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67章 现在就有事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467章 现在就有事

  厉景琛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没等他开口,耳边便传来布桐惊喜的声音,“老公,你醒啦?”

  “这是在哪里?”厉景琛头痛欲裂。

  “我们回帝都了,这是在医院呢,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叫医生来。”

  “头有点疼,”厉景琛蹙眉,“老婆,你先把灯开起来。”

  布桐愣住,现在是白天,病房里明明一片光明......

  她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男人,猛然反应过来,急忙按下了床头的呼叫铃。

  没一会儿,医生便走了进来,为厉景琛例行检查。

  “医生,”布桐紧张地开口道,“我先生他好像看不见了。”

  厉景琛眉心一蹙,“什么叫我看不见了?”

  “老公,现在是白天。”布桐紧紧握着他的手,“你别激动,先让医生帮你检查,好不好?”

  厉景琛冷静了下来,“好。”

  检查结果显示,厉景琛因为爆炸伤到了头部,里面的血块压迫了视网膜神经,由于危险系数大,没办法做手术,只能等淤血散去,才有机会复明。

  厉景琛的心情差到了极致,冷着一张脸躺在病床上,一声不吭。

  良久,他才觉得耳边有点不正常,开口问道,“布桐,你在吗?”

  “我在的。”布桐一直坐在他身边,只是他不想说话,她也不打扰。

  她想哭,但是哭不出来,而且现在,眼泪是最没用的东西了。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厉景琛扬起一个笑容,“对了,小丁没事吧?还有宋迟,有没有受伤。”

  “他们都没事,还好蒙放制作的炸弹威力不是很大,不然后果会更严重,”布桐握住他的手,“对不起,是我拖累你了。”

  当时厉景琛完全可以自己躲开的,是为了救她,才伤成这样。

  “我们之间如果说拖累这种话,我就真的要生气了,”厉景琛抬手找到她的脸,带着薄茧的指腹在上面轻轻摩挲着,“我刚刚只是心情不好,没有后悔的意思,只要你没事就好。”

  “嗯,我不说了,老公你放心,我们有药王,他一定有办法能让你复明的,更何况刚刚医生说了,这样的情况再医学上很常见,复明的概率很大的,我会一直陪着你,当你的眼睛。”

  “好。”

  ......

  厉景琛在医院休养了一个星期,身体恢复了之后,便出院回了家。

  小月牙不知道爹地妈咪早就回帝都了,看见他们回家,原本很高兴的,但是知道爹地的眼睛看不见之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爹地瞎了呜呜呜......爹地再也看不见漂酿的月牙儿了呜呜呜......”

  厉知新见姐姐在哭,虽然不知道她在哭什么,但是眼睛一闭嘴巴一张,也跟着哭了出来。

  场面一片混乱,只有厉温故淡定地坐在一旁看着他们哭,酷似厉景琛的小脸上还有一丝嫌弃。

  布桐上前把小月牙抱到了厉景琛腿上,再把厉知新抱了起来,“不要哭了,会吵到爸爸的,耀爷爷会把爸爸医治好的。”

  “真的吗?”小月牙艰难地止住了哭声,小手摸了摸厉景琛的脸,“爹地,你痛不痛啊?”

  厉景琛温柔地笑着,“爹地不痛,小月牙以后要乖,这样爹地就能少为你操点心了。”

  “知道了爹地,月牙儿乖乖的。”

  药王给厉景琛把了脉,给他开了活血化瘀的中药,厉景琛每天只能在家待着。

  集团的工作需要人处理,布桐便承担了下来,在家陪了厉景琛两天后,去了云端国际办公。

  房间是厉景琛最熟悉的地方,他基本不用人照顾,就能正常生活,只是出了房间,就需要人搀扶。

  布桐安排了两个保镖在房间门口守着,还叮嘱了萧愈时不时去房间问问厉景琛需不需要帮助,自己更是一有空的时候就给厉景琛打视频电话。

  厉景琛心态很好,每天在家按时喝药,布桐开会的时候,他会打开电脑通过视频来参加会议。

  失明对他的影响似乎不大,就连健身都没落下。

  布桐每天早上送孩子上学,然后去上班,晚上下班再去把孩子接回家来,比起之前,像是跟厉景琛互换了位置。

  虽然忙碌,但是布桐基本只在饭后陪孩子玩一会儿,剩下的时间都是陪厉景琛。

  她最怕的,就是厉景琛白天在家会胡思乱想,只能晚上多陪陪他,转移他的注意力。

  晚上,布桐放好洗澡水,一边去衣帽间帮厉景琛拿睡衣,一边开口道,“老公,我扶你去洗澡吧。”

  “好。”

  厉景琛能自己去浴室,但是格外享受被布桐照顾的感觉,任由她扶着。

  布桐把厉景琛扶到浴缸边,踮起脚尖在他菲薄的唇上蜻蜓点水般地亲了一下,“你自己脱衣服自己洗,我不会趁着你看不见占你便宜的,记住,最起码要泡半个小时,医生说了,泡澡可以促进血液循环,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布桐刚要转身离开,却被男人抓住了手臂。

  “怎么了?”布桐温柔地看着他,“有事情就叫我,我就在外面,不会离开的。”

  “现在就有事,”男人嘴角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老婆希望我的血液循环更快一点的话,还有别的办法。”

  布桐:“......”

  她早已是人妻,对夫妻之间的那点事,已经不是小白了,所以一听就听出了其中的意思。

  “厉景琛,”布桐歪了歪脑袋,打趣道,“我发现你这个人挺有意思的,眼睛都失明了,还忘不了那档子事。”

  “眼睛失明跟履行夫妻义务有关系?”厉景琛反问道,“反正我现在闲在家里也没有别的事情,白天一整天都在盼望着晚上你回来能做点什么,你说怎么办吧。”

  布桐:“......”

  “凉拌,在浴缸里不方便,你头上的伤刚好,万一磕着碰着了就不好了。”布桐推开他的手,“你听话的话,一会儿我看看有没有兴致,但是如果你不听话,我就去跟小月牙睡。”

  厉景琛松开他,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唉,欺负瞎子,算什么英雄好汉......”

  布桐强忍着笑意,“我本来就不是英雄好汉啊,我是女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没听说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