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56章 都有心理阴影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小月牙认真想了想,听明白了,“那好吧,月牙儿要快快长大!”

  厉景琛此刻的脑海中仿佛能想象出长大之后的女儿亲别的男孩的画面,脸色更难看了。

  慕西临缩了缩脖子,好想原地消失。

  求婚的气氛一直延续到客厅,布老爷子免不了拉着江择一和黎晚愉一通叮嘱。

  黎晚愉的电话适时响起,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是黎父打来的视频电话。

  “爷爷,是我爸。”

  黎晚愉高兴地接起,画面中很快露出黎父满是笑容的脸。

  “爸爸。”

  黎晚愉特意挥了挥左手,生怕黎父看不到她手上的钻戒。

  “行了,爸爸全程看见了,”黎父笑着道,“之前择一跟你求婚的时候,全程直播给我看了,爸爸都感动得哭了,不过晚愉,你跑掉的那一刻爸爸都有点替择一担心了。”

  “原来你都看到了啊......”黎晚愉有点不好意思。

  “择一原本派车来接我和你妈妈一起过去吃饭的,但是咱们家邻居家办婚礼,爸爸妈妈得去帮人家的忙,所以不能去了,你别有遗憾,爸爸真的是全程看着的,爸爸替你们高兴。”

  “既然爸爸看到了,我没什么好遗憾的,我妈呢?”

  “你妈去打麻将了,不过你放心,她现在打得特别小,输赢都不超过两百块的,不会乱赌了。”

  “那就好,爸,你多注意身体,我最近忙,没时间回去,等我空了就回去看你。”

  “好,到时候跟择一一起回来,再问问布桐她们要不要一起来乡下秋游,咱们家盖了新房子,可以好好招待她们了。”

  “我知道了......” 父女两个人聊了一会儿,黎晚愉便挂上了电话。

  “择一,晚愉,你们现在各有各的事业,感情也稳定,以后结了婚,就多放点时间在家庭上,看桐桐多享受现在的生活。”

  布老爷子继续刚刚的话题。

  “知道了表爷爷,我要是有布桐表妹那么会生,我也可以隐退回归家庭的。”

  黎晚愉道。

  “你身体好,还怕生不了吗?

  放宽心吧,接下来就挑个好日子把婚礼办了就行。”

  “好的表爷爷。”

  ...... 深夜,二楼主卧内被浪翻涌,久久没有停歇。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才终于平静了下来,布桐的脑袋从被窝里叹了出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上是不正常的红。

  餮足的男人眼里的狂热还未完全消散,满意地看着她,“看来在家有好好锻炼身体,体能进步了不少。”

  布桐:“......” “没正形。”

  “要不要去洗澡?”

  男人问。

  “让我歇会儿。”

  “好。”

  布桐平复好呼吸,被男人抱去浴室冲了个澡,重新回来躺下。

  她打了个哈欠,“困了,睡觉吧。”

  “嗯。”

  男人在她眉心落下一吻,“晚安。”

  “晚安。”

  布桐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又重新睁开,“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感觉到的,”布桐从被窝里伸出手,摸了摸男人的脸,“老公,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就是今天看到择一向晚愉求婚,觉得我们应该把婚礼补上了。”

  布桐弯了弯唇角,“当然要补,之前不是被耽搁了嘛,其实现在我们可以去旅行结婚了,可是现在帝都的情况,我们走得了吗?”

  “我知道你指的是之前的那场车祸,既然连宋迟都查不出一个所以然,就不用管了,我们不能因为一点意外就影响原本的生活轨迹。”

  布桐赞同地点点头,“那要不你把集团的事情安排下去,我们说走就走,好不好?”

  “真的?”

  布桐失笑,“这还能有假的吗?

  当然是真的啊。”

  厉景琛轻叹一口气,“被耽误太久了,我都有心理阴影了。”

  “不会的,我都想好了,我们这趟出去旅行结婚,等孩子们放寒假了,再叫人把他们送到我们身边,然后收尾,刚好回来过春节。”

  “好,一为定。”

  “嗯,快睡吧。”

  ...... 布桐的执行力向来很强,第二天起床,便开始准备。

  “桐桐,你和厉总放心去吧,反正西临要在家静养,我也要安心养胎,不能跟你们一起去了,我来负责照顾爷爷和孩子。”

  唐诗在一旁道,“要不是因为之前要去找药王,你们上个月就该出发了。”

  布桐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开口道,“我就是知道你们能帮我照顾好这个家,才决定这个时候去的,我中途肯定会回来的,因为去气候不错的地方时,我会带温故知新一起去。”

  “桐桐,这趟旅行一直是你的梦想,所以你好好玩。”

  “肯定会的。”

  两个人正聊着天,唐诗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划开接听,“你好。”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唐诗的脸色有点不好看,淡淡地开口道,“随他去吧,我没意见......对,只要他没什么过分的举动,不用通知我......嗯,再见。”

  “诗爷,谁啊?”

  布桐问道。

  “墓园的工作人员,说叶文齐又要去看我妈,征求我的意见。”

  “......你答应了?”

  唐诗淡声开口道,“没什么答不答应的,毕竟墓园是公众场合,又不是我开的,再说了,就算我不答应,他也会想办法进去的,我不想再跟这个人有交集,随他去吧。”

  布桐看破不说破,“嗯,你说得有道理。”

  她自然知道唐诗有点心软了,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桐桐,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铁石心肠?”

  唐诗自嘲一笑,“我知道大家都是这么想的,觉得他在我妈妈墓碑前吃安眠药自杀很感人肺腑,觉得我不该对他这么绝情。

  可是我不觉得他这么做,就能弥补什么,我没想过要他死,因为就算他死,也无法挽回什么了。”

  布桐停下手中整理衣服的动作,走到她面前,“诗爷,我理解你的心情,在这件事情上,我是旁观者,我心疼你,也有点心疼叶文齐,但我肯定还是向着你的。

  或许我跟你是有一样的感受的,你忘了我母亲了吗?

  无论她对我做过什么,在我心里,其实还是希望她能在这个世界的另外一个地方,好好地生活。

  只能说,这辈子缘分不够,虽然有幸成为母女,却无法相亲相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