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44章 傻人有傻福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那是,”布桐得意地挑了挑眉,“这叫心有灵犀,等你跟思嘉结了婚,在一起生活得久了,很多事情不用说,就会有默契的。”

  “你这么说我还真是越来越期待结婚了,人家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以前也从来没想过我要谈恋爱结婚,后来是被你们影响了,而且我太喜欢思嘉了,所以我不觉得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而是爱情的港湾。”

  “这么肉麻的话你还是留着跟思嘉说去吧,”黎晚愉走了过来,拍了拍宋迟的肩膀,“宋迟,你这是单纯的傻人有傻福,你看看啊,论脑子,你比不过沈彦,论身手,你比不过钱进,至于其他方面,你更比不过慕总和表妹夫了,可是环顾一圈,你的命是真的好,每天心里只惦记着吃的和思嘉,无忧无虑,连我都开始羡慕你了......” “你懂什么,我这叫知足常乐,”宋迟嫌弃地推开她的手,“拿开你的爪子,我可是有未婚妻的人,离我远一点。”

  “切,说得好像我没有男朋友似的,我家择一这不是忙着惩恶扬善,才加班没回来吃饭嘛。”

  “你家择一这么辛苦,你不准备去看看他啊?”

  “当然要去了,吴妈已经在装吃的了,我给择一送过去。”

  宋迟嘴角抽搐,“啧啧啧,欺负我们家思嘉不在国内是吗?

  我告诉你,思嘉要是在,会亲手给我做很多好吃的。”

  “我知道,晚愉在国外除了工作,剩下的时间全都在研究美食了。”

  “晚愉,”吴妈拎着袋子走了过来,“装好进保温盒里了,有饭菜还有汤,你赶紧送过去吧。”

  黎晚愉接过袋子,“好,那我先走了啊。”

  厉知新见黎晚愉要走,急忙着急地朝她走去,一把抓住她的裤脚。

  黎晚愉哭笑不得,“我们家小宝贝怎么这么聪明呀?

  知道姨姨要出去,你想跟去,对不对?”

  布桐无奈地摇着头,“看样子知新是个在家待不住的,长大之后还不知道要在外面怎么野呢,他想去找舅舅玩就去吧,我好久没去择一的事务所了,带他一起去转转。”

  “行啊,小知新要去接舅舅下班咯。”

  ...... 两个人带着厉知新来到江择一的律师事务所,江择一正和团队在办公室里开会,见她们推着婴儿车走进来,结束了进程,“时间不早了,大家先去吃饭吧。”

  其他人没有离开,而是纷纷围了上来,围观厉知新。

  “布桐,这是温故还是知新啊?”

  “这还用问吗?

  头儿给我们看过照片的,温故高冷,所以笑得这么灿烂的当然是知新了。”

  “太可爱了,布桐,你这简直就是骗我们生儿子!”

  布桐失笑,“我哥是不是把大家剥削得都没有时间谈恋爱了?

  你们得反抗啊,他自己有女朋友了,可是有恃无恐,完全不着急的。”

  “是啊,头儿现在有晚愉了,每天都容光焕发地来剥削我们这群单身狗呢。”

  江择一摆摆手,“行了,逮着机会就来跟我妹告状是吧?

  肚子不饿吗?

  赶紧去吃饭,我请客行了吧?”

  众人高兴不已,“谢谢头儿,那我们可就挑贵的点了,你别觉得肉疼啊。”

  “赶紧滚,别影响我吃饭。”

  众人很快高兴地离开。

  “瞧瞧,我们家小宝贝一来,舅舅就直接大出血了。”

  江择一起身去亲了厉知新一口,这才来到沙发上吃饭。

  “哥,晚愉说你最近很忙,需要帮忙吗?”

  布桐一边在办公室里晃悠,一边问道。

  “不用了,你们unusual集团也不白养律师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我就不借人了。”

  “我可没打算把unusual集团的律师团拨给你用,我的意思是,你现在既然把大部分的业务都用在公益官司上,那我可以以公益的名义资助你的律所啊,unusual集团每年都会有固定的款项用来做慈善的,我觉得你做的事情很有意义,如果得到更多的支持,自然可以帮助更多的需要帮助的人维护他们的权益。”

  江择一一边吃着饭,一边点头道,“桐桐,你真是说到我心里去了,我最近也在想这件事情,我的团队现在分成两部分,一半接普通官司,收取费用,另一半打公益的,帮助那些拿不出钱的人。

  你知道现在有个什么情况吗?

  来面试应聘的,居然有一部分人会选择公益官司,对他们来说,收入只是维持生活保障的,虽然打普通的官司会有分成收入会更高,但是他们更愿意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所以我觉得,这种行为其实是应该被鼓励的,你也应该尽量做到让他们的薪资水平保持平衡,如果差得太远,谁还会心甘情愿做好事,对吧?”

  “对,所以我最近就在考虑你刚刚说的事情,我一直都想让律所去打慈善官司,但是我得养活员工,有善心是好事,前提是得要吃饱饭,可是靠外界资助,又是我不太能接受的,桐桐,饿者不吃嗟来之食。”

  布桐笑着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我明白你有你的傲骨,我哥岂是那种愿意接受别人捐助的?

  我回去想想吧,还可以让景琛出出主意。”

  “行啊,我觉得琛哥是能想出完美的解决办法的。”

  “你觉得我想不出来?”

  布桐的脸鼓得像河豚,“哥,我这么聪明,最会出主意了,你居然敢小看我。”

  “我小看谁也不敢小看你啊,对不对,小知新?”

  小知新吮着手指头,咯咯地笑着回应他。

  ...... 两天后,布桐刚送厉景琛和孩子出门,突然接到宋迟的电话。

  “嫂子,酒店那边打来电话,说这两天足不出户的叶文齐离开酒店了,叶燃也跟着,应该是去墓园了。”

  “之前就说了他一定要去的,随他吧。”

  “嗯,我就是告诉你一声,只要诗爷今天别去就可以了,不然到时候碰上又得吵起来。”

  宋迟的话音刚落,唐诗便从门外走了进来,“桐桐,你在忙吗?”

  “没有啊,”布桐放下手机,微笑道,“诗爷,过来坐。”

  “不坐了,我就是来跟你说一声,我想去墓园看看我妈妈,你要跟我一起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