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86章 我没有生气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你的确不是故意的,你就是没心没肺,”慕西临也懒得跟她争辩,“行了你吃你的吧。”

  “我去吧,”布桐起身道,“我去看看。”

  “谢谢你,厉太太。”

  叶文齐感激地看着她。

  布桐点了点头,很快离开。

  ...... 小叶子是开饭前喝饱了刚睡着的,根本没这么快醒,唐诗也只是找个托词想离开而已。

  布桐敲了敲门后走了进去,唐诗转头,冲她笑了笑,“桐桐,你怎么来了?”

  “女主人都负气而去了,我们这些客人怎么可能还吃得下啊?”

  布桐笑着打趣道。

  “我没有生气,就是心里堵得慌,想透口气而已。”

  唐诗解释道。

  布桐走上前,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熟睡的小叶子,嘴角情不自禁地扬起笑容。

  “桐桐,你别管我了,快下去吃饭吧,帮我招呼一下他们。”

  “我知道你心里会很矛盾,”布桐看着她,缓声道,“你想放下,想原谅他,可就是会情不自禁想起唐妈妈和她曾经受过的那些苦,对吗?”

  唐诗点点头,“对,桐桐,我努力过了,很难做到。”

  布桐握着她的手,“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要你接受,的确难为你了,我也知道你一直在努力接受,诗爷,你没错,也没有人逼你,你更不要自己逼自己。”

  “谢谢你,桐桐。”

  布桐弯了弯唇角,“择一和晚愉婚礼那天,我回桌上的时候,你不是问我是不是哭过吗?

  我当时没有回答你,现在我告诉你,我哭过了。”

  唐诗没想到她会突然提起这个,好奇道,“为什么啊?”

  “因为我看见江咏仪了,出去跟她说了几句话。”

  “......她怎么来了?”

  “择一是她唯一的亲侄子,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来参加也是理所应当的。”

  “那你们说了什么?”

  “也没说什么,”布桐扯了扯嘴角,“其实她如果不出现,也就那样了,我也不会难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出现在我面前,我看着这个跟我血脉相连的母亲,她明明离我那么近,近到只要我上前两步,就能抱到她了,可是我却不能,因为我和她,这辈子都不能再成为母女了,我们的心,早已隔着万水千山,永远不可能靠近了。

  所以我为什么一直帮叶文齐转交东西给你,因为我的心里,是觉得你们应该也一定可以和好的,叶文齐因为不自知,而害了唐妈妈一辈子,没有人能否定他犯下的错,他的确做错了,可是这样的错,跟江咏仪是不一样的。

  江咏仪是主动丢下我的,她明知道丢下我之后,我会死在那辆车里,但她还是丢下了,这和叶文齐,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布桐深呼吸一口气,笑了笑,“更别说她后来知道我没死,还自私地想着让我救她儿子了,可是叶文齐不一样,他在独自离开的时候,以为唐妈妈会过得比跟他走要好,他没想到那些可怕的后果,谁也想不到,不是吗?

  他为唐妈妈守身如玉几十年,足以证明他对唐妈妈的爱,我曾经自杀过,我知道一个人鼓起勇气结束生命是怎样一种心情,我想当时他在唐妈妈墓碑前吃下安眠药的时候,一定是觉得,只要死了,就可以在另一个世界见到唐妈妈,跟她相濡以沫了,他爱唐妈妈,为了能早点见到她,愿意放弃自己的生命,可是为了你这个女儿,他才坚持活下来的。

  当初他自杀,爷爷去看他,是用你才说服他活下来的,爷爷说诗诗会需要父爱的,所以他怕哪天你想要一个父亲的时候,他却不在了,会让你有遗憾,他才活着。”

  唐诗紧抿着唇,眼泪奔涌而出。

  “诗爷,我相信他活下来之后,并没有多好受,所以他只能每天去墓园陪着唐妈妈,才感觉自己的生命有一点寄托,后来是因为外婆拿了唐妈妈的照片和日记给他,他才没有去墓园的,不然他一定扛不住一个寒冬的。

  诗爷,你比我大,经历的事情也比我多,很多事情不需要我跟你说,只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作为旁人,看到你们这样,既心疼你也心疼他,所以外公外婆才会选择放下和原谅,你懂了吗?”

  唐诗默默流着泪,“我不知道这些,我只是遵从自己内心的感受,我知道他也不好过,一直都知道。”

  “大家都知道你的心迟早会软,所以都没有跟你说什么,我跟你说这些,也只是想告诉你,原谅他接受他,并不是一件错的事,你认定了这件事是对的,做起来的时候,或许会好受一点。”

  唐诗抱住她,“桐桐,我真的还能拥有父爱吗?”

  “当然,叶文齐对你的爱,是干净纯粹的,你可以接受。”

  “我其实也很想要,我没有妈妈了,好不容易找到爸爸,我原本应该很开心的,可是没想到背后的真相是那么残忍,我总觉得我要是接受了他,就会对不起我妈妈......” “可是唐妈妈未必是这么想的,我相信她在天之灵,希望看到的是你能多弥补一些遗憾,你和叶文齐都能过得开心一点。

  诗爷你知道吗?

  其实我不止一次地在想,或许我爸爸也会有这种期待,但是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不恨江咏仪,各自安好了,有些裂痕,是永远无法弥补的,但是你和叶文齐之间的可以,你要好好珍惜。”

  “我知道了,我会努力,为了妈妈,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小叶子。”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布桐拍拍她的背,“你现在的状态,一定不想下楼吃饭的,那你休息,我先下去。”

  “嗯,”唐诗松开她,“我整理好情绪就下去。”

  ...... 布桐回到餐厅的时候,叶文齐见只有她一个人,有些失落,“厉太太,诗诗没事吧?”

  布桐笑着坐了下来,“没事,等会儿就好了,叶总,我们吃。”

  “好。”

  叶文齐嘴上应着,心里却乱成了麻,饭都吃不好。

  好在饭没吃完,唐诗就抱着睡醒的小叶子下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