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48章 耍起无赖来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这不是咱们自己花园里摘的花吧?”

  布桐一眼看穿,“你又去西临家摘花去啦?”

  “嗯,耀爷爷在给西临看病,也给我看了,他说我的身体很健壮,就是脑子好不了了。”

  布桐蹙眉,“什么?

  药爷爷真是这么说的?”

  萧愈点点头,“是啊。”

  布桐瞬间失了神,她没有让药王帮萧愈诊断过,没想到药王主动帮他诊治了。

  “布桐,你在想什么啊?

  是不是我的脑子不好使,你不开心了?”

  布桐回过神来,微笑道,“谁说你脑子不好使的?

  你很聪明,画画那么厉害,还会照顾家里的小宝宝,你很棒。”

  “真的吗?”

  萧愈高兴得眉开眼笑,“我也觉得我很聪明啊,可是耀爷爷就是跟诗爷说,我的脑子好不了了。”

  “没关系,不用放在心上,只要你每天过的开开心心地就好了。”

  “嗯,我去把花插起来,再来陪小知新玩。”

  “去吧。”

  萧愈前脚刚走,唐诗后脚就进来了。

  “桐桐。”

  “诗爷,过来坐,知新,干妈来了,快叫干妈。”

  “麻麻......”小知新乖巧地叫着。

  “妈妈是妈妈,干妈是干妈,不一样的,你要跟哥哥比赛,看看谁先会开口聊天。”

  唐诗笑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桐桐,刚刚萧愈来我家采花,看见耀叔在帮西临诊脉,好奇非要试,药叔帮他把了把脉。”

  “我知道,他跟我说了,说是身体还行,是吗?”

  “嗯,但是脑子可能很难恢复了,所以我过来跟你说一声。”

  布桐淡然一笑,“没关系啊,我倒是觉得,萧愈现在这个样子也很好,每天都活得像个孩子,他如果真的康复了,又会变成孤身一人,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未必会开心的。”

  “也是,难怪你都没有第一时间让药叔帮萧愈诊治......对了,我听说亮亮昨晚发烧了,没事吧?”

  “没事,夜里就退烧了,我让他在家休息一天,所以没去上学,”布桐帮厉知新船上鞋子,把他放在地上,让他自由活动,转身望向唐诗,“诗爷,你昨天去墓园,见到叶文齐了?”

  唐诗脸上的笑容立刻淡了下来,“嗯,吵了一架,后来慕东臣来把他带走了,桐桐,这件事情不能让西临知道,耀叔说了,他最好能静下心来,什么都不要想。”

  “我知道了,我会保密的,不仅是他,你也要安心静养,以后还是少出门吧,见不到就不生气了。”

  “我不生气,生气没用,而且会让我妈妈在天之灵为我担心,我要活得漂漂亮亮开开心心的。”

  布桐伸手摸着她的肚子,“这就对了,就算是为了西临和肚子里的孩子,也应该努力释怀。”

  “嗯,桐桐,我现在很知足,就像当做没有见过那个人一样,过平静安稳的生活。”

  “布桐布桐,花插好了。”

  萧愈拿着花瓶跑过来,“好不好看?”

  “很好看,”布桐夸奖道,“改天我请花艺师教教你,说不定以后家里的话都可以由你来负责了。”

  “真的吗?

  我这么聪明啊?”

  萧愈欣喜不已。

  “你本来就很聪明的。”

  “哈哈,但是我现在不想插花了,我想去玩。”

  “好,别去外面晒,就在家里玩吧。”

  “嗯嗯。”

  女佣端了唐诗喜欢的花茶过来,两个人陪厉知新玩得正开心,保镖突然走进来汇报道,“太太,慕东臣来了,说是来找诗爷的。”

  “我不见,别让他进来。”

  唐诗冷然道。

  布桐望向保镖,“请他离开吧。”

  “太太,我们当然没让他进来,但是慕东臣说了,诗爷如果不见他,他就在外面不走。”

  “呵......”唐诗冷笑,“还耍起无赖来了?

  好啊,他喜欢等那就让他等着,我说不见就是不见,反正西临现在为了安心静养,手机已经被我没收了,慕东臣打扰不到他。”

  “我明白了,”保镖颔首,“我去试试能不能赶走他。”

  慕东臣没有进星月湾,加上没有过分的举止,所以保镖不好强制赶人,只能随他等着。

  傍晚,厉景琛接上孩子下班回来,透过车窗看见慕东臣倚靠在车旁抽烟。

  “爹地,你不专心,月牙儿在跟你说话呢。”

  小月牙嘟着嘴控诉道。

  “是爹地不好,”厉景琛收回视线,“来,爹地看看月牙儿的作业,完成得很棒,等会妈咪会夸奖你的。”

  小月牙笑得眉眼弯弯,“嘻嘻......” 一回到家,小月牙便拿着自己的小课本去找布桐求表扬,被布桐夸赞后,又跑去找布老爷子。

  “老婆,”厉景琛脱下西装,走到布桐身旁坐下,“亮亮怎么样了?”

  布桐放下手里的杂志,帮他捏着肩膀,“休息了一天,好多了,按理明天能正常上兴趣课了,但是我想让他再好好休息两天,好好过个周末。”

  “好。”

  厉景琛喝了口水,“慕东臣是怎么回事?”

  “她早上来找诗爷,诗爷不见,就在外面等着了,到现在还没走。”

  “这么客气乖乖等着,无非是为了叶文齐来跟唐诗和解的。”

  布桐点点头,“之前是诗爷一心想跟他和解,现在倒好,全反过来了,不过诗爷可没这么好说话,叶文齐现在是她最不能提的人。”

  “随她去吧,不过慕东臣如果敢硬闯,别跟他客气。”

  “我知道,放心吧。”

  ...... 慕东臣等到晚上九点多钟便离开了,唐诗始终没有出去见他,可是第二天上午,唐诗便接到了慕氏集团打来的电话,称慕东臣去了慕氏集团。

  “不要脸,”唐诗冷着脸挂上电话,气得不行,“星月湾进不来就去慕氏集团,桐桐你说,他是不是犯贱?”

  “我觉得你还是去见一面吧,他找你无非是说叶总的事情,你跟他说清楚就是了,可是他长得这么像西临,去慕氏集团那么坐着肯定会引起员工议论,说不定还会去扒慕家的事情,这样不好。”

  唐诗道,“我也想见他一面,那天在墓园我还没骂够呢,只是我想,他喜欢等就让他等着好了,既然如此,我就去见见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