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90章 是你先亲我的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490章 是你先亲我的

  “刚刚是你先亲我的,我还一个而已。”

  “没正形......”

  厉景琛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蛋,“老婆,还要再许愿吗?”

  布桐看着前方的许愿树,脸上洋溢着笑容,轻轻摇了摇头,“不用了,我想要的,都拥有了,剩下的,我知道就算我一时想不到,在往后的日子里,你也会给我。”

  “我会的,”厉景琛收起许愿牌,装进盒子里,牵起她的手,“走吧。”

  “嗯。”

  暖黄色的路灯,将两个人渐行渐远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一阵风吹来,树上的许愿牌轻轻碰撞在一起,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像极了热恋中的爱人,轻喃的低语声......

  ......

  三个半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长到足够完成一场等待已久的旅行结婚,短到转瞬即逝,根本舍不得结束。

  暑假的两个月,几个孩子都跟在布桐和厉景琛身边一起旅行,布老爷子和萧愈也在。

  快开学的时候,布老爷子带着孩子们回了家,厉景琛和布桐继续前行,走完接下来的地方。

  等回到帝都,已经是初秋了,布桐没想到的是,一场精心准备的婚礼已经在等着她,差不多等她调整好了时差,就是婚礼的日子。

  布桐有点意外,更意外的是,婚礼就定在她生日的一周前,也就是他和厉景琛实际结婚的日子。

  “老公,你瞒着我偷偷准备婚礼,还没经过我的同意,把日子定好了,我看你就是想少过一个节日,所以才选那天的,对不对?”布桐窝在男人怀里控诉。

  旅行结婚之后,回来肯定是要办婚礼的,她原本还想说慢慢策划,没想到男人暗中全安排好了。

  “不是为了少过一个节日,而是觉得那一天太有意义了,所以想要让它更有意义一些。”厉景琛解释道。

  布桐笑出声,“我逗你的,我也觉得很有意义,你安排的我都喜欢。”

  “嗯,我准备了两套方案,你喜欢西式婚礼还是中式婚礼?”

  布桐认真想了想,“我想要中式的,但是为了穿那件婚纱,还是西式的吧,反正迎亲的时候,要穿中式的。”

  他们的婚纱照是在旅行途中拍的,请了专业的摄影团队随性,每一件婚纱都是从很早之前开始,厉景琛请人设计的,每一套都美得让布桐惊艳。

  她过去是明星,拍照是她的日常工作,所以她其实不太喜欢拍照,这一路上,反而拍上瘾了。

  两个人的身材和颜值都无可挑剔,旅拍也不需要刻意摆拍,随便抓拍一张都足够惊艳,连摄影团队都热衷工作,巴不得他们能多拍一点。

  但是婚礼上的婚纱,她还是想穿当初的那件,爷爷送给她的那件。

  当初她以为厉景琛死了,在一个寂静的夜里,穿着那件婚纱,自己给自己戴上了结婚戒指,用刀划下了手腕,去追随她的新郎。

  兜兜转转,新郎回到她身边,她想重新穿上那一身嫁衣,走到他身边,告诉他:她的爱始终如初。

  “好,老婆说了算,那你在家好好调整状态,当最美的新娘。”

  男人低沉的嗓音,拉回了布桐的神思,她扬起嘴角,眼底像是有星星在闪烁,“遵命。”

  ......

  虽说婚礼两个方案都准备妥当,只需要布桐挑选一个,但是还有很多细节,是需要布桐出马的。

  比如伴郎伴娘,厉景琛就没想到。

  宋迟和厉思嘉的婚礼日期定在了年底,刚好还可以给他们当伴郎伴娘,一对似乎少了点,加上之前tan-k心心念念要当他们的伴郎,布桐自然不好把他落下。

  伴郎多了一个,伴娘自然要补上,孔忆慈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唐诗抱着小叶子,听布桐说要请孔忆慈当伴娘,笑着开口道,“桐桐,伴郎伴娘从来不嫌多,要不我再给你推荐一个伴郎吧。”

  “嗯?”布桐疑惑,“咱们身边的好像没什么单身男人了吧?”

  “我斯年哥,怎么样?”

  “唐总?”布桐更疑惑了,她跟唐斯年虽然认识,但是还没熟到会请他来伴郎的程度。

  唐诗凑到布桐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啊?”布桐听完,惊得差点下巴都掉了,“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关系这么亲近了?”

  “你还记得我们家小叶子办满月酒的时候,斯年哥没来参加吗?忆慈也没来参加。”

  “我知道啊,孔爷爷来了,说忆慈出国参加一个画展,很重要,所以回不来了,她还获了奖。”

  “那你知不知道,是斯年哥陪忆慈一起去的,当然,是悄悄的,后来我也是无意中知道的,我就问斯年哥了,他说他是去那边出差,碰巧遇见忆慈有画展,就去看了一下,这种话骗骗孩子还可以,可是咱们大人谁信啊,对不对?”

  布桐点点头,“如果相互喜欢,那我觉得他们两个还挺般配的啊,忆慈性格好,唐总也是谦逊有礼的。”

  “据我观察,应该是郎有情妾有意,但是谁都没捅破那层窗户纸吧。”

  “所以你想让我请他们来当伴郎伴娘,给他们创造机会?”

  “我的确是想帮我哥争取一下忆慈的。”唐诗道,“桐桐,你放心,我哥虽然之前对我......但是我能保证,他已经放下了,他现在很坦荡。”

  布桐失笑,“你跟我保证有什么用,他的感情岂是我能管得着的?忆慈虽然是我们的好朋友,但是我觉得感情的事情还是应该靠他们自己顺其自然发展,我们不要插手为好,所以我不主张撮合任何两个人。

  不过请来当伴郎伴娘,并不算撮合吧,反正我的婚礼他们两个都是会来的,现在只是从来宾变成伴郎伴娘而已,无关其他。”

  “嗯,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其他的,看他们自己吧。”

  “是啊,窗户纸这种东西,自己捅破才是最幸福的。”

  两个人相视一笑,布桐很快把他们的名字写上,准备晚点挨个打电话联系。

  唐诗看着名单,道,“可是桐桐,这样的话,伴郎又多了一个,少了个伴娘,跟咱们关系好的单身女孩子还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