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95章 新娘子等不及了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不是这样的,”唐斯年握着她肩膀的手蓦地收紧,“你会有属于自己的家的,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是一座孤岛,相信我。”

  孔忆慈笑着推开了他,“谢谢你的安慰,我不是一个擅长杞人忧天的人,我现在还有爷爷,爷爷在,家就在,所以我现在不会去想那些事情。”

  唐斯年一脸失落,“也就是说,你对我没感觉,不会考虑跟我在一起,是吗?”

  “抱歉。”

  孔忆慈坦然道,“这么多年在心里根深蒂固的东西,不可能因为一番告白而烟消云散......这些年跟我告白的人不少,不过,你却是第一个让我说出真正原因的,我突然发现,说出来之后,我心里舒坦多了。”

  “我不会放弃你的,”唐斯年认真地看着她,“你现在可以不接受我,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排斥我的靠近,哪怕是把我当朋友,好不好?”

  孔忆慈淡然一笑,“很多事情,顺其自然就好了,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嗯,我尊重你,只希望你不要因为我今天的唐突,而对我心生抗拒。”

  “今天我说的话,希望你能绝对保密。”

  “当然,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包括诗诗。”

  孔忆慈没再多说什么,“我们出来很久了,该回去了。”

  “好,我们回去。”

  ...... 一直忙到傍晚,厉景琛和布桐才送走了大部分的宾客。

  布桐平时有午休的习惯,今天起得早又没有午睡,到这会儿累得够呛,回到房间,直接瘫坐在沙发上。

  “难怪上次晚愉说结婚比拍戏还累,我今天算是体会到了,不过我今天很开心,谢谢老公。”

  厉景琛脱下西装,上前在她身旁坐了起来,把她的脚抬起,放在自己的腿上,“我给你按按。”

  “谢谢。”

  布桐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半躺着,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盆干果啃了起来。

  “老婆,这不是拿来吃的。”

  厉景琛提醒道。

  “不是吃的难道还只能看吗?”

  “就是拿来看的,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寓意早生贵子。”

  布桐“噗”的一下笑出了声,“我们肯定不会再有孩子了啊,谁摆的这些?”

  “除了张妈和吴妈还会有谁。”

  “这两个老古董......算了,摆就摆吧,我也不爱吃这些,我想吃蛋糕。”

  “一会儿就要吃晚饭了,别吃蛋糕了,我叫人送点水果上来。”

  布桐放下手里的干果盘,起身爬到男人身上,亮晶晶的双眼盯着他,“其实我更想吃的,是你......” “哦?”

  厉景琛挑眉,“现在还没到洞房时间,新娘子就等不及了,不知道让别人知道,会怎么想......” 布桐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美男在怀,我如果没有点想法,不是很对不起你这张脸和你这副好身材吗,嗯?”

  “啧啧啧......”厉景琛摇着头,“我这是从哪里娶到一个女色鬼。”

  布桐笑得花枝乱颤,“女色鬼晚上再好好收拾你这个俊公子。”

  “爹地妈咪!”

  门没关,小月牙欢快地跑了进来,身后跟着跟屁虫厉知新。

  布桐从厉景琛身上下来,规规矩矩地坐好,“你们怎么来啦?”

  “月牙儿今天好开心呀,爹地妈咪以后每天都结婚就好了。”

  小月牙扑进布桐怀里道。

  布桐嘴角抽搐,“你想累死你妈咪啊?

  而且小月牙开心,是因为可以收红包,对吧?”

  小月牙被拆穿,嘿嘿地笑出声,“是哒,月牙儿有好多钱,可以帮助好多小朋友!”

  布桐亲了她一口,“宝贝女儿最有爱心了。”

  厉知新见状,急忙把自己的脸送上前,“麻麻,亲亲新新......” “好,”布桐把小胖纸抱了起来,用力亲了下他的脸。

  厉知新咯咯地笑出声,看见茶几上有糖果,眼前一亮,急忙下了地,抓起糖果往自己的小口袋里装。

  “小知新今天吃了很多糖果了,不能再吃了。”

  布桐提醒道。

  “新新不次,”厉知新一边看着她,一边继续装,“咕咕次。”

  咕咕是他的哥哥厉温故,他管他哥叫故故,发音不准,就变成了咕咕。

  “你哥哥是最不喜欢吃甜食的,你装口袋里就是想自己吃,快掏出来还给妈妈。”

  厉知新拔腿就跑。

  小短腿就跟逃命似的,别提有多慌张了,布桐还没反应过来,小胖纸突然摔了个狗吃屎,口袋里的糖果掉了出来。

  厉知新第一反应就是放声痛哭,哭了几秒钟,突然止住哭声,努力爬了起来,去捡地上的糖,重新往口袋里塞。

  厉景琛:“......” 布桐:“......” “知新,你一个人能可以扛起一出戏了,”布桐扶额,“今天情况特殊,妈妈不管你了,但是仅此一次,没有下次了。”

  厉知新转头,无辜地看着她,“麻麻,新新次次。”

  布桐无奈,“你吃吧。”

  厉知新咯咯地笑出声,熟练地剥了一颗糖放进自己嘴里,跑回到布桐身边,给布桐剥了一颗,喂到她嘴边,“麻麻次。”

  “妈妈不吃,”布桐又好气又好笑,“刚刚有没有摔痛啊?”

  本来是不痛的,但是布桐这么一问,厉知新立刻戏精上身,皱着小眉头,指着自己的膝盖,委屈的道,“新新痛痛......” 厉景琛:“......” 布桐:“......” “老婆,我不太想要这个戏精了,送人吧。”

  厉景琛一脸嫌弃。

  布桐哈哈大笑,“你舍得的话,我没意见啊。”

  厉景琛最疼的自然是小月牙,对两个大儿子的关爱也不少,每天都会过问作业,周末的时候还会带他们去打篮球帮助长高。

  至于两个小的嘛......嘴上说着嫌弃,心里还是很爱的。

  厉知新一到换季就爱感冒,每次不舒服,总爱粘着布桐,要在主卧睡。

  好几次,布桐都看见厉景琛半夜起来探儿子的额温,生怕他夜里发烧。

  还有厉温故,父子两个人的性格最像,内敛,沉默寡,但厉景琛只要有空,就会去陪厉温故玩。

  他不会打扰厉温故,儿子玩拼图,他就坐下和他一起拼,儿子在画画,他也陪他一起画,两个人都不说话,在双双沉默中培养着父子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