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43章 简直不是人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乖,在家听妈妈的话,不要欺负哥哥,”厉景琛倒是不偏心,问道,“老婆,温故呢?”

  布桐看了不远处的地上自顾自玩着的小温故,“温故在玩拼图呢,老公,我怀疑温故是天才,他那么小,就会玩拼图了,回头我们带他去测测智商吧。”

  厉景琛低笑出声,“孩子这么小,怎么测智商?”

  “也是,但我就是觉得温故可聪明了,说不定长大之后智商比你还高。”

  厉景琛想了想,认真的回,“想超越我,应该不太可能。”

  布桐:“......” “厉先生,你好自恋啊。”

  “跟你学的。”

  “胡说,我才不自恋呢,我对我自己的评价向来很中肯。”

  布桐刚说完,便“呀”了一声。

  “怎么了?”

  厉景琛急忙问道。

  “没事,知新尿了,先不跟你说了老公,我帮他换尿不湿。”

  “好,我中午回来陪你们吃饭。”

  “那我让厨房多做点菜。”

  “好。”

  ...... 市区酒店。

  叶燃扶着叶文齐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蹲在他脚边,担忧的道,“爸,您的身体还没完全康复,飞了个长途,在飞机上都没吃东西,我去给您叫点吃的,您吃完好好睡一觉倒个时差吧。”

  叶文齐脸色苍白,坐着一动不动,像是被抽空了灵魂,良久,才反应过来,回应道,“我不饿,你去休息吧,别管我了。”

  “您这副样子我怎么可能安心得了,爸爸,身体要紧啊,您要是倒下了,就更没办法得到诗姐的原谅了。”

  叶文齐苦笑一声,“她不会原谅我了,我也不会原谅我自己,这辈子都不会......” “爸爸,您不能这么悲观,自暴自弃没有任何作用,您一定要振作起来,好好守护诗姐才对啊,等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您就当外公了。”

  “我现在脑子里很乱,叶燃,你去休息吧,别管我了,你放心,我没事的,有事的话我会叫你。”

  叶燃道,“那爸爸在这休息,我去给您买点吃的。”

  叶燃去了隔壁自己的房间,打电话让酒店准备午餐送上来,往沙发上一靠,累得直接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门铃声叫他吵醒,叶燃起身去开门,看见送餐的服务生站在门外。

  叶燃领着服务生去了叶文齐的房间,发现叶文齐不在客厅。

  叶燃瞬间吓了一跳,急忙冲进卧室,好在叶文齐在,正躺在床上,但眼睛却是睁着的。

  “爸,”叶燃走上前道,“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吧,不然身体会受不了的。”

  “我真的不饿,你自己去吃吧,”叶文齐的双眼盯着天花板,嗓音疲惫而虚弱,“叶燃,你打个电话给东臣,告诉他,我不会再回拉斯维加斯了,我要留下来,以后集团交给你们两个打理,我再也不会过问。”

  “爸,您这是要留在帝都了吗?”

  叶燃蹙眉,“可是诗爷不肯原谅您的话,您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啊。”

  “我已经错了几十年了,不能再错下去了,你去帮我调查一下,看看颖涵的骨灰安置在哪里。”

  “好,我会去处理,但是爸爸,当我求求您了,您先起来吃点东西吧。”

  “我真的吃不下,”叶文齐闭上了眼睛,“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那好吧,我就在客厅守着您,您有什么事情随时叫我。”

  ...... 晚餐的餐桌上,小月牙看着唐诗,奇怪地开口问道,“干妈为什么不开心呀?”

  “没有,”一直在走神的唐诗急忙敛了敛思绪,道,“干妈没有不开心。”

  “小孩子的眼睛是最干净也是最雪亮的,她都能看出来,你又何必强颜欢笑。”

  药王开口道。

  唐诗放下碗筷,望向布老爷子,“对不起啊爷爷,我影响大家吃饭的心情了。”

  布老爷子笑着道,“在这件事情上,大家都帮不到你,只能靠你自己慢慢释怀了,诗诗,别想那么多了,吃饭吧。”

  “嗯。”

  唐诗继续吃饭。

  “世事难料啊,谁能想到,这就找到唐诗的亲生父亲了呢?

  照我说啊,这样的男人的确不可原谅,这些年他自己倒是在国外过得风生水起的,把怀着他孩子的女人害得这么苦,简直不是人。”

  连蔓云气愤的道。

  慕西临不悦地看了她一眼,“妈,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吃你的吧。”

  连蔓云这才察觉气愤更加凝滞了,急忙道,“不好意思啊,我就是气不过,我一听见这种渣男事迹就生气,今天是没让我见到他,不然他能这么轻易走出星月湾吗?”

  “妈,你说够了没有?”

  慕西临抬高嗓音斥责道,“不想吃就别吃了,回家去吧。”

  “我不说了还不行嘛......”连蔓云悻悻地闭了嘴。

  晚饭过后,慕西临便陪着唐诗回了自己家,唐老爷子和唐老夫人不放心,也跟了回去。

  宋迟挂上电话,走进客厅道,“老大,叶文齐和叶燃住在酒店,目前还没有订机票准备离开,不过叶燃在派人打听诗爷母亲的墓,应该是要去拜祭,我们要拦着吗?”

  “墓地是公众场合,你有什么资格拦,让他去,别告诉唐诗就行了。”

  厉景琛淡声道。

  宋迟抓了抓头发,“其实想拦自然能拦的......” “宋迟,”布桐望向一脸茫然的宋迟,“上次叶文齐得知唐妈妈的死讯,就已经吐血了,他要是不能去唐妈妈的墓前磕个头忏悔,心里的痛苦得不到宣泄,早晚会出事的,你真的希望诗爷的亲生父亲出事吗?”

  “额,嫂子,我没这么说,更没这么想。”

  “你大大咧咧的,不会想到这么细的事情,叶文齐的事情我们管不着,也轮不到我们管,但是如果他现在出点什么事,等哪一天诗爷对他的恨意消失了,就会发现,是自己的绝情害了他,到时候她一定会追悔莫及的,所以我们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宋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嫂子,你是不是和老大讨论过这件事情啊?”

  “没有啊,事发突然,我们哪有时间讨论。”

  “那你们两个都不用讨论,就能想到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