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82章 小叶子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一上车,布桐就靠在厉景琛的怀里打了个哈欠,“老公,我困了。”

  厉景琛笑着抱住她,“刚刚不是还在外婆面前逞能说不困吗?”

  “刚刚是真的不困,这会儿突然觉得好困。”

  “那你睡吧,到家了如果没醒,我抱你回房。”

  “好。”

  布桐一觉醒来,天已经黑了,起床洗漱下楼,小月牙便兴奋地跑了过来,“妈咪,干妈生妹妹啦?”

  “是啊,等周末的时候,妈咪带你们去看妹妹。”

  “妹妹不肥家吗?

  这样月牙儿就能每天跟她玩啦。”

  “妹妹最近一个月不回家。”

  唐诗怕麻烦,就在外面找了月子中心坐月子。

  “那好吧,月牙儿带妈咪去吃饭饭吧。”

  布老爷子很高兴,还开了瓶红酒庆祝,“我下午去医院看过了,那孩子长得真好,白白净净的,像西临也像诗诗,像咱们家的宝贝们一样,全都挑爸爸妈妈的优点长的。”

  布桐挑眉,“爷爷,不好意思啊,我跟景琛的长相根本就没有缺点,所以我们两个生的孩子,即使野蛮生长,也不会长歪。”

  布老爷子哈哈大笑,“行,我们桐桐就是有自信,至于其他人嘛......”他的眼睛在桌上转了一圈,“爷爷也不催,你们自己看着办。”

  黎晚愉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自己还有钱进,急忙出声道,“表爷爷,我有在努力哦,你多催催钱进吧,他结婚可比我们早。”

  正在埋头吃饭的钱进茫然地抬起头,“怎么又绕到我身上来了?

  说得我和小丁就没有努力似的。”

  布老爷子笑得脸上都起了褶子,“行了,我说了,不催你们,反正陆陆续续的都会有的。”

  “好,那就举杯,庆祝我们星月湾又添了一员。”

  “干杯。”

  ...... 唐诗的月子坐得还算是省心,虽然唐老夫人和连蔓云有自己的一套育儿方法,但是一切最终还是按照月子中心的科学方法来。

  除了一件事情挺让人头疼的,那就是小公主的名字迟迟没有定下来。

  从查出孩子性别开始,几个人就开始想名字,列出了一大堆,却总觉得不满意。

  慕西临看着床上的唐诗,微笑道,“别翻什么诗经了,就叫念涵吧。”

  唐诗一愣,自然知道是哪两个字。

  念涵,思念颖涵。

  唐诗眼睛酸酸的,“西临,谢谢你。”

  慕西临擦去她眼角的泪,“谢什么,你的妈妈是我的岳母,这辈子我没有机会见到她,就借着女儿,一直思念下去吧。”

  唐老爷子没说话,倒是唐老夫人,照顾到了连蔓云的情绪,“蔓云,你如不喜欢这个名字,咱们就换。”

  连蔓云摆摆手,“嗨,说得我有多小气似的,我要是真换了,还配当孩子的奶奶嘛?

  就叫念涵!”

  连蔓云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很多事情都慢慢看开了,她现在的生活,好像比在云城的时候充实了很多很多,也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对唐诗这个最初排斥到后面不得不妥协接受、再到现在真心喜欢上的儿媳妇,也有了不一样的感情。

  这种感情很奇妙,明明是很讨厌的人,从未想着能成为一家人,现在却是打心眼里关心爱护她。

  不单单是因为唐诗生下了慕家的孩子,更是因为唐诗这个人,值得她疼爱。

  她这辈子没生过属于自己的孩子,到现在这个年纪,慕西临和唐诗对她的孝顺,让她有了亲情的感觉。

  加上现在家里还添了小念涵,以后的生活只会越来越充实美满。

  有了大名,慕西临还想起个小名,便把决定权交给了唐诗。

  “早就想好了,”唐诗看着躺在一旁睡得正香的女儿,平静地开口道,“就叫小叶子吧。”

  “小叶子?

  那不是和叶文......”连蔓云的话没说完,便咽了下去,“额,诗诗啊,是这样的吧?”

  “是,”唐诗微笑道,“我觉得我妈妈会希望我改姓,但是我已经决定了,我这辈子就姓唐,所以女儿的小名叫小叶子,当补偿他吧。”

  “诗诗,你说早就想好了,是什么时候?”

  唐老爷子问道。

  “什么时候想通的不知道,但是这个小名,是这几天想的。”

  或许是孩子出生那天,突然觉得有个外公疼孩子也不错。

  小叶子已经没有外婆了,她不能剥夺她拥有外公的权利。

  唐老爷子点点头,“好,就叫小叶子。”

  ...... 叶文齐是在晚上的时候,从布桐那里得知这件事情的,知道的时候,他手一抖,手中的茶杯应声落地,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叶总,诗爷虽然没说原谅你,但是现在看来,她没打算割断你和小叶子之间的牵连,这是好事。”

  布桐在电话那端道。

  “谢谢你,厉太太。”

  “我早就说了,诗爷这个人,嘴硬心软,她出月子之后会在星月湾给小叶子办满月酒,回头我去探一下她的口风,看看能不能邀请你。”

  “好,真的谢谢......” “那先这样,再见。”

  “再见。”

  叶文齐挂上电话,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泪流满面。

  “爸,您别哭啊,诗姐这也太好了吧,还管宝宝叫小叶子,那我是不是就是小叶子的舅舅了?

  您说,她会跟我亲吗?”

  叶燃期待地问道。

  慕东臣瞪他一眼,“怎么哪里都有你。”

  “我说的是事实,我本来就是小叶子的舅舅!”

  叶燃争辩道,“我懒得跟你这种孤家寡人说话,我要去给小叶子准备礼物,没准诗姐会邀请我和爸爸去参加满月酒呢,但是我敢肯定的是,她邀请谁也不会邀请你!哼!”

  慕东臣懒得搭理他,望向叶文齐,道,“叶叔,您别难过了,唐诗还算有点良心,您该高兴。”

  “本来就是我对不起她,她不原谅我是应该的,但是现在她能这样对我,我真的死而无憾了......” “什么死不死的,到现在您如果还想着死,就太对不起所有人了,您要长命百岁,看着小叶子长大。”

  “是,没错,”叶文齐擦了擦眼泪,道,“我也要去给小月牙准备礼物,满月可是大日子,要准备更隆重的礼物才是。”

  “嗯。”

  慕东臣看着叶文齐和叶燃一个比一个激动,脸上突然闪过几分落寞,但很快,便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