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28章 好想看他求婚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也不算什么内幕吧,就是之前unusual集团旗下的珠宝品牌负责人跟我汇报说,择一要定制戒指,他要戒指,不是送给咱们的小月牙就是送给晚愉,但是送给小月牙的概率不大。”

  布桐笑得眉眼弯弯,“择一要主动出击了,晚愉一定没有拒绝的余地,毕竟她是争不过律师的,哈哈!但是择一不会趁着咱们不在的时候求婚吧?

  我好想看他求婚啊......” “应该不会,毕竟人越多,晚愉越不好意思拒绝他,所以他应该会等我们回去再求婚的。”

  厉景琛分析道。

  “太好了!”

  布桐用力在男人脸上亲了一口,“我感觉我被打了鸡血了,现在浑身都是动力,老公,我们起床!早点结束这里的事情早点回家!”

  ...... 两个人吃了早餐,便去了医院,来到病房的时候,慕西临正在喂唐诗吃东西。

  “哇,好大一盆狗粮啊,我都有点撑了怎么办啊?”

  布桐打趣道。

  慕西临哈哈大笑,“布桐,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平时你和景琛撒的狗粮还少吗?”

  “看见你们感情这么好,我吃撑了也开心啊,”布桐走上前,在病床边坐了下来,“诗爷,你感觉怎么样?”

  “睡了一觉好多了,医生说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就可以出院了。”

  唐诗拉着她的手,“桐桐,昨晚让你担心了。”

  “咱俩之间说这些干什么,你没事就最好了,出院也好,医院里人来人往的不安全,现在慕东臣在我们手里,万一他的属下有什么异动就危险了。”

  慕西临点点头,“布桐说得对,那我们还是出院吧。”

  “让我进去,你们让我进去听见没有!”

  外面突然传来吵闹声。

  布桐觉得这个声音很耳熟,起身道,“我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唐诗也听出来了,“好像是叶燃的声音吧?”

  布桐挽着厉景琛的手走了出去,果然看见叶燃在叶文齐的病房外跟保镖推搡。

  布桐走上前,微笑道,“叶公子是来找爸爸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布桐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小蝌蚪找妈妈的场景,差点没笑出声来。

  “布桐,你来啦?”

  叶燃脸上的怒意瞬间消失不见,绽开了太阳花般的笑容,“我听说我爸爸出事了,所以赶紧来看看,可是你的保镖不让我进去。”

  “叶总还没醒,你想看的话,自然可以进去看的。”

  布桐冲着保镖使了一个眼色,保镖便给叶燃打开了门,“叶公子,请吧。”

  叶燃走进病房没一会儿,便走了出来,“布桐,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听医生说,我爸爸是急火攻心吐血了,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你虽然是我女神,可是我爸爸毕竟是我爸爸,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不能让他出事的,当我求你了,你不要伤害他。”

  布桐对叶燃瞬间改观了不少,“看来叶公子还真的只是表面花天酒地,内心还是挺懂得感恩的。”

  “当然了,没有我爸爸就没有我,我这条命都是他的,当然要拼死护着他。”

  “叶公子放心,我们没有对叶总做什么,至于他为什么会吐血......”布桐摇了摇头,“我不好背着他把他的私事告知你,要不还是等他醒来,你自己问吧。”

  叶燃闻,更着急了,“他是我爸,现在还躺在病床上昏迷未醒,我当然有资格了解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宋迟。”

  厉景琛突然开口道。

  “老大,我在。”

  宋迟走上前来。

  “跟叶公子说说发生什么事情了,说完再带他来休息室见我。”

  话落,男人便牵着布桐的手去了休息室。

  布桐不知道厉景琛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知道他一定有自己的原因,所以并没有多过问。

  过了几分钟,叶燃便跟着宋迟走了进来,脸上满是震惊,“布桐,诗爷居然是我爸的亲生女儿?

  这也太踏马玄幻了吧?”

  布桐笑了笑,“是啊,你今年多大了?

  诗爷是你姐姐还是妹妹?”

  “我比你大两岁啊。”

  “那你比诗爷小一岁,你是弟弟。”

  叶燃抓了抓头发,“我跟我爸没有血缘关系的,所以跟诗爷自然不是亲姐弟。”

  厉景琛双眸微眯,淡声道,“唐诗是叶文齐的亲生女儿,你的继承权现在没有了,很失望吧?”

  “你什么意思?”

  叶燃一听就怒了,“厉景琛,你该不会是以为,我想对诗爷做什么吧?

  那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我是想继承yh集团,因为我想证明自己不比慕东臣那个独眼龙差! 但另一方面,我是真的不喜欢打理公司,我根本就不是那块料,说来说去,我就是跟慕东臣争这口气而已。

  现在我爸的亲生女儿出现了,我跟慕东臣也不用争了,这不是很好吗?

  我了解我爸,他不会因为自己有女儿了就不管我的。”

  厉景琛淡淡一笑,“你能这么想,最好。

  不过现在你最应该做的,是去稳住yh集团,叶文齐住院,慕东臣在我的手上,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不希望yh集团有什么异动,明白了吗?”

  叶燃一脸茫然。

  布桐开口解释道,“我先生的意思是,慕东臣的手下发现他不在,一定会来寻找,我们不希望起冲突,搞得两败俱伤。”

  “哦,我懂了,”叶燃道,“说真的,慕东臣的手下的确都不是省油的灯,物以类聚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你们放心,我现在就回yh集团,找个理由稳住他们,绝对不让他们冲动行事。”

  “有劳了,”布桐笑笑,“我们的确控制了慕东臣,但是对于叶总,我们不会干涉的,你随时可以把他接走。”

  叶燃抓了抓头发,“我爸现在得住院治疗,而且我觉得,他就算能出院了,应该也只会想去找诗爷这个亲生女儿的吧。”

  布桐还没来得及开口,门口便传来唐诗的声音,“你想多了,我没有承认他是我父亲。”

  “诗爷,”叶燃看见唐诗,笑得一脸灿烂,“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你也是我姐,以后我就不叫你诗爷了,叫你诗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