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60章 厉总来接你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这个叫“盘丝洞”的群里是布桐的一些女性朋友,都是上流社会的一些千金小姐,年纪跟她相仿。

  能跟布桐成为朋友的,家底都清白,大多数跟布家还是熟识的,彼此知根知底。

  布桐一到,先是去打了招呼,在场的大多数都是女人,只有四五个男人,有两个是布桐打小就认识的,算得上是半个青梅竹马。

  寒暄了一番后,别墅的主人郭媛便把布桐拉到了角落,关切地问道,“布桐,真的跟你们家厉总吵架啦?”

  郭家跟布家是世交,郭媛的爸爸跟布桐的爸爸是朋友,布桐跟郭媛小时候也算是比较玩得来的朋友,只不过后来布桐的爸爸去世,两家的来往逐渐少了,加上现在长大了,平时见面少之又少。

  “夫妻之间都有磨合的,只不过这次比较严重而已。”

  布桐轻描淡写的道。

  “你得了吧,你们家厉总有多疼你,大家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我妈每每催婚都要把你和厉总拿出来说上一说,非要我也找个像厉总这样的,你说我上哪找去?”

  郭媛苦恼的道。

  布桐笑笑,“缘分来了总会遇见的,你别心急。”

  “我不急,急的是我爸妈,大家都可羡慕你了,所以你千万不能作,厉总这么好的老公你要是不珍惜,小心遭天谴啊姐妹。”

  布桐:“......” “你怎么不向着我,反而向着厉景琛啊?”

  “因为我觉得你们两个如果吵架,肯定是你不对。”

  “......”布桐彻底无语,“不说这个了,有吃的吗?

  我没吃晚饭,饿了。”

  “我也没吃呢,正准备点外卖,你想吃什么,我来点。”

  “我都行。”

  两个人一边等外卖一边聊天,吃饱了之后,便加入到轰趴中。

  布桐难得出来玩,很快加入到游戏中,喝了不少酒。

  “布桐,你来了之后气氛可嗨多了,来,我们继续。”

  “不行了,”布桐有点难受,“刚刚喝太猛了,你们先喝,我去下洗手间。”

  “需要我陪你吗?”

  郭媛问道。

  “不用,又不是找不到,你们喝。”

  布桐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发现原本正在喝酒玩游戏的人群变得安静如鸡,害得她差点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

  定睛一看,一个高大挺拔的背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客厅。

  “布桐,”郭媛朝她使着眼色,“你们家厉总给我们送酒来了。”

  厉景琛转过身,看见脸蛋通红的布桐正看着他,双眼里带着几分迷离,明显的醉意。

  “你怎么来了?”

  布桐敛了敛思绪,走上前。

  “知道你们在这里聚会,我送点红酒过来。”

  厉景琛温柔地看着她。

  布桐笑笑,“难不成郭媛是连红酒都请不起了吗?”

  “布桐,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厉总带来的都是好酒,这一箱酒起码上千万,我还真请不起。”

  郭媛急忙打圆场,“厉总,谢谢你的酒,布桐喝得有点多了,要不你还是带她回家休息吧。”

  布桐:“......” “你不是说我可以住在这里,想住多久住多久的吗?”

  “......我那是为了让你开心才说的,厉总都亲自来接你了,你当然要回家了,布桐,有话回家慢慢说,别耍小孩子脾气。”

  布桐满头黑线,“合着一箱酒就把你们收买了?”

  “不,收买我根本用不着一箱酒,一瓶就够了,”郭媛推着布桐往外走,“快回去吧,回头再联系啊。”

  布桐就这么惨兮兮地被赶走了,连包都是厉景琛帮她拿出来的。

  晚风一吹,布桐的醉意消散几分,刚要上车,突然被人从背后搂住,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包裹住她。

  男人的吻落在她的耳边,酥酥麻麻的,“老婆,不生气了,我们回家,嗯?”

  “我不想回家。”

  布桐闷闷的道。

  “那我陪你出去走走,你想去云端国际,还是想去坐摩天轮?”

  “我就想一个人待着,不要你陪。”

  “不许再闹了,不然我真的要生气了。”

  “你生你的气,我们互不干涉。”

  布桐说着,便要推开他的手,却被男人直接握住双肩转过身去,下一秒,炙热的吻落在她的唇瓣上。

  布桐觉得自己太不争气了,明明决定要用冷态度让厉景琛改变主意的,可是他这么一吻她,她原本坚定的心,立刻就方寸大乱了。

  布桐既没有回应,也没有推开他,心乱如麻。

  厉景琛吻了一会儿,便松开了她,哑声道,“老婆,不生气了,你很久没去云端国际了,今天能看星星,我陪你去转转。”

  布桐没说话,厉景琛直接牵着她的手上了车。

  ...... 来到云端国际的时候,星光正好。

  屋里没开灯,全透明屋顶的设计,让星光足以照亮整个屋子。

  布桐拿了一瓶红酒,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里看着满天星光,一边喝一边开口道,“你走了之后,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这么美的星空,珍惜当下,好好看吧。”

  厉景琛走到她面前蹲了下来,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老婆,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重要的,我怎么舍得丢下你,我跟你保证,我一定回来。”

  “没有人可以保证,包括你,这是战争,不是过家家,”布桐觉得此刻的自己格外清醒,“从我们结婚到现在,你几次死里逃生,可是景琛,没有人能一直幸运下去,好运早晚会有用完的一天的,如果这次刚好用完了呢?

  生命中有所为有所不为,像是上次我们为西临找药王,是我们必须要做的,因为西临是我们的朋友,更因为诗爷曾经不顾生命安危帮我们救回了女儿,我们需要报恩。

  可是这一次,我们可以等科研团队研究出应对病毒的解药,把解药提供给他们,那些在外维和的人,我们可以想办法安排飞机把他们接回来,我相信总会有办法的。”

  “那布家的声誉呢?”

  厉景琛看着她,“既然那个人就是想引我去,他就不会善罢甘休,万一事情继续发酵下去,他又想出别的办法对付我们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