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79章 你要走了对吗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江咏仪缓缓转过身来,脸上挂着一丝不自然的笑容,轻声道,“我就是来看一眼,没想坐下参加婚礼......” “你别紧张,我没别的意思,今天是择一最重要的日子,我想他会希望你出席的,所以你不用顾虑我,进去吧。”

  布桐说完,便转身先往里走去。

  “桐桐!”

  江咏仪突然叫住了她,“其实择一早就跟我说过,我不用来参加婚礼的,我今天来,除了想看看他,还想.......还想看看你...... 我看到你的孩子们都非常可爱,我为你感到高兴,我以后不会再出现,不会来打扰你的生活了,你放心。”

  布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胸口闷得发慌,难受得透不过气来。

  她深呼吸一口气,转过身去,面无表情地看着江咏仪,“有些话放在心里就行了,说出来反而欲盖弥彰了,不是吗?

  你说你想来看看我,无非就是在某天午夜梦回的时候,良心不安了,你看到我现在过得很好,心里就会舒服了。”

  “对不起......”江咏仪无以对。

  “没什么对不起的,母女一场,你如果能爱我,是我的福气和运气,你抛弃我,只能代表我无福,这辈子得不到母爱而已,”布桐淡淡一笑,“现在我也是一个母亲了,每天看着我的孩子,我都会提醒自己,我得不到的,不能让我的孩子也失去,所以我很努力地当好一个母亲。

  至于你,我不会逃避自己想起你,因为我身上流着你的血,但是想起你的时候,我已经没有怨恨了,我们各自安好吧,希望下辈子,不要再遇上,更不要成为血脉相连的亲人,因为这一世,已经够残忍了。”

  江咏仪泪流满面,无语凝噎。

  布桐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进了宴会厅。

  婚礼已经进入了尾声,台上的江择一和黎晚愉正在来宾的欢呼声中拥吻,气氛达到了最高点。

  布桐远远地站着,怎么也抑制不住心底的情绪,失声痛哭了起来,可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而哭...... ...... 第二天一早,江择一和黎晚愉便出发去度蜜月。

  小月牙羡慕不已,但是她很快就要上学了,根本不能出去玩。

  unusual集团也开始正式上班,布桐要去露个面开个会,吃完早餐后便去了云端国际。

  会开到一半,沈彦敲门进来询问,“太太,午饭您是要在这里吃还是回家吃?”

  布桐看了看手上的腕表,“都这个点了,的确该考虑午饭了,中午我请客,你们选地方吧。”

  “太太请客是我们的荣幸啊,吃什么都是一样的,员工食堂也不错。”

  “是啊,太太平时难得跟我们一起吃饭,吃什么都行。”

  布桐笑着道,“说得好像我有多难相处似的,对了,择一的喜糖我带来了,晚点发下去,大家一起沾沾喜气。”

  “谢谢太太。”

  布桐转头望向沈彦,“那就不用麻烦了,在食堂随便吃点吧。”

  “好的,太太。”

  沈彦转身出去安排,布桐刚想继续开会,放在手边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是星月湾打来的电话,担心是有什么急事,便接了起来。

  对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布桐的脸色倏地一下变得惨白,说了句“我马上回来”,便匆忙起身往外跑去。

  “太太这是怎么了?

  这么着急忙慌的,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不知道啊,不过看样子可能真的出事了......” 司机一路以最快的速度送布桐回了星月湾,一进屋,布桐连鞋都来不及换,直接跑进了屋,看见前男友正躺在地上,所有人都围着它,小月牙在哭个不停。

  “路医生,怎么样了?”

  布桐颤抖着问道。

  路医生是家里的兽医,从布家开始,已经干了十多年了。

  “对不起小姐,我尽力了。”

  路医生难过地开口道。

  “怎么可能呢?”

  布桐的眼泪簌簌砸落下来,“它的身体一直很好的,怎么这么突然?”

  “小姐知道,狗狗的寿命跟人类是没办法比的,德牧的寿命一般是10到12岁,而前男友今年14岁了,说明它被照顾得很好,但凡事总有个极限,前男友也算是寿终正寝了,它撑着最后一口气,应该就是为了等小姐回来,您快陪陪它吧。”

  布桐艰难地蹲下身来,把前男友抱在怀里,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前男友......”布桐哭着叫它,“我回来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前男友努力睁开眼睛,原本一双有神的眼睛,已经失去了平日里的光彩,正脆弱地看着布桐,轻声呜咽着。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你都十四岁了,我还记得爷爷把你带回家来的那年,你还是很小很小的一只......”布桐轻轻摸着它身上的毛发,努力扬起笑容,“与其说是我把你养大,不如说是你陪着我长大,你看着我工作、结婚、生子,这些年,我走到哪里,你就跟到哪里,我人生的每一个重要阶段,你从来没有缺席过,就像天使一样守护在我身边。

  现在,你要走了对吗?

  你要离开我,去天堂陪我爸爸了......其实我知道,你终有一天会离开我的,所以这两年,我一直很担心你会走,每天看着你活蹦乱跳的,我就觉得很开心,可是你终究还是撑不下去了......” 前男友像是听懂了,眼里流出了眼泪,痛苦地抽搐了起来。

  “前男友......”布桐紧紧抱着它,哭着道,“我知道你很痛苦,你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照顾好爷爷,照顾好孩子,我们会一直一直想你,不会忘记你的,你去吧,去吧......” 前男友呜咽了两声,突然停止了抽搐,缓缓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动弹。

  “妈咪!”

  小月牙哭着抱住布桐,“前男友怎么了?

  你快让医生叔叔给它打针针,让它起来陪月牙儿玩......” 布桐不知道该怎么让孩子明白死亡的定义,连她都接受不了,孩子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唉......”布老爷子长叹了一口气,擦了擦眼角的泪。

  所有人都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厉景琛坐在沙发上,耳边是不绝于耳的哭声,放肆的,压抑的。

  他闭上双眸,压下眼底的悲伤,想要起身去安慰布桐,一睁开眼,原本漆黑的世界,突然有了一丝微弱的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