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73章 你心情不好啊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叶文齐看上去消瘦了很多,比起布桐在拉斯维加斯初见他时,可以说是判若两人。

  “我爸天天去墓园,风吹日晒雨淋的,能不憔悴吗?”

  叶燃无奈的道,“布桐,你帮我劝劝我爸吧,我是真劝不动他,他这副样子,折磨的不还是我这个当儿子的吗?”

  “叶燃,你少说两句,”叶文齐看了自家儿子一眼,“我活到这把岁数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叶燃嘴角抽了抽,没再说话。

  布桐微笑道,“叶总,自从上次我爷爷去医院探望过你之后,我相信你一定想通了很多事情,我也知道你自从出院之后,每天都去墓园探望唐妈妈。”

  叶文齐无声叹息,“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苟延残喘地活着,是想替颖涵守护好诗诗,我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可做,每天就想去陪着颖涵。”

  “叶总能为了诗爷选择比死更难的一条路去走,我相信诗爷总有一天能明白你的一片苦心的。”

  布桐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放在叶文齐面前,“这是外婆,也就是唐老夫人让我转交给你的。”

  叶文齐一愣,颤抖的手去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日记本,还有一个相框,里面是唐颖涵的照片。

  “外婆说,这是唐妈妈生前留在家里的东西,日记本里面写的全是关于你的事情,现在交给你,让你留一个念想,外婆还说,她和外公都原谅你了,叫你别每天去墓园待着了,保重身体要紧。”

  叶文齐呼吸急促,眼泪不受控制地砸落下来,缓缓取出相框,指尖抚摸着上面的照片。

  “叶总,我知道你对唐妈妈情深义重,逝者已矣,你还是应该多珍重才是,既然决定活下去,就要好好活着,你没有机会当一个好丈夫了,最起码,还有机会,给诗爷父爱,不是吗?”

  “我知道,我知道......”叶文齐将照片紧紧放在胸前,泣不成声,“我会努力求得诗诗的原谅的,我会努力弥补自己对她的亏欠,至于欠颖涵的,我这辈子没机会了,下辈子,下辈子我一定好好补偿她......” 布桐看着他这副模样,也跟着难受了起来,鼻子酸酸的,“叶总能这么想,相信唐妈妈在天有灵,也会感到欣慰的。”

  “爸,您别哭了,我以后都听话,再也不在外面乱来了。”

  叶燃保证道。

  叶文齐擦了擦眼泪,把照片收好,“我不哭,不好意思啊厉太太,让你见笑了。”

  “没关系,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可以随时联系我,如果有什么话想要我转达给诗爷,我也可以帮忙的。”

  “我哪里敢跟诗诗说话啊,倒是我给她肚子里的孩子准备了礼物,回头你可以帮我转交给她吗?

  但是千万别说是我准备的,免得她生气。”

  “当然没问题。”

  ...... 午餐过后,布桐便起身告别,回云端国际。

  走出餐厅,布桐不想上车,对身旁的钱进道,“这里离集团只隔了一条街,我们走回去吧。”

  “行啊小姐,但是你还是把墨镜戴上吧,不然又要引起围观了。”

  “嗯。”

  布桐今天穿了一件深色的毛呢连衣裙,脚上配的是平底靴,走路不累。

  一路上,布桐一不发,钱进很快看出她不对劲,“小姐,你心情不好啊?”

  布桐淡淡一笑,“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叶文齐,突然想起爸爸了。”

  “......”钱进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还以为你是因为姑爷心情不好,没想到是因为这个......” “连耀叔都说,景琛复明的机会很大,没什么好担心的,就是他心情一直不是很好,所以不愿意出去见人,我每天要上班,白天陪不了他。”

  “再过一阵子,小月牙就放寒假了,到时候小月牙可以陪。”

  “嗯,也是。”

  “小姐也不要太想念爸爸了,小姐过得开心,才是对爸爸最好的回馈。”

  “钱进,你越来越会说话了,”布桐打趣道,“果然婚后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

  钱进挑眉,“我一直都很会说话的好不好,这些年跟在你身边,情商都提高了呢。”

  “得了吧,我看是小丁提高了你的情商,对了,这几天怎么没看见小丁啊?

  她之前可是天天给你送午饭来的。”

  “我妈妈身体有点不舒服,小丁去照顾她了。”

  “怎么了?”

  布桐急忙问道,“没事吧?”

  “没什么大事,不然我早请假了,还会在这里吗?

  老人家年纪大了,就是会有很多小毛病的。”

  “还是要让二老注意身体,之前我不是让吴妈给你爸妈拿了营养品,他们有按时吃吗?”

  “有的小姐,那些都是老首长吃的,他们两个都舍不得吃呢。”

  布桐嫌弃地摇头,“这就说明你这个当儿子的没跟他们沟通好,他们健康难道不是最重要的吗?

  营养品是景琛在爷爷醒来后专门让人给爷爷研究调养身体的,很适合亚洲人的体质,而且一直在改良,你爸妈可以服用的,叫他们别省,都是自己家的东西。”

  “我知道了,谢谢小姐。”

  “去,跟我还这么客气。”

  ...... 午后,原本就有些阴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暴雨,给这个初冬增添了一抹寒意。

  孔忆慈收拾好东西,跟工作人员打了招呼,正准备离开,眼角的余光,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看画。

  孔忆慈停下脚步,走上前去,“唐总?”

  唐斯年转过头来,看见孔忆慈,微笑着打招呼,“孔小姐。”

  “你怎么在这里?”

  “我路过,没想到突然下雨了,进来躲雨,没想到里面别有洞天,”唐斯年猛然想起了什么,“这是你的工作室?”

  “是啊。”

  “真是巧,”唐斯年笑着指了指墙上的画,“那可否破个例,把这幅非卖品卖给我呢?”

  孔忆慈看了一眼画,微笑着问道,“你买这幅画,是要送给诗爷的?”

  唐斯年诧异,“你怎么知道?”

  “不难猜,我画的是木马,很适合送给诗爷肚子里的小宝宝,只是唐总,这幅画是我准备送给诗爷的,所以是非卖品,我画好之后挂出来展示两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