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25章 叶总认识我妈妈?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笑了笑,“没错,我的确是叫叶总来这里坐坐,好看看你究竟丧心病狂到了什么程度。”

  “是我自愿来的,不怪他们,东臣,你不要一错再错了,”叶文齐警告了慕东臣一句,便转过身来望向慕西临,“西临,我可以这样叫你吧?

  我替东臣向你和你太太道歉,对......” 叶文齐道歉的话还没说完,便停顿住,震惊地看着慕西临身旁的唐诗,颤抖着开口道,“颖......颖涵?”

  唐诗蹙眉,“叶总认识我妈妈?”

  叶文齐久久没回过神来,“你.......你是颖涵的女儿?”

  唐诗点头,“叶总说的,是云城唐家的唐颖涵吗?

  我是她的女儿,我叫唐诗。”

  “你是颖涵的女儿,颖涵的女儿居然都这么大了......”叶文齐哽咽了起来,“她现在怎么样?

  过得好吗?”

  唐诗眼底闪过一抹痛色,“我妈妈去世很多年了。”

  “你说什么?”

  叶文齐脸色一白,“颖涵死了?

  怎么可能!”

  “叶总是吧?”

  慕西临站起身,拦在叶文齐面前,“我们一群人连晚饭都没吃,饿着肚子不是为了在这里听你提起我岳母惹我太太伤心的,现在要解决的是慕东臣绑走我太太这件事情,你不是一心要护着他吗?

  好,这件事情的后果,就由你们yh集团承担!”

  叶文齐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根本走不出来,一直在自自语着,“颖涵死了?

  颖涵怎么会死......怎么会......” 布桐见叶文齐状态不对,对钱进道,“找一个空房间,扶叶总去休息一下。”

  “是,小姐。”

  钱进立刻照做,把叶文齐扶走。

  慕东臣也被叶文齐的反应惊到,但想了想,一切都想通了,望向唐诗,笑着道,“这个世界未免也太小了,原来你妈妈就是叶叔心里的那个人,yh集团,颖涵,连集团的名字居然都是用你妈妈的名字命名的。”

  “小姐!”

  小丁突然惊呼一声,凑到布桐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布桐眉心紧拧着,想了想,跟小丁说了两句话,小丁很快离开。

  唐诗的注意力并没有在叶文齐身上,而是望向了慕东臣,“告诉我,药王在哪里?”

  慕东臣的手脚都被绳子捆住了,慵懒地靠坐在沙发上,淡笑道,“你还真是不死心啊,可是我现在突然就想反悔了,我不想说了。”

  “慕东臣!”

  唐诗气得胸口起伏,“你不说,我也能自己找,只要药王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就算是找到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他,可是在这之前,你的日子可就没这么好过了。”

  慕东臣根本不在乎,“行啊,反正我也活腻了,你们想怎么折磨我,尽管放马过来吧。”

  “小姐!”

  钱进突然冲进来道,“叶文齐晕倒了!”

  “什么?”

  慕东臣急了,“叶叔怎么会晕倒的?

  赶紧叫医生!”

  “不许叫!”

  唐诗站起身,冷然地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道,“慕东臣,告诉我药王在哪里,否则我就杀了叶文齐!”

  “唐诗,行,你够狠,可是你问问布桐,她忍心杀一个无辜的人吗?”

  慕东臣大笑出声,“我在去帝都之前,早就调查过你们了,就算你下得了手,布桐也不愿意的。”

  “那可不一定,”布桐淡淡一笑,“慕东臣,凡事都有例外,我说了,西临是我孩子的干爸,我们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为了救自己的亲人,不择手段是正常的。”

  “你......”慕东臣说不出话来,良久,才开口道,“好,我说,其实我并不知道药王在哪里,我们只有一面之缘,但是我救过他,他说过,只要我有需要,就会帮我。

  他给我留了一个电话号码,叫我有事发短信,我从来没有联系过。”

  “号码在哪里?”

  布桐追问道。

  “我手机里。”

  宋迟走上前,从慕东臣的口袋里拿出手机,用他的指纹解了锁,找到了慕东臣说的号码,拨了过去,却提示是关机的。

  “我说的是实话,事关叶叔,我不会撒谎!”

  慕东臣怒吼道,“你们赶紧送叶叔去医院!”

  “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叫医生去看了,”钱进冷笑一声,道,“这种小事,我还是有决定权的,不需要过问我们家小姐,医生说了,叶文齐只是情绪起伏过大才晕过去,死不了。”

  “tank,你盯着这个手机号,一旦对方开机,立刻锁定位置。”

  厉景琛吩咐道。

  “是,总裁。”

  厉景琛看了慕东臣一眼,“宋迟,把他和叶文齐都给我看好了,在找到药王之前,两个人都别想得到自由。”

  “是,老大。”

  “老婆,”厉景琛这才收回视线,望向了布桐,“时间不早了,你一定饿坏了,我们先去吃饭吧。”

  “好,”布桐笑了笑,“先吃饱了再说,西临,诗爷,咱们走吧。”

  “嗯。”

  ...... 这会儿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几个人没吃饭,都饿得不行,专心吃着饭。

  “钱进,这个好吃,多吃点,”宋迟一边招呼一边问道,“小丁去哪里了?”

  “我让小丁去办点事情,她赶不回来吃饭了。”

  布桐道。

  “哦,嫂子吩咐的事情一定是大事。”

  宋迟继续吃着自己的。

  慕西临给唐诗夹着菜,“诗诗,慕东臣没有欺负你吧?”

  “医生不是已经检查过了吗?

  他除了绑着我,没对我做什么了。”

  布桐看着他,“对不起西临,我知道我很冲动,但是我不想看着你那么难受,我想早点让慕东臣交代出药王在哪里,他指名要见我,我只能去。”

  “我没有怪你,没事就好。”

  “诗爷,你这么做虽然情有可原,但是真的把我们吓坏了,好在你平安回来了,要是出点什么事,后悔都来不及。”

  宋迟撇嘴道。

  布桐也点头赞同,“宋迟说得没错,你现在怀着孩子,硬碰硬根本不是慕东臣的对手,真的不应该这样冒险,而且你看,最终我们问出话来,也不是靠你,而是靠叶文齐。

  虽然用叶文齐威胁慕东臣并不算光明正大,但是对付慕东臣这种人,根本不需要讲那么多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