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85章 新新次漏漏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唐诗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叶子,“你看,女儿都嫌害臊,闭上眼睛了。”

  “人家只是困了而已。”

  小叶子喝啊喝,没一会儿,便停下了嘴里的动作,慢慢睡着了。

  唐诗把她放回到婴儿床上,刚给她盖好被子,就被慕西临一把抱住。

  “诗诗,我也饿......”男人厚脸皮地撒着娇。

  唐诗哭笑不得,“别闹了,医生说了,我的身体得尽量调养好,这样才有机会怀上二胎,你忍一忍,过两个月再说,好吗?”

  她也没想多生,就是想争取再生一个,无论是男是女都好,两个孩子作伴,总比一个人强。

  “......”要不是忍无可忍,慕西临怎么会这么粘人,他转过她的肩膀,“那你亲亲我。”

  唐诗蹙眉,“你每次亲着亲着就乱来。”

  “我难受......” 唐诗无奈地摇摇头,“好吧,但是现在不许闹,晚上再想办法补偿你。”

  慕西临两眼放光,“你说的?”

  “我说的,”唐诗翻了个白眼,“就知道撒娇粘人,你除了这招还会别的吗?”

  慕西临笑出声,“不需要别的,你最吃的不就是这套吗?”

  唐诗既无奈又感到甜蜜,“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去厨房看看,让他们多准备几个菜,还有,桐桐说了,叫我们去她那边拿几瓶好酒晚上喝,今天高兴,晚上允许你喝两杯。”

  “真的?”

  慕西临差点没感动得哭出来,“我已经很久没碰酒精了,今天待客喝的都是白开水。”

  “知道你馋了,但是要克制着点,不能多喝的。”

  “明白,我晚上还要给女儿换尿布的,不能喝醉。”

  唐诗笑了笑,脸上洋溢着幸福。

  她知道厉景琛是个很好很好的丈夫和父亲,有他当楷模,星月湾的其他男人恐怕都很难超越。

  但是她从来没有拿自己家的慕西临去跟别人比过,结婚过日子这件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慕西临很好,无需跟任何人比较。

  原本为了让他好好调养身体,唐诗想要分房睡的,毕竟小叶子的作息不定时,晚上要醒好几次,不是饿了就是尿了。

  但是慕西临不肯让女佣照顾老婆孩子,非要自己陪着,晚上小叶子一哭,慕西临醒得比唐诗快,起来给她换尿布,把她抱到唐诗怀里喝奶,每天晚上都要折腾好几次。

  虽然累,但是他乐在其中,每天都很开心,加上他经过药王的调理,身体的确好了不少,唐诗也就随他去了。

  唐诗踮起脚尖亲了一下他的脸颊,“这阵子辛苦你了。”

  慕西临捧着她的脸,“你为我生孩子才辛苦,是我让你遭罪了。”

  “我甘之如饴,”唐诗温柔的道,“你去吧,我在这陪着孩子,晚上再陪你。”

  “好。”

  ...... 晚餐的餐桌上,是叶文齐今天第一次离唐诗这么近。

  两个人坐在斜对面,算是抬头就能看见的那种。

  慕西临站起身,举起酒杯招呼道,“都是自己家的人,我就不说客套话了,酒是布桐友情赞助的好酒,我已经跟布桐说好了,今天管够,大家想怎么喝怎么喝。”

  大家在星月湾,什么好酒没喝过,自然习以为常,倒是叶燃,忍不住夸赞道,“布桐,这不是法国一个名酒庄91年产的红酒吗?

  那年产量特别少,现在就算有钱,在市面上都买不到这款酒了。”

  “还是叶公子识货,这个酒庄是我们家老大的。”

  宋迟开口介绍道。

  叶燃:“......”好吧,他争不过厉景琛,是有原因的。

  好气哦,他要多喝点酒安抚自己的颓败。

  “叶公子,就算你买不到,也不能这样当水喝吧?”

  宋迟嘴角抽搐。

  “我姐夫都说了,想怎么喝怎么喝。”

  叶燃理直气壮。

  唐诗听到叶燃对慕西临的称呼,愣了一下,但是没说什么。

  叶文齐一直在悄悄观察着唐诗的反应,见她没有生气,在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

  “麻麻,漏漏,要漏漏......”厉知新坐在儿童餐椅上,亮晶晶的双眼盯着桌上的一盘红烧肉。

  “只能吃一小块,而且要跟蔬菜一起吃。”

  布桐跟他商量道。

  厉知新的眉头皱得紧紧的,“要漏漏,不要菜菜......” “不行的,你看哥哥多听话,妈妈给他夹什么他就吃什么,没有哪个小朋友像你一样,只吃肉不吃菜的。”

  布桐坚持。

  厉知新都快哭了,灵机一动,转头望向小月牙,撒娇道,“洁洁,新新次漏漏......” 小月牙看了他一眼,毫不留情的道,“妈咪说得对!”

  厉知新:“......” 小胖纸眼睛一闭,嘴巴一张,放声痛哭。

  吴妈急忙上前把他抱去客厅哄,免得打扰大家吃饭。

  “厉太太,还是把孩子抱回来吧,这个年纪挑食也是正常的。”

  叶文齐温和地开口道。

  布桐微笑,“叶总不用担心,他就是不饿,等会儿饿了什么都吃得下,让他去玩一会儿也好。”

  叶文齐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抚养一个孩子哪里是这么容易的,当初我养西临就够呛了,布桐现在要养这么多个,当然更辛苦,当爸妈真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连蔓云感慨道。

  慕西临看了她一眼,“妈,吃还堵不上你的嘴是吧?

  少说两句。”

  连蔓云一脸无辜,“我说的是实话啊,没说错啊。”

  她一转头,便看见叶文齐脸色不太好,这才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捂住嘴巴,“不好意思啊,我没别的意思。”

  “没事,”叶文齐扯了扯嘴角,“本来就是我不好,我没尽过一天当父亲的责任。”

  唐诗拿着筷子的手攥得紧紧的,唇角紧抿着,挣扎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放下了筷子,起身道,“小叶子可能醒了,我去看看。”

  话落,便直接离开了餐厅。

  叶文齐一脸痛色。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去把诗诗劝回来。”

  连蔓云急忙道。

  “妈,你别捣乱了行不行?”

  慕西临都有点生气了,“你说话的时候注意分寸,好好的一顿饭被你搞成这样,满意了?”

  连蔓云委屈极了,“我也不是故意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