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08章 仗势欺人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508章 仗势欺人

  严争嘴上虽然不说,但是布桐还是看出他的心思了,帮他擦了擦汗,鼓励道,“爸爸妈妈来只是想找机会多陪陪你们,不是为了等着你拿第一名,你这样的话,爸爸妈妈以后都不敢来了。”

  “不要,”严争抿了抿唇角,有点害羞,“我想要爸爸妈妈来的。”

  “那你就不要太在乎成绩了,咱们看亮亮比赛,给他打气,好不好?”

  “嗯!”严争开心了起来,坐在布桐身边,还把厉知新抱了过来。

  亮亮这次报名的是最长的两千米,布桐也发现了,亮亮好动,运动天赋很强,平时很喜欢运动,他给自己选的兴趣班是跆拳道,现在已经练得很好了,布老爷子说,亮亮天生就是当刑警捉贼的料。

  亮亮的志向也是当刑警,说实话,布桐心里是不太愿意的,当刑警危险,她不想让亮亮有任何危险。

  但现在说这些都尚早,所以她没说出自己的想法,免得打击孩子的积极性。

  不过为了让亮亮静下来,布桐给他报了书法班,亮亮也欣然接受了,字练得也不错。

  比赛开始,亮亮冲出起跑线,一直维持在前三的水平。

  布桐对自己的孩子自然是了解的,知道亮亮有在保存体力。

  一圈是五百米,跑完三圈的时候,亮亮开始发力,渐渐甩开其他人,加快了速度准备冲向最后的胜利。

  剩下最后半圈的时候,亮亮只剩下最后一个对手,只要超越他,就能稳拿第一。

  “亮亮冲呀!”

  “酿酿冲鸭!”

  严争和厉知新激动地喊着。

  眼看着亮亮就要超过最后一个人,可是下一秒,身旁的对手突然伸出脚绊了他一下,亮亮没有防备,直接摔倒在地。

  对方的动作很快,猝不及防,绊倒了亮亮后,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继续往前跑去。

  亮亮痛苦地倒在地上,看着终点的方向,艰难地爬起身。

  可是他的脚好像崴了,根本跑不了,只能一步步往前挪去。

  “亮亮受伤了!”布桐冲下看台,跑进跑道,去扶亮亮,“亮亮,你怎么样?我们去医院!”

  “布桐阿姨,我还没完成比赛呢,”亮亮满头大汗,咬着牙坚持着,“我一定要到终点的。”

  “这不重要,你的伤要紧,要是伤到了筋骨后果会很严重的!”

  “布桐阿姨,我没事,就剩下最后一点路了,我一定要过去。”

  布桐心里难受极了,看着他倔强的脸,最终还是答应了,“那我扶你走过去。”

  “不行的,必须自己走的。”

  布桐松开了他,看着他一瘸一拐地走向终点,眼泪止不住地涌出来。

  亮爸亮妈,你们看到了吗?亮亮很坚强,比所有人想象中还要坚强。

  结果毋庸置疑,亮亮拿了最后一名。

  严争冲到终点,用力推了第一名的男生一下,质问道,“郑康,你还能再卑鄙点吗!”

  “严争,你什么意思!”郑康冷笑出声,“我听说过你,你是小公主的哥哥,帝尊的太子爷是吧?太子爷了不起啊?太子爷就能随便打人了吗?”

  “我看得清清楚楚,是你把亮亮绊倒的!”

  “谁不知道你跟亮亮形影不离,你当然替他说话了,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有证据吗?”

  “坏蛋!坏蛋!”厉知新跑上前,抡起小拳头打着郑康的腿。

  老师和学生们也都围了上来,一部分人认同严争,说的确看到了郑康伸脚绊人,一部分人说没注意看,更像是亮亮自己摔倒的。

  “跑道上有监控,把监控调出来看看就知道了,”严争生气地瞪着他,“拿出证据之后,我一定要你好看!”

  “哈哈,严争,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跑道上的监控昨天坏了,还没来得及修,根本拍不到。”郑康嚣张的道。

  “难怪你这么有恃无恐,故意害亮亮,你也太坏了!”有一个女生义愤填膺的道。

  “你们这群马屁精,平时都拍他们两个的马屁,凭什么?”郑康双手环胸,嗤之以鼻,“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被收养的吗?尤其是亮亮,大家都知道,你爸妈死了,你才被收养的,你很得意吧?你心里是不是盼着你爸妈死,好被有钱人收养啊!”

  “这是谁家的孩子。”布桐冰冷的嗓音传来。

  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路,让布桐走了过来。

  看台上的家长们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也都围了上来。

  “厉太太,”老师看见布桐,急忙上前解释道,“不好意思啊,孩子之间发生了点小摩擦,您别生气,我来处理。”

  “这已经不是小摩擦了,一个十来岁的初中生,无意中得知跑道上的监控坏了,就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害同学受伤,然后拿到第一名,帝尊的教育,不应该是这样的。”布桐冷着脸,不满道。

  老师吓得冷汗涔涔,“厉太太,学生的素质难免参差不齐,我们也是没办法掌控的。”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郑康气愤极了,冲着布桐大喊道,“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绊倒了亮亮!”

  布桐微微蹙眉,“这么多同学都看到了,你不承认?”

  “这些同学都擅长拍严争的马屁,所以严争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们说的话都不可信,总之我没有绊倒亮亮,是他自己摔倒的!”

  布桐从来没想过要跟一个小屁孩争论,可现在的小屁孩,心机就已经这么深了吗?

  布桐抱起地上的厉知新,微笑道,“这位同学,我不想让别人说我以大欺小,所以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现在承认错误,一切都好说,但是你如果做错了事还死不承认,就别怪我这个大人公事公办了。”

  郑康心里有点慌,但事已至此,他不可能承认,不然就是打脸了,只能硬着头皮道,“我说的是事实,你难道要我因为害怕你的威胁就说出自己没做过的事情吗?你们这是仗势欺人!”

  布桐彻底服了,“好,同学们都听到他说的话了,他否认绊倒了亮亮,还说在场人证的话不足为信,唯一的证据就是监控,但是监控已经坏了,所以觉得我拿他没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