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23章 如果没了这个孩子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你敢!”

  慕东臣怒道。

  “你看我敢不敢,我布桐向来说到做到,你如果不想连累你养父,最好把诗爷给我安然无恙地送回来,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

  电话那端静默了下来,好一会儿,才重新传来慕东臣的声音,“布桐,这是我和慕西临之间的事情,你多管什么闲事。”

  布桐冷笑一声,“怎么,怕了?

  所以想让我别管?

  诗爷是我孩子的干妈,这件事情,我管定了!”

  布桐的话音刚落,慕东臣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布桐重新给他打过去,对方却已经关机了。

  “老公,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布桐着急地望向厉景琛。

  厉景琛沉声吩咐道,“tank尽快找出叶文齐在哪里,宋迟带人过去找他,先把叶文齐控制住。”

  tank道,“是,总裁,刚刚我追踪慕东臣的手机定位,发现他用了反追踪功能,所以没追踪到,但是叶文齐的手机是开着的,我很快就能找到定位。”

  宋迟拿出手机打电话,“我现在就安排人手赶过去,但是人不能多,必须留下一部分保护老大和嫂子。”

  厉景琛道,“如果叶文齐身边没什么人,不需要动手的话,就把人带来,就说我有事找他。”

  “是,老大。”

  “宋迟,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布桐叮嘱道。

  “嫂子放心,我会的。”

  ...... 宋迟赶到叶文齐家里的时候,除了一个司机和一个菲佣,并没有其他人在,很顺利地把叶文齐带到了酒店。

  “厉总,厉太太,”叶文齐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两位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你还敢问什么事情?”

  慕西临冲上前揪住他身前的衣襟,“谁让你多管闲事救慕东臣的!他不配活着!”

  “你就是东臣的弟弟?”

  叶文齐震惊地看着眼前这张跟慕东臣无比相似的脸,“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布桐开口解释道,“叶总,抱歉这么冒昧找你过来,是因为我想了解,您跟慕东臣说了什么,他现在带走......也可以说是绑架了西临的太太。”

  “什么?

  东臣绑架了西临的太太?”

  叶文齐拿出手机,“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我们已经打过了,关机。”

  宋迟道。

  叶文齐证实了一下,果然是关机的。

  “叶总,我们现在需要你的帮助,希望你提供有用的线索,让我们去找人,相信你也不会愿意看到慕东臣犯下大错,”布桐严肃地看着他,“我不管你们yh集团在这里多有势力,平时杀过多少人,现在被带走的是诗爷,我不会允许她出事的,所以所有后果都必须由你yh集团一律承担。”

  “厉太太,别说是你了,我也不希望东臣对自己的弟妹下手做点什么,所以你放心,只要能帮到你们,能做的我一定做,但我还是有一个不情之请......” 布桐蹙眉,“到这种时候了,你不会是还想跟我说,你希望到时候我们放慕东臣一马吧?”

  叶文齐叹气道,“他毕竟是我一手带大的,这个世界上我是他最亲近的人了,如果我不护着他,那他就真的是孤身一人了。”

  慕西临闻,下颚绷得紧紧的,一把松开了他,顺手一推,“你最好祈祷我太太没事,不然别说是慕东臣了,我连你们yh集团也一起灭了。”

  “西临,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我们必须冷静,”布桐上前拍了拍他的背,望向叶文齐,“叶总,请你提供慕东臣有可能会去的地方,让我们去找。”

  叶文齐点头,“好,我还可以让我手下的人一起找。”

  ...... 奢华的别墅内,慕东臣坐在长方形餐桌的一端,拿着刀叉切着牛排,斯条慢理地吃着。

  餐桌的另一端,唐诗被绑在椅子上,嘴上贴着一块胶布,不能动也说不了话,只能愤恨地瞪着慕东臣。

  慕东臣抬眸望向她,“你要是饿了就点一下头,我会给你吃东西的。”

  唐诗点了点头。

  慕东臣把另外一个盘子里的牛排切成小块,端到她面前,撕掉了唐诗嘴上贴着的胶布。

  “嘶......”唐诗疼得直皱眉。

  “弄疼你了?”

  慕东臣用叉子叉起一块牛肉喂到她嘴边,“吃吧。”

  “给我松绑,我自己吃。”

  唐诗冷声道。

  慕东臣笑了笑,“唐诗,你现在可是怀着身孕呢,你要是想逃走,我可不能保证不会对你动手,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乖乖绑着吧。”

  唐诗别开了脸,“那我不吃了。”

  慕东臣没有强求,放下叉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行啊,我知道你根本不想吃,而是想开口说话而已。”

  唐诗看着他,平静地开口道,“慕东臣,我之所以偷偷出来,是因为相信你是个男人,说话一定会算话,你说只要我来陪你吃晚餐,你就会答应找药王救西临的,所以就算你松开我,我也不会逃。

  我知道你心里对慕家、对西临有恨意,我今天来,就是让你泄愤的,希望你能把心里的恨一次发泄出来,然后我们两清,以前的所有事情,都一笔勾销。”

  “你就这么爱慕西临,他们都不答应让你来找我,你还是义无反顾地来了?”

  “他是我丈夫,我当然爱他,所以我请求你,说话算话。”

  慕东臣拿起高脚杯,喝了一口红酒,“你应该知道,要我救他,绝对不是你出来吃顿饭这么简单。”

  唐诗道,“我猜到了,所以你想要什么,你说,除了我不能跟你走,我什么都能答应你。”

  “我倒是想让你改嫁,只可惜你的态度这么明确,我要是硬来,估计你会跟我来个鱼死网破,所以我也不强求了,”慕东臣继续吃着牛排,“可是我看见你这么爱慕西临,心里就是不舒服,凭什么他什么都有,而我就始终一无所有呢?

  所以我不想让他好过,我一定要让他失去什么,心里才舒服。”

  唐诗闭了闭眼,“那你想怎么样?”

  “你之前跟我说,你好像很难怀上孩子,是吧?”

  慕东臣脸上扬起一个邪恶的笑意,“现在你怀上了,慕西临一定高兴坏了吧?

  你说,如果没了这个孩子,他会不会痛苦一辈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