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24章 他是我的天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唐诗脸色一白,“你敢伤害我的孩子,我们就一起死,不仅你会死,我还会让叶文齐陪葬!”

  “嘘......”慕东臣把手指放在唇边,示意她闭嘴,“我没说我要碰你的孩子,我只是很好奇,如果我答应救慕西临,条件是要你拿孩子交换,你会愿意吗?”

  唐诗的眼泪毫无征兆地砸下来,“我不会放弃西临,也不会放弃我的孩子,你要我的命可以,但是绝对不能打我孩子的主意。”

  “如果我不想要你的命,就是想要你孩子的命呢?”

  “慕东臣,你就这么恨我们吗?”

  唐诗不解地看着他,“你自己过得不好,就希望我们也陪着你承受这份痛苦是吗?

  可是西临是无辜的,他从小也没得到父爱和母爱,如果可以选择,他不会希望自己生在慕家。

  他唯一幸运的,是没有被慕建成扔掉,而是在慕家长大而已,这不是他的错,难道就因为他没有承受跟你一模一样的童年,现在就要被你折磨吗?

  慕东臣,你醒醒吧,我不相信你连最基本的是非都分不清楚,你只是不愿意面对我们给你的亲情和善意而已。”

  慕东臣脸色铁青,“我不需要你来教育,我只问你,想要救慕西临,必须要你肚子里孩子的命来交换,你愿不愿意。”

  唐诗的眼泪不停地流着,良久,才痛苦地开口道,“如果西临知道了,他不会同意的,但是只要能救他,我愿意,反正我们本来就做好了没孩子的打算,只要能让西临平安健康,我......我愿意,但我希望他永远不要知道,孩子是因为这个原因没的。”

  慕东臣怔住,“你就这么爱他,连唯一一次当母亲的机会都愿意舍弃?”

  “没有西临就没有这个孩子,也没有我的幸福,他是我的天,天如果塌了,就什么都不存在了。”

  唐诗艰难地忍住眼泪,“我说话向来算数,你去找药王吧,只要西临得到了救治,我就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西临这辈子都没办法拥有属于自己的血脉,这样你满意了吗?”

  慕东臣突然之间就觉得没意思透了,说不出什么原因,就是觉得特别没意思。

  “砰”的一声,大门突然被撞开,宋迟举着枪,带着保镖闯了进来。

  “老大,诗爷在这里!”

  “诗诗!”

  慕西临急忙冲了进来,上前帮唐诗松绑,“你怎么样?

  有没有受伤?”

  唐诗长松了一口气,眼泪却流得更凶了,“西临,我没事。”

  宋迟拿枪指着慕东臣的脑袋,问随后走进来的厉景琛,“老大,现在该怎么处置?”

  厉景琛看了唐诗一眼,见她没什么大碍,开口道,“先把人带回去再说。”

  “是。”

  ...... 酒店。

  钱进和小丁陪着布桐,叶文齐也在,和布桐面对面坐着。

  “这两天我有了解过布小姐的情况,夫妻恩爱,儿女双全,可以说是人生赢家了。”

  叶文齐笑着开口道。

  “让叶总见笑了,”布桐回以微笑,“我听叶公子聊起过叶总的状况,叶总应该也是一个长情的人。”

  “恰恰相反,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薄情的人,”叶文齐的脸上爬上了一抹悔恨,“当年是我的一念之差,才失去了我心爱的女人,这几十年来我未娶,的确是因为她,一方面是我忘不了她,另一方面,是我想以此惩罚自己。”

  布桐没想到他会说这些,“那她现在过得好吗?”

  “我不知道,”叶文齐苦涩一笑,“我不敢回去找她,更不敢打听她的消息,不过她现在应该过得很好吧,她那样出身的千金大小姐,嫁进门当户对的人家,吃不了苦的。”

  站在一旁的小丁越看叶文齐越觉得奇怪,凑到钱进耳边,压低嗓音道,“钱进,你觉不觉得,这个叶总很眼熟啊?”

  “眼熟吗?”

  钱进仔细看了看叶文齐,“没有啊,我不觉得眼熟,我压根儿没见过他。”

  “你们两个说什么悄悄话呢?”

  布桐不知道该怎么接叶文齐的话,见他们两个在说话,急忙转移了话题。

  “没事,就是小丁说,叶总很眼熟。”

  钱进回。

  “是吗?”

  布桐狐疑,“我怎么没发觉?”

  “小姐,我就这么一说,我这个人很喜欢观察别人,所以养成习惯了。”

  小丁解释道。

  “没关系,我长得这么普通,路人脸是很容易眼熟的,正常。”

  叶文齐微笑着道。

  钱进道,“恕我冒昧,叶总这么和蔼可亲,按理慕东臣是您一手抚养长大的,怎么就没跟您学点好呢?”

  “钱进,不许胡说,”布桐急忙道,“就算是亲生的,也不一定能遗传性格,更何况不是亲生的。”

  “也是,叶总,抱歉,我胡说八道的。”

  “无妨,我喜欢直来直往的年轻人。”

  几个人正说着话,房间的门被打开,厉景琛走了进来。

  “老公,你回来啦?”

  布桐急忙起身跑上前抱住了他,“你怎么样?

  没事吧?”

  厉景琛亲了一下她的头发,“没事,唐诗已经被带回来了,就在隔壁,慕东臣也一起被带回来了。”

  “那咱们赶紧过去看看吧。”

  “好。”

  几个人来到隔壁的时候,唐诗正坐在沙发上,医生为她检查身体。

  “诗爷,你没事吧?

  有没有受伤?”

  布桐上前问道。

  “桐桐,我没事,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你还好意思说呢,真的吓死我了,我们说的话你怎么就不听呢?

  你单独去找慕东臣,万一出什么事情怎么办?”

  “嫂子,我们赶到的时候,慕东臣正把诗爷绑在椅子上呢,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呢。”

  宋迟开口道。

  布桐望向一旁的沙发上被绑住手脚的慕东臣,见他脸上还有几处新伤,应该是刚挨了打。

  “他脸上的伤是怎么会是?”

  布桐问道。

  “哦,慕总打的,已经手下留情了。”

  宋迟摊摊手。

  “东臣......”叶文齐跟着走了进来,“你怎么能这么做呢?”

  “布桐,你把叶叔带来干什么!”

  慕东臣愤怒地质问道,“你是想扣留他好制衡我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