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89章 我与你,未来可期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489章 我与你,未来可期

  “可是布桐阿姨从来没有用考试成绩来定义过你啊,对不对?这次的成绩,只是暂时的,我们接下来还有好多知识要去学习,以后还有无数次的考试在等待着你,你要勇敢,不能现在就被打败。

  所以你不要难过,收拾好心情,布桐阿姨在这等你和弟弟妹妹们,今年暑假没给你们报补习班,我们一起好好度假,好不好?”

  “嗯......”亮亮吸了吸鼻子,“布桐阿姨,我下次一定好好考,一定超过争争。”

  “你不用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布桐阿姨从来没要求你超过争争,而是希望你快乐学习,尽可能多学一些知识,这样长大之后去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你可能会轻松自如一点。”

  “我明白了。”

  “好了,不难过了,你们过来的路上,照顾好弟弟妹妹,好吗?”

  “我会的。”

  “乖,那先这样。”

  “布桐阿姨再见。”

  “再见。”

  布桐挂上电话,长松了一口气,望向身旁的男人,“老公,其实就算他们是学渣,长大之后也有我们,对不对?”

  “对。”男人应声。

  “可是我不想给他们灌输这样的想法,该学的东西还是得学。”

  厉景琛摸摸她的发心,“你做得没错,如果现在就让他们知道,长大之后自己会有靠山,反而会害了他们,严格要求是对的,而且你并不算严格,尤其是对亮亮,你也知道他天分不高,并没有给他施压。”

  “单从成绩来看,亮亮是比不上争争,但是亮亮有他的过人之处,在我眼里,他不比任何人差。”

  厉景琛笑了笑,“这就是妈妈看儿子,怎么都是好的。”

  布桐搂着他的脖子,“我很开心你这么说,这就代表我已经做到了。”

  “当然,你做得很好。”

  没有太过严厉也没有太过宠溺,她一直很努力控制着这个度,当好一个妈妈。

  布桐笑得眉眼弯弯,“你有没有安排好,让孩子们过来啊?”

  “有,明天我们也离开这里,去米兰跟他们集合。”

  “米兰?”布桐想起了很多往事,“米兰的确要去的。”

  “嗯。”

  ......

  两天后,飞机落地米兰。

  不是长途飞行,布桐休息了半天,傍晚的时候,便跟厉景琛出门了。

  两个人找了家餐厅吃饭,饭后开始闲逛。

  “老公,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啊?”布桐笑盈盈地问道。

  “当然记得。”怎么可能忘得掉。

  那时候她是来这里工作的,他跟了过来,因为想她,离不开她。

  她在这里遇到抢劫,结婚戒指被抢走了,他花了很多人力物力,才把戒指找了回来。

  他们在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都刻在他的心里,从来不需要想起,因为永远也不会忘记。

  两个人来到一座教堂前,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

  布桐摇晃着男人的手臂,激动的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带我来这里,现在是不是可以看看当初我们写在许愿牌上的话了?”

  “你写了两次。”

  “第二次的可以不看,就是希望你平安,我只想看第一次写的。”

  “好,进去看看。”

  教堂里一点都不冷清,不少人在树下许愿,树上挂满了许愿牌,根本找不到他们的。

  “这得找到什么时候啊?”布桐苦恼不已。

  “我早就让人找到取下来了。”厉景琛转头看了一眼,一直跟着他们的保镖立刻送上来一个精心雕刻的木质盒子。

  厉景琛牵着布桐的手,来到户外桌前坐下。

  布桐期待地搓了搓手,“一起看吗?”

  “好。”

  布桐打开盒子,里面果然放着两个许愿牌。

  许愿牌是木质的,当初写上字之后,套上一个保护套,这样就能经受得住风吹日晒雨打。

  布桐取出自己的,拿掉保护套,大大方方地递到厉景琛面前,“给你看。”

  厉景琛虽然早就让人取下来了,但的确不知道上面写什么,这会儿从布桐手里接了过来,居然莫名紧张了一下。

  娟秀的字体一看就是属于女生的,工工整整地写着一句话:厉景琛:我与你,未来可期。--布桐

  “未来可期......”厉景琛念着这四个字,心尖像是被什么轻轻拂过,泛起了阵阵涟漪。

  布桐有点不好意思,解释道,“那个时候我不是记不得你了嘛,所以你对我来说,只是闪婚的丈夫,我对你也不熟悉,但是我就觉得你这个人很好啊,觉得我们的未来,是值得期待的,所以这句话就是我当时的心境。”

  “我很高兴,”厉景琛温柔地看着她,“很高兴你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期待我们的未来。”

  布桐眼里氤氲出了雾气,“我期待的未来,你都给我了。”

  “老婆,谢谢你。”

  “不客气,”布桐期待地看着盒子里的另一个许愿牌,“现在该看你的了。”

  “嗯,你看吧。”

  布桐急忙拿了出来,拿掉保护套,却发现上面除了“布桐”两个字,什么都没有,但字迹的确是厉景琛的。

  “怎么会这样呢?”布桐疑惑地蹙起了眉,“你怎么没写呀?”

  “这不是写了吗?”

  “只有我的名字。”

  “这不是许愿牌吗?我想要的,只有你。”厉景琛看着她,眼神温柔缱绻,“只要有你,我可以放弃全世界,你就是我所有的期待,也是我生命的全部。”

  布桐倏地凑上前,吻住了他的薄唇。

  两个人只是唇贴着唇,并没有其他。

  “老婆,感动得不行了,嗯?”男人低笑道。

  布桐扬起嘴角,“我只是想尝尝,你的嘴巴怎么这么甜。”

  “因为有你在我身边,我的世界才会变成甜的。”

  “哎呀我不行了,”布桐离开他的唇,“我觉得我快得糖尿病了。”

  厉景琛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重新拽了回去,低头吻了下去。

  这次的吻是正儿八经的,毕竟是大庭广众之下,布桐有点害羞,但又抗拒不了他。

  好在男人浅尝辄止,意犹未尽地松开了她。

  布桐小脸通红,看见不少外国人拿着手机在拍他们,娇嗔地瞪了男人一眼,“在外面呢,也不知道克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