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499章 继续实践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真的不要了,”厉思嘉是真的怕了,“很疼......” “对不起,”宋迟吻了吻她的唇,“我没有经验,但是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好不好?

  我不想我们的第一夜有遗憾。”

  厉思嘉的心一下子软了,加上刚刚宋迟受了挫,她如果拒绝他的话,他一定会更难过,没准还会从此一蹶不振。

  思及此,厉思嘉还是于心不忍,柔声道,“宋迟,我不知道别的夫妻之间是什么样的,但是我们之间......不管你是什么样,我都爱你,永远不会离开你。”

  宋迟感动得差点哭出来,他感觉平时自己的身体挺正常的呀,应该不至于不行吧?

  再怎么在这里揣测也是没用的,实践才是硬道理,宋迟一个翻身,吻住了厉思嘉,继续实践。

  属于他们的夜,还很漫长...... ...... 隔壁别墅,厉景琛挂上宋迟的电话后,吴妈便来敲门了,说准备了宵夜,要他们下楼去吃。

  布桐没有吃宵夜的习惯,不想去,但吴妈坚持,说这是新婚之夜必须吃的,两个人这才下了楼。

  吴亚娟来帝都都是住在星月湾的,今天严争对她的态度不冷不热,问一句答一句,好在当着大家的面,孩子也没有表现出不耐烦。

  “亚娟,你放宽心,争争会有出息的,你只要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布老爷子一边吃东西一边开口道。

  “是,老首长。”

  吴亚娟的目光一直落在严争身上,舍不得离开。

  “爷爷说得没错,你要注意身体,按时去体检。”

  布桐也开口道。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们都放心。”

  吴亚娟看着严争,道,“反正争争要上学,我也没法多陪他,明天我就走了。”

  她看得很清楚,她说完这话的时候,严争的眉眼舒展开来,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

  吴亚娟心里难受极了,强忍着才没让眼泪流出来。

  “争争上学你也可以留下来玩啊,现在家里孩子多,热闹。”

  布桐道。

  “不了,”吴亚娟笑了笑,“我店里离不开人,能抽时间赶回来参加你的婚礼已经很好了,真的是没时间多待了。”

  “那好吧,我也不多留你了,反正你想来的时候随时可以来。”

  “嗯,谢谢你布桐。”

  “客气。”

  吴亚娟有点不死心,又重新望向严争,道,“争争,亚娟阿姨明天就走了,一会儿我可以去你房间跟你说说话吗?”

  “你今天已经跟我说了很多话了,”严争咬了一口饺子,淡淡的道,“我明天还要上学,需要早睡,祝你明天一路平安。”

  众人:“......” “争争啊,时间还早嘛,让亚娟阿姨去你房间坐坐聊聊天,挺好的呀。”

  布老爷子笑呵呵的道。

  “太爷爷,我今天有点累了,想早点睡觉。”

  严争毫不给情面。

  布老爷子向来最尊重孩子,没有强求。

  吴亚娟急忙道,“没关系,等下次亚娟阿姨有空的时候,再来看你。”

  严争没理她,吃完之后便放下了碗筷站起身,“太爷爷,爸爸妈妈,我吃饱了,先回房了。”

  “去吧。”

  布老爷子道。

  严争转身走出了餐厅。

  “亚娟,你别放在心上,孩子毕竟是孩子,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不会隐藏。”

  布老爷子叹气。

  “没事的老首长,这是我应该承受的,我没资格有意见。”

  布老爷子也没再说什么,“吃东西吧。”

  “争争是个好孩子,我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差不了。”

  孔老爷子笑着道,“将来我们忆慈要是能生出这么懂事的孩子,我得高兴死。”

  孔忆慈一脸无语,“爷爷,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

  我算是发现了,您现在绝对是可以把任何事情往我身上扯的。”

  “爷爷就是感慨一下,顺便激励一下你。”

  “行行行,赶紧吃吧,吃完咱们回家了,都打扰布爷爷一整天了。”

  “我不回去,你布爷爷邀请我住下,你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我们一起住在这里。”

  孔忆慈:“......” “您还真是不客气。”

  “跟你布爷爷有什么好客气的。”

  “是啊忆慈,在布爷爷这里就别拘谨了,当自己家一样。”

  布老爷子也道。

  孔忆慈扬起嘴角,“我知道的布爷爷,我也从来没跟你们客气过。”

  ...... 吃过宵夜后,布桐带着孩子上了楼,孔忆慈悄悄把厉景琛叫了出去。

  男人双手抄兜,跟着孔忆慈走出了门外,知道孔忆慈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私下里跟他说,来到没人的地方,才开口问道,“有事?”

  孔忆慈有点局促,敛了敛神思,问道,“厉总,当年我爸妈被绑架的时候,你应该就已经知道些什么了,对吗?”

  厉景琛想了一下,眉心微蹙,“你说的,是他们离婚的事情?”

  “是。”

  “没错,”厉景琛坦然承认,“我早就知道了。”

  答案在孔忆慈的意料之中,她也是今天跟唐斯年说起父母的事情时,突然想起来的。

  以厉景琛的能力,要知道这件事情并不难,她好奇的是...... “那你为什么没有拆穿?”

  孔忆慈直截了当地开口道,“你那么疼小月牙,当初我把她带走交给林澈的时候,我知道你恨我入骨,为什么不拆穿这件事情,这样你就可以轻而易举报复我了。”

  她最爱的人是爷爷,所以才守着父母离婚的事情,不敢让爷爷知道。

  爷爷一旦知道,孔家表面的和睦会瞬间分崩离析,四分五裂。

  加上她要坐牢的事情,她最爱的爷爷能不能挺住,是个未知。

  孔忆慈知道厉景琛在布桐面前是一个好丈夫,但同时,他还是厉景琛。

  心狠手辣,睚眦必报都是厉景琛的标签,他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挑战他的底线。

  而布桐和孩子,无疑就是这个男人最不能触碰的底线。

  所以她不懂。

  孔忆慈看着厉景琛神情淡漠的脸,这个男人在布桐和孩子面前,是有温度的,可是在别的地方,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疏离,冷漠,让人难以看透。

  “是因为孔家和布家的交情吗?”

  孔忆慈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