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94章 我在等你的答案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钱进:“......” “小兰,我们也只是关心你,尤其是钱进,你们俩感情好,他一直记挂你的终身大事。”

  小丁温柔的道。

  小兰点点头,“我不是不婚主义,只是没遇到合适的而已,你们就别担心我的事情了,小姐下来了,我要去照顾她了,一会儿再说。”

  “嗯,你去忙吧。”

  小兰很快转身离开,小丁看着她的背影,自自语道,“小兰是个好姑娘......” “我哥们儿,当然好了,走吧,我去给你拿好吃的。”

  “嗯。”

  ...... 布桐挽着厉景琛的手臂,端着香槟杯敬酒。

  虽说香槟没什么度数,但她也没怎么喝,来宾自然也不可能灌他们酒,能聊上几句,已经是很荣幸的事情了。

  “孔爷爷,”几个人来到孔老爷子面前,布桐举起酒杯,“我敬您。”

  “谢谢桐桐。”

  孔老爷子笑呵呵的。

  布桐轻抿了一口香槟,道,“忆慈今天抢到捧花了,说不定很快就能找到男朋友了。”

  孔老爷子一脸期待,“桐桐,托你的福啊,孔爷爷也盼着那一天呢。”

  “孔爷爷放宽心吧,缘分来的时候,挡也挡不住,”布桐望向一旁的孔忆慈,“忆慈,你说是不是啊?”

  孔忆慈:“......”她怎么觉得,布桐好像知道点什么啊?

  孔忆慈自然不敢问,只能笑着道,“嗯,你们说得都对。”

  “孔爷爷您看,忆慈很积极的。”

  “哈哈,她要是真的积极就好了......” 孔忆慈想起唐斯年跟她说的话,心里有点乱,找了个借口,去了洗手间。

  她躲在洗手间里平复好心情,这才走了出来,迎面撞上一个高大的身影。

  “抱歉,我......”孔忆慈一抬头,看见是唐斯年,后面的话堵在了喉咙口,“......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等你,”唐斯年看着她,“我在等你的答案。”

  孔忆慈看着来来往往的人,道,“你跟我来。”

  她对布桐家还算是熟悉,很快带着唐斯年来到清静的后院。

  “唐先生,”孔忆慈一直是这么叫他的,“这阵子,我们的接触的确不少,虽然都是通过微信聊天,但的确很聊得来,这一点我没办法否认。

  尤其是上次在巴黎,你突然出现在画展上,更是让我有了久违的惊喜的感觉,如果继续这么接触下去,我相信我们会是很要好的朋友,可是我从来没想过,要和你成为恋人,所以你跟我说的话,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

  “那你现在可以开始考虑了。”

  唐斯年不急不缓的道,“现在开始考虑,也不晚,我会等你。”

  “那我也跟你自我介绍一下吧,我们家的情况你应该清楚,我是孔家唯一的孩子,爸妈常年在国外做生意,我跟爷爷在一起生活。”

  “我知道。”

  孔忆慈笑了笑,“但是有件事情,你可能不知道,其实我爸妈早就离婚了,早在很多年前,他们双双出轨后,和平离婚,然后各自组建了自己的家庭,这些事情我爷爷不知道,因为孔家家教严,他们不敢让我爷爷知道,更不敢让我知道。”

  唐斯年惊讶不已,“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孔忆慈淡然一笑,眼里闪过一抹艰涩,“为了瞒住我和爷爷,他们一直在演戏,每年一起回来探亲,假装恩爱,我是无意中发现他们各自跟自己的新爱人打电话,才发现的,那一年,我大三。”

  “你大三,也就是说,你一直隐藏着这个秘密这么多年?”

  “是,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不知道我已经发现了,直至今天,他们都还在演戏,我也至始至终没有拆穿他们,我知道,他们会瞒着我爷爷一辈子,至于我,说不定是在我爷爷百年之后,他们不需要继续演戏了,才会告诉我。

  那一年,林澈绑架了我父母,拿他们威胁我,要我把小月牙带出星月湾交给他,其实我知道我不该这么做的,小月牙要是有什么事情,我万死难赎。

  可是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我把他们救回来,我因此而死,他们会不会反思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会不会意识到他们当初那样欺瞒我是不公平的。

  他们虽然不爱我,但毕竟生我养我,我不能看着他们死,所以我带走了小月牙,也因此坐过牢,你现在还觉得,我是你认识的孔忆慈吗?”

  唐斯年的眼底闪过心疼,“你坐牢的事情,我知道。”

  孔忆慈蹙眉,“......是诗爷告诉你的?”

  “昨天晚上,我住在诗诗家,跟她坦承我喜欢你的事情,你们都是女孩子,她又是你的朋友,所以我想问问她,怎么样才能让你接受我。

  诗诗跟我说了你的情况,她说虽然你坐过牢,但你是个好姑娘,坐牢也是因为一念之差所要承担的法律责任,跟人品无关,她还说如果我不能接受这件事的话,不要招惹你,免得伤害你。”

  “那你还......” “养育之恩大于天,你救父母,何错之有?

  要说错,只能说情急之下用错了方法而已,而你已经为此付出代价了,为什么要揪着这件事情不放?”

  孔忆慈笑了笑,“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包容心的人,能说出这种话,的确是你的行事作风。”

  “忆慈,”唐斯年握住她的双肩,“过去的事情不重要,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照顾你,好不好?”

  “我跟你说这些事情,不是要你接受或者是包容我的过去,”孔忆慈看着他,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我是想告诉你,我看上去好像很好,你也说了,我温婉善良,知书达理,家境和工作也都还可以,可是我的心,根本不是你看到的外表这么完美。

  简单来说,因为我父母的事情,我是不相信爱情的,多可笑啊,在外人眼里那么恩爱的一对夫妻,背着父亲和女儿双双出轨还不敢让人知道,那我算什么?

  我曾经也是他们爱情的结晶,他们的爱荡然无存了,就可以不顾我的感受了吗?

  我爷爷很想在有生之年看着我结婚生子,我一直表现出一副我愿意结婚的样子,可是我心里却是抗拒的,无比抗拒。

  所以我经常在想,等哪天我爷爷真的丢下我走了,这偌大的世界上,我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我爸一个家,我妈一个家,却永远没有我的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