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26章 他是你的亲生父亲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唐诗后悔不已,“对不起桐桐,我下次不会了。”

  “算了,事情都过去了,没事就好,”布桐笑笑,“慕东臣把你叫去,都说了些什么呀?”

  “没说什么。”

  “胡说,”慕西临第一个不相信,“我们赶到的时候你在哭,怎么可能什么都没说?”

  唐诗犹豫了一番,如实开口道,“......我哭是因为他问我,如果要我拿肚子里的孩子换西临,我会怎么选择。”

  “靠,这个人渣,居然连这种问题都问得出来!”

  宋迟气得胃口都变差了。

  布桐道,“反正现在事情的主导权不在慕东臣手上,我们不用害怕,而且就算找不到药王,也不可能去做这个选择题的。”

  “桐桐,如果换成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唐诗好奇地问道。

  “我选择自己死啊。”

  布桐轻松的回。

  “我也是这么选择的,可是如果非要二选一呢?”

  唐诗追问道。

  “这个问题在我们身上不存在,”布桐望向身旁的男人,温柔的道,“因为我和我老公会心照不宣地选择保全孩子,然后无论是天堂还是地狱,我们都一起去。”

  唐诗笑了笑,“看来我还是得继续修炼,因为我选择了西临。”

  布桐道,“没有哪个选择是对的,也没有哪个选择是错的,我们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尽量不要面临这样的选择,太残忍。”

  “卧槽,嫂子,好好吃顿饭,你们非要聊这么伤感的话题吗?”

  宋迟快哭了,“不说这个了行吗?”

  布桐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行了,赶紧吃你的吧。”

  “......” ...... 几个人吃了饭,直接上了楼,刚来到房门外,另外一个房间的门便被打开,叶文齐冲了出来,拉住唐诗的手臂,泪流满面地问道,“孩子,你告诉我,颖涵是怎么死的?

  你快告诉我吧!”

  “叶文齐,你没事吧?”

  慕西临一把推开了他,“非要在我太太的伤口上撒盐你才开心是吗?

  给我滚开!”

  叶文齐痛苦地摇着头,一瞬间仿佛苍老了许多,“我没有这么想,我只是想知道,颖涵究竟是怎么死的......” “叶总,看来您跟我妈妈是认识的,”唐诗走上前道,“刚刚慕东臣说,yh这个名字,是用我妈妈的名字命名的,是真的吗?”

  叶文齐点了一下头,“是。”

  唐诗的鼻子酸酸的,朝着他鞠了一躬,“谢谢您这么记挂我妈妈,她已经去世十多年了。”

  “怎么会?”

  叶文齐难忍悲痛,“颖涵是生什么病了吗?”

  关于妈妈的过去,唐诗不想跟他多说,也算是保留妈妈最后的体面,便撒了谎,“是的,我妈妈是病故的。”

  叶文齐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在地,好在宋迟及时扶住了他。

  “颖涵怎么这么年轻就去了,她怎么可以......” 唐诗垂下了眼眸,“世事难料,叶总也别太伤心难过了,我相信我妈妈在天之灵,不会想要她的朋友为她难过的。”

  “小姐!”

  电梯门打开,小丁从电梯里跑出来,气喘吁吁地拿着一份文件,“结果出来了!您快看!”

  布桐急忙接过文件,取出里面的纸张,上面写的全是英文。

  “小丁,你拿的什么啊?

  是赶着投胎吗?”

  钱进一边吐槽,一边帮小丁擦着汗。

  小丁边喘气边笑,“我的直觉是准的。”

  布桐看完,抬头望向唐诗,咽了咽口水,缓声开口道,“诗爷,叶文齐他......是你的亲生父亲。”

  除了已经猜到的厉景琛和知道结果的小丁,其他人都惊呆了。

  “桐桐,你说什么?”

  唐诗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手里的文件,“你手上拿着的是......” “亲子鉴定结果,小丁今天说叶文齐眼熟,我没当回事,刚刚我们在屋里的时候,她突然跟我说为什么觉得叶文齐眼熟了,因为你跟他长得很像,我联想到了这个可能,刚好今天上午你做产检抽血了,血液样本还在,我就叫小丁给你们做了dna比对,”布桐将手里的文件递给她,“这是加急鉴定出来的结果,上面写得很清楚,你和叶文齐为亲生父女的概率,达到

  唐诗颤抖着手,缓缓接过那张亲子鉴定报告,眼泪簌簌地砸落下来,“叶文齐是我的亲生父亲?”

  布桐点头,“千真万确,你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跟他一起再去做一次亲子鉴定。”

  叶文齐也彻底呆愣住,不可思议地看着唐诗,“这是我的女儿?

  我和颖涵的女儿?

  怎么可能......” “叶总为什么说不可能?”

  布桐蹙眉,“难道你和唐颖涵从来没有发生过关系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叶文齐颤抖着道,“......我完全不知道她怀孕了。”

  “恐怕最开始的时候,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吧,”布桐望向唐诗,“诗爷,你别太激动了,小心身体。”

  叶文齐流着泪,走上前去握唐诗的手,指尖刚触碰到唐诗,便被唐诗一把推开。

  “你别碰我!”

  唐诗脸色苍白,哭着道,“原来是你......是你害了我妈妈,是你!”

  叶文齐的眼泪流得更凶了,“我不该丢下她,更不该丢下你,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她当时怀了我的孩子,她是不是没有结婚就把你生下来了?

  我不该让她当单亲妈妈......” “单亲妈妈?”

  唐诗直接笑出声,“如果仅仅是单亲妈妈,那她的人生还算是幸运的了!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开她,你都不应该!我刚刚骗了你,我妈妈不是生病死的,你想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

  我告诉你,她被拐卖进了深山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地活着,因为我不是那个坏人的孩子,我们母女两个每天都在受折磨,最后,她是自杀死的。”

  叶文齐眼前一黑,踉跄着脚步往后退去,靠在了墙上。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叶文齐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唐诗闭了闭眼,愤恨的双眸瞪着叶文齐,继续道,“她选择了上吊,死的时候,身上穿着一件破得打了个无数个补丁的衣服,她死不瞑目。

  可是那个时候你在哪里?

  你居然让一个怀着你孩子的女人承受了这个世界上最难以承受的折磨和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