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07章 你不会是怀孕了吧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507章 你不会是怀孕了吧

  “这不重要,”叶文齐笑笑,“我从来没在乎过她对我的称呼,能陪在她们母女身边,让我尽一尽当外公的职责,我已经很满足了,其他的,我不奢望了。”

  “我明白了,叶叔,您在星月湾好好过日子,唐诗如果敢对您不好,您告诉我。”

  “告诉你干嘛?你替我教训我女儿啊?”叶文齐笑出声,“放心吧,诗诗只是脾气有点倔而已,但要说对我不好,她是不会的。”

  “那就好,叶叔,早点休息吧,明早我送您去星月湾。”

  “好。”

  ......

  第二天,大伙儿便送走了药王,同时,布桐得知叶文齐搬来星月湾的消息,其实她并没有意外,叶文齐几乎每天都在星月湾,跟住在这里没区别。

  忙了一上午,午餐过后,厉景琛便被布桐赶去云端国际上班了。

  厉景琛不上班还好,一上班,一时之间工作便格外的多,但他不加班,每天正常上下班,顺路接送孩子。

  布桐找来了早教老师,给温故知新上课,两个孩子的反差再一次体现了出来。

  厉温故很喜欢上课,老师教什么他都学得又认真又快,而厉知新,一开始还算挺有兴趣的,两天后,他见到老师就跑,一抱他进教室,他就哭得跟上刑场似的。

  布桐实在没办法了,不想让他耽误厉温故上课,只能放弃了。

  毕竟孩子没兴趣,再怎么强制性去教也没用。

  于是厉知新又自由了,每天在家上蹿下跳地玩,外加吃,贪吃程度一点都不比宋迟弱。

  宋迟最近很郁闷,明明已经开了荤,可是未婚妻不陪他玩了。

  自从上次被黎晚愉嘲笑之后,厉思嘉根本不敢来星月湾,每天都规规矩矩地回自己家,打死也不敢在婚前搬过来住。

  宋迟还哀求布桐去劝过,可人家小姑娘有自己的坚持,不听。

  连布桐出面都没用,宋迟只能放弃了,每天去接送厉思嘉上下班,以前还能抱一抱亲一亲的,现在厉思嘉连拥抱亲吻都控制着,比刚开始谈恋爱那会儿还要害羞。

  厉思嘉是真没心思想别的,厉景琛回去上班后,unusual集团更忙了,加上又是一年的最后一个季度,超乎想象的忙,她忙得脚不沾地,连婚礼的事情都顾不上管了,更别说别的了。

  天气逐渐进入深秋,小月牙穿着秋装校服,布桐还给她加了件外套,送他们出门。

  厉景琛送孩子去了学校后,这才来到云端国际。

  前脚刚进办公室,厉思嘉后脚就抱着一堆文件敲门走了进来。

  “总裁早,这几份是需要您现在签字的文件,九点半和十一点钟都有会,午餐时间暂时没安排,但是下午您要去帝尊看争争和亮亮的运动会,所以中午可以和太太一起用餐,然后一起去学校。”

  “嗯,”厉景琛淡淡应了声,“你安排餐厅吧。”

  厉思嘉话没说话,便捂着嘴巴,一副恶心要吐的样子。

  “对不起总裁,”厉思嘉见厉景琛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立刻道歉,“我不是故意的,可能是早餐吃得太油了,胃有点不舒服。”

  厉景琛淡声道,“你不会是怀孕了吧。”

  厉思嘉:“......”

  “不可能的,我怎么可能怀......”她说着,声音却渐渐变小,要不是厉景琛说起,她都忘记了,这阵子忙过头了,大姨妈好像是延期了。

  厉景琛看着她的反应,便猜到了什么,冷然道,“之前你的工作合同上是有附加协议的,规定几年内不能怀孕,后来是太太觉得太不人性化了,所以取消了。

  你现在站的地方是云端国际,这里只有总裁和下属,你觉得我作为一个老板,在你身上投资的,跟你汇报集团的,是成正比的吗?”

  厉思嘉就算阅历再多,在厉景琛面前都是胆怯的,平时就有点怕他,更别说他这会儿这么直白地训斥了。

  她的眼泪簌簌砸落下来,低下头道,“对不起总裁,不一定是真的怀孕,我现在就去查。”

  话落,厉思嘉便转身跑了出去。

  unusual集团是有医务室的,但厉思嘉不敢去,只能去附近的药房买了验孕棒,来到洗手间一验,毫无疑问的两条杠。

  这就代表,她真的怀上了,就那一夜,宋迟就让她怀上了!

  厉思嘉心里乱极了,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想给宋迟打电话,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最后,厉思嘉整理好思绪,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继续回到工作岗位上去上班。

  ......

  布桐中午是跟厉景琛一起吃的饭,但是带了个小电灯泡——厉知新。

  小胖纸不喜欢上课,只想玩,快到中午的时候,看见妈妈拎着包包要出门,立刻跑上前抱住她的腿撒娇,顺利让妈妈带他出来了。

  “麻麻,漏漏......”厉知新盯着布桐面前的牛排,直咽口水。

  布桐一边喂厉知新,一边自己吃,好好的一顿浪漫的午餐,就这么被厉知新搅了,厉景琛连跟老婆好好说会儿话都不行。

  吃饱喝足后,一家三口出发去了学校。

  今天帝尊的初中部有运动会,严争和亮亮的比赛项目都在下午,所以布桐才非要拉着厉景琛一起来给孩子打气。

  “真真!酿酿!”厉知新虽然发音不标准,但是喊得很热情。

  “叫哥哥。”布桐坐在看台上,抱着儿子纠正道。

  “不要!”厉知新拒绝。

  严争和亮亮一起跑了过来,两个人身上穿着运动服,个头差不多高,但是一比的话,还是大了半岁的亮亮高一点点。

  “爸爸妈妈。”

  “景琛叔叔,布桐阿姨。”

  “争争的两百米需要一鼓作气,亮亮的两千米,前期不能落后太多,但还是要保持体力,最后再冲刺。”布桐叮嘱道。

  “知道了妈妈,我会努力的。”

  “知道了布桐阿姨。”

  布桐笑着拍了拍他们的肩膀,“重在参与,结果不重要,尤其是亮亮的两千米,考验的是耐力,不管拿第几名,你都很棒。”

  亮亮笑容灿烂,“谢谢布桐阿姨。”

  严争的短跑先开始比赛,拿到了第二名。

  少年有点沮丧,离第一名只差了一点点,觉得自己辜负了爸爸妈妈亲自来为他加油打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