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45章 不要欺人太甚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布桐:“......”她能说宋迟就是个乌鸦嘴吗! “现在吗?”

  布桐急忙道,“诗爷,我有点头晕,要不咱们改天再去好不好?”

  “你怎么了?

  头晕严重吗?

  我去叫夏晴。”

  “不用了,小毛病,诗爷,改天再去吧,或者让我缓一下,下午再去也行。”

  “下午天气热,不适合,我就想趁着这会儿去看看我妈妈,”唐诗道,“桐桐,你头晕就在家休息吧,我自己去就行,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我感觉好多了,我陪你去吧。”

  “不行,既然不舒服,就必须在家休息,听我的。”

  “......那我让钱进陪你去吧。”

  “也好。”

  等唐诗离开,布桐重新拿起手机,“听到了吧?

  乌鸦嘴。”

  “哈哈,嫂子,我说的话也太灵验了吧?

  我今天是不是应该去买点彩票啊?”

  “买什么彩票,赶紧派人跟着诗爷吧。”

  “行,我马上安排,嫂子你别急啊。”

  ...... 钱进开着车,往墓园的方向驶去,一路上,见唐诗心情不好,一直在跟她说着话。

  “诗爷,你别多想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难过也于事无补,最重要的是现在和将来嘛。”

  “我知道,”唐诗扯了扯嘴角,“就是这两天做梦,老梦见我妈妈,所以想来看看她,西临要在家专心治疗,不能陪我来,辛苦你了钱进。”

  “嗨,我有什么辛苦的,我现在不是最闲的那个人吗?

  小姐昨天还跟我说,叫我别闲着,她想让我去进修学点什么呢。”

  “是啊,你现在有了家庭,的确不适合再出去维和了。”

  “我无所谓,小姐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唐诗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两个人来到墓园,唐诗拿起后座上的一束桔梗花,和钱进一起走了进去。

  远远地,唐诗便看见妈妈的墓碑前有两个男人,一个跪着一个站着。

  她定睛一看,眸光一寒,大步走了过去。

  叶文齐跪在墓碑前,指尖抚着墓碑上唐颖涵的照片,肩膀在微微颤抖着,浑身上下笼罩着一层悲伤。

  叶燃听见脚步声,转头看了一眼,看见唐诗,下意识地心一紧,“诗姐,你怎么来了?”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唐诗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叶文齐,以及他带来的那束跟她手上一模一样的桔梗花,“我妈妈不会想见你的,给我滚!”

  “诗姐,你能不能讲点道理,”叶燃看不下去了,拦在唐诗面前,道,“我爸爸来看你妈妈,没什么错。”

  “他没什么错,那错的是我?”

  唐诗冷笑,“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自己没有被生下来,可是我有的选择吗?

  这一切难道不是你的这个好爸爸造成的吗?

  所以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教训我?”

  “诗诗,对不起......”叶文齐艰难地站起身,脸上满是泪水,痛苦地开口道,“我们不要在你妈妈面前吵架,我走就是了......叶燃,咱们走。”

  “站住,”唐诗叫住他,上前两步,拿起墓碑前放着的那束花,砸在叶文齐身上,“把你带来的东西拿走,记住,永远不要再来这里,因为你不配。”

  “唐诗,你太过分了!”

  叶燃愤怒地走上前,“你知道我爸爸这两天是怎么过来的吗?

  你难道没有看出来他瘦成什么样了吗?

  你折磨他就能换来自己内心舒畅是吗?

  你有没有问过你妈妈答不答应!”

  “你给我闭嘴!”

  唐诗冷冷地看着他,“叶燃,你有什么资格在我妈妈的面前教训我,他现在所承受的这些,比起我妈妈受过的苦,不及万分之一。”

  “你妈妈已经死了,活着的人难道不是更值得珍惜吗?

  唐诗,我听说你一直叫慕东臣珍惜亲情,你这双标可真是够明显的,到了自己身上,就六亲不认了吗?”

  叶燃嘲讽道。

  “叶燃,睁开你的眼睛看看,你身边的这个人,跟西临有可比性吗?

  西临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慕东臣的事情,可是他呢?”

  “我爸爸不是故意的,他如果知道后面发生的一切,绝对不会丢下你妈妈,你知道我爸爸现在有多痛苦吗?

  他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

  唐诗直接笑出声,“你在这里跟我说生不如死?

  我告诉你,我是这里面把这四个字体会得最淋漓尽致的一个人,他这才承受几天啊,就受不了了?

  那你有没有想过,当年我妈妈是怎么熬过来的!”

  “够了......”叶文齐颤抖着跪了下来,“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爸,您起来,”叶燃急忙去扶他,“这种狠心的人是不会体谅您的,您不要求她!”

  “是啊,我狠心,可是我的狠心只是建立在保护自己的前提下,从来没想过要去害别人,不像他,随便动一个念头,就能害了别人的一辈子。”

  叶文齐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叶叔!”

  一道压得极低的嗓音突然传来,慕东臣大步走上前来,扶起地上的叶文齐,“您没事吧?”

  “我没事......”叶文齐有些意外,“东臣,你怎么来了?”

  “我不放心您,所以买了机票来看看您,”慕东臣望向唐诗,“唐诗,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就欺人太甚了,你能拿我怎么样,”唐诗冷然道,“不想被我欺负,就别上赶着跑到我面前晃悠,不去招惹别人,真的有这么难吗?

  还有你,慕东臣,之前看在你是西临亲哥哥的面子上,我们一心想跟你和好,但是你不领情,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对你客气了,带着你的养父给我滚,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慕东臣脸色阴沉,收回视线,扶着叶文齐离开。

  唐诗深呼吸一口气,这才转身蹲在墓碑前,把桔梗花放在了墓碑前,从包里拿出湿巾,擦拭着墓碑。

  “妈妈,我来看您了,对不起,我知道刚刚我不应该在您面前发脾气的,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 算了,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我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们找到药王了,西临有救了,而且我肚子里的宝宝也一切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