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19章 心里那个人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市区一栋别墅,慕东臣走进餐厅,便看见叶文齐正穿着围裙正在做饭。

  “叶叔,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慕东臣走上前道,“怎么没通知我,我好去接您。”

  “我还没老,没必要这么劳师动众的,”叶文齐笑了笑,“你坐,菜马上就好。”

  “我去摆碗筷。”

  慕东臣摆好四副碗筷,在餐桌前坐了下来,没过多久,丰盛的四菜一汤便摆上了餐桌。

  “来,开饭,太久没吃叶叔做的菜,馋了吧?”

  叶文齐笑着给慕东臣盛了一碗汤。

  “是馋了,叶燃怎么还没来?

  我打个电话问问他到哪了。”

  “别打了,我没叫叶燃,今天就咱俩吃。”

  慕东臣放下手机,拿起汤碗喝了一口热汤,“嗯,好喝。”

  “好喝你就多喝点,我看你都瘦了,帮叶叔打理集团,应该很累吧?

  辛苦你了。”

  “不辛苦,我的命是叶叔给的,叶叔叫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叶文齐喝了一口汤,微笑着道,“那如果叶叔让你放下心里的仇恨呢?

  你愿意吗?”

  慕东臣一怔,但并没有多意外,“我知道叶燃会去跟您说的,刚刚进门之前,在门口遇到您的司机,他说您一下飞机,就去了unusual酒店,您是去找厉景琛了吧?”

  “叶燃说的确有其事,我当然要去找人家赔礼道歉了,东臣,你知道你动的人是谁吗?

  布桐,他是布家的后代,你知道国内的和平盛世,都是她的爷爷布锦添带人在枪林弹雨里打出来的吗?

  忠良之后啊,你怎么下得去手?”

  慕东臣面不改色,“我没想那么多,也顾不了那么多,我只知道,跟我作对的人,都不能有好下场。”

  叶文齐给他夹着菜,“东臣,我自认为自己对你的教育,是正面的,善良的,我也知道,当年你了解了事情真相,确定了你从小种在心里仇恨的种子是怎么回事之后,整个人就变了。

  叶叔其实特别想找机会跟你单独聊聊这件事,但是你一直很抗拒,所以叶叔没有机会,只是没想到,你会趁着叶叔不在的时候,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回了云城报仇。”

  “叶叔,对不起,”慕东臣斯条慢理地往嘴里夹着菜,像是在聊着最普通不过的家常,“我知道说出来的话,您一定不会同意的,但是您劝不住我,所以我不想让您为难,只能趁着您不在的时候回去。

  我知道您去找厉景琛是为了什么,您放心,辞职报告我早就已经放在您的办公室了,这段时间我所做的一切,跟yh集团无关,我不会连累您和yh集团的。”

  “原来在你心里,我去找厉景琛,只是想帮自己和yh集团撇清关系,”叶文齐笑了笑,“东臣,你低估你在叶叔心里的地位了,我去找厉景琛,是想保住你,我已经跟他说了,只要他能放过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慕东臣拿着筷子的手僵住,抬眸看着叶文齐,“叶叔......为什么?”

  叶文齐吃着菜,和煦地笑着道,“因为你是我一手带大的,我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成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爸爸保护孩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叶叔,对不起......”慕东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你心里既然有恨,那么这次回去,该报复的也报复了,气消了就好了,让一切过去吧,你还年轻,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别再让这份仇恨再禁锢你的人生了。”

  “可是我没有报复成功,”慕东臣苦笑道,“慕家有unusual集团做后盾,根本撼动不了。”

  “你的父亲已经死了,不是吗?

  他早亡,也算是上天对他的惩罚了,”叶文齐看着他,“慕家的人都死了,只剩下你的亲弟弟慕西临了,东臣,叶叔可从来没有教你,对自己无辜的亲弟弟下手。”

  慕东臣拿着筷子的手缓缓攥紧,指节泛着白,久久没有说话。

  叶文齐长叹了一口气,“你是不是看慕西临生活得很幸福,再对比了一下自己悲惨的命运,所以心里的恨意更强烈了,才对他下手?

  东臣,叶叔觉得,你是时候去找心理医生聊聊了,因为你这种想法,已经很可怕了。”

  “叶叔,我没病!”

  慕东臣着急地抬起头,“慕家的人是死光了没错,所以只能由慕西临替他们承受了,慕西临享受了慕家给的少爷生活,就得替慕家承受欠下的债,这很公平!”

  “这不公平,”叶文齐一字一句的道,“据我了解,慕西临从小就被过继给了慕建成的弟弟慕建功,换句话说,他从小也不受慕建成的宠爱,是被叔叔婶婶养大的,慕西临成年后就离家了,跟厉景琛一起创立unusual集团,没有当慕家的少爷,后来慕建功死后,才回去继承慕氏的。

  或许你的弟弟跟你一样,从小就不快乐,现在你们相认了,应该成为相亲相爱相依为命的兄弟,你怎么能杀他呢?”

  “我恨,我就是恨!我心里的仇恨急于找到一个出口,慕西临就是这个出口!”

  “所以我才说,你该去看心理医生了,东臣,你要正视自己的心理问题,不然,你只会越走越偏,直至无法回头,叶叔不希望你走上绝路。”

  慕东臣缓缓放下碗筷,痛苦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叶叔,我回不了头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每天都做噩梦,梦里就是那个女佣被人欺凌的画面,她哭着对我说,我们两个的人生都是被慕家毁掉的,她要我报仇,杀光慕家所有人......” “没有谁的人生能躲得过苦痛,”叶文齐望向左侧那副没人动的碗筷,“你和叶燃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为什么每次吃饭的时候,我都要多放一副碗筷在身旁的位置上吗?”

  慕东臣抬起头,“小时候我不知道,后来长大之后多少能猜到几分,这应该是给叶叔心里的那个人摆的吧,叶叔不结婚,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应该也是因为那个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