灿烂一笑,“不好意思哦,在座的除了你,的确全是已婚的,要不我们留下,你走吧。”

  宋迟不服气,“胡说,tank不是人吗?

  他连女朋友都没有呢!”

  布桐歪了歪脑袋,“tank小可爱话最少了,当然可以留下跟我们一起吃了。”

  tank高兴地看着布桐,“谢谢太太。”

  宋迟一脸哀怨,“嫂子,你不爱我了,我再也不是你最爱的小甜甜了。”

  布桐挑眉,“谁说我爱你了,我爱我老公,这辈子只爱他一个,你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吧。”

  “唉,这个世界没有爱了,等这边的事情结束,我就去找思嘉了,不跟你们玩了。”

  服务员开始上菜,布桐的肚子早就饿了,懒得跟宋迟打嘴仗,开始动筷吃饭。

  “还是老大贴心,知道嫂子吃不惯外面的东西,把厨师都带来了,这熟悉的味道,跟在家里一模一样。”

  宋迟说得最多,吃的也最多。

  “我说你这个人,有的吃怎么还堵不上你的嘴,”唐诗嫌弃的道,“厉总这主要是怕有人在饭菜里动手脚,才从家里带厨师过来的。”

  “哦,原来是这样,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唐诗望向布桐,“桐桐,刚刚我和西临都看到叶文齐了,没想到他这么年轻。”

  布桐笑得眉眼弯弯,“是啊,我觉得他很亲切呢,就多看了两眼,害得我们家景琛还吃醋了。”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他很亲切。”

  唐诗道。

  布桐推了推厉景琛的手臂,“听到了吧,不是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有些人长得就是很亲切的,这是吸引力法则,跟喜欢不喜欢没有关系。”

  厉景琛无奈,“知道了,我错了老婆,来,多吃点。”

  钱进道,“有叶文齐出面,慕东臣应该能老老实实交代药王的事情吧,毕竟那是他的养父,如果连一手把他养大的养父的话都不听,那这个慕东臣,的确有点过分了。”

  宋迟已经迫不及待,“反正老大已经给叶文齐施压了,如果没有收获,咱们也没必要客气了,先是买凶杀慕总,再是找人对嫂子下手,我手都痒了,这种坏蛋我必须亲手惩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