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16章 曾经的渣男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516章 曾经的渣男

  叶燃立刻蔫了,“哼!说起工作我就来气,每天在公司面对慕东臣那个独眼龙,我连吃饭都没胃口!偏偏他还是总经理,而我是副总,比他矮了一截,凭什么啊?yh集团怎么算都是诗姐你的,轮也轮不到他作威作福啊......”

  “我没想过要yh集团,这种话以后不要说了。”唐诗的脸色冷了下来。

  “额,对不起啊诗姐,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别误会。”

  “算了,”唐诗懒得跟他计较,“不过就你和慕东臣的能力而,他当总经理是情理之中的,你与其在这怨天尤人,还不如想想怎么进步,什么时候你的能力超过了他,总经理的位置自然是由你来坐。”

  慕东臣纵使不是什么好人,但对yh集团还是尽心尽力的,这一点,已经重返慕氏上班的慕西临偶尔有跟她提过。

  叶燃小声嘀咕道,“不愧是亲父女,说的话都是一模一样的......”

  唐诗蹙眉,“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呀,”叶燃回过神来,急忙否认道,“诗姐,我说......我说今天的婚礼真棒,还好我软磨硬泡让宋迟给我发了请帖,不然就见证不到这么盛大又浪漫的婚礼了!”

  唐诗:“......”

  “你三天两头在星月湾出没,宋迟自然跟你熟了,”唐诗正色道,“叶燃,我告诉你,你的过去我们都一清二楚,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我不管你过去在拉斯维加斯怎么玩,现在不一样了,你要是再跟过去一样,我不会让小叶子有那样一个舅舅,星月湾也不会欢迎你。”

  叶燃委屈死了,“知道了诗姐,我现在别提多安分了,自从来到帝都之后,我都变成和尚了好不好......”

  “当和尚好好修身养性,有什么不好吗?总比你过去滥情要强吧,”唐诗白了他一眼,“现在是男女平等的社会了,我问你,如果你找个老婆,情史跟你一样丰富,你能接受吗?”

  叶燃:“......”好像还真的有点滥情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诗姐,我知道错了,真的,我以后不会了。”

  “你跟我说没什么用,只要是真心这么想的就行,”唐诗摆摆手,“去玩吧,我看见你这种曾经的渣男,其实挺烦的。”

  叶燃:“......”小可怜再也得不到姐姐的爱了呜呜呜。

  ......

  孔忆慈当伴娘的次数多了,也得心应手了,加上宋迟的婚礼比起之前厉景琛的婚礼要接地气多了,所以更没那么拘谨。

  她能感觉得到,唐斯年炙热的双眸一直在她身上逗留着,只是她一直在刻意回避,假装没有看到。

  她不是装矜持,而是真心觉得,两个人当普通朋友,哪怕是更亲近一些的好朋友,都比当男女朋友强。

  虽然唐斯年算是她这些年遇到的男人里,最出众的一个了。

  他们的三观很合拍,所以总有聊不完的话题,但,那又怎样呢?

  一旦成为恋人,尤其是要以结婚为目的的恋人,所有晦涩的一面,都要让对方接受。

  尽管唐斯年很有耐心,这段时间一直在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她心底的那份脆弱,但越是这样,她越觉得对唐斯年是不公平的。

  她的内心世界,没有她的外表表现出来的那么完美,她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能走出父母的阴影重新相信爱情,所以不想轻易尝试,因为她不想伤害唐斯年,在没有确定自己爱他之前,他不会拿他当尝试的对象。

  趁着空隙,唐斯年拿了一杯果汁递给孔忆慈,“累了吧?歇会儿吧,这会儿小兰她们在陪着思嘉。”

  “谢谢。”

  孔忆慈接了过来,走到角落的沙发上坐下歇了会儿。

  唐斯年跟着她,在她身旁坐了下来,“我很荣幸,可以再一次成为你的搭档,来给宋迟当伴郎。”

  孔忆慈笑了笑,“星月湾的人都结婚了,以后没机会了。”

  “其实当伴郎伴娘挺累的,而且有一种说法,当伴郎伴娘的次数多了,自己不容易脱单结婚,所以并不是多多益善的。”

  孔忆慈点点头,“是有这种说法的,好在我特别要好的朋友不多,以后应该也没机会当伴娘了。”

  “忆慈,”唐斯年看着她,“我期待有一天,我们能商量着,请谁来给我们当伴娘,我会努力当一个好丈夫,家里家外的事情都由你说了算。”

  孔忆慈拿着果汁杯的手蓦地一颤,转头看着他,“谢谢你,我真的觉得,能被你喜欢,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唐斯年笑了笑,“只是,你的心门还没对我打开,对吗?”

  孔忆慈没有说话。

  唐斯年笑得一脸淡然,“我知道,你早就已经跟我说过了,也说出了不想耽误我这种话,你是个直来直去的姑娘,不擅长欲擒故纵吊人胃口,你不接受我是你的自由,同理,追求你也是我的自由。”

  孔忆慈喝了口果汁,道,“你说的话我无力反驳,但我还是希望,自己不要耽误你。”

  “这个我心里有数,你不要有心理压力。”

  孔忆慈笑笑,没再多说什么,“我们过去吧。”

  好。“

  ......

  晚上,不少人都去宋迟那边凑热闹,好好闹了个洞房。

  新郎官拦在门口,“你们别闹啊,我们家思嘉怀着孕呢,我们也没法洞房,都散了吧散了吧。”

  “不洞房不代表不能闹啊对不对?赶紧让我们进去,我准备了好多游戏给你玩呢。”tan-k一脸坏笑。

  “tan-k,你最好保证你这辈子不结婚,否则我一定报这个仇!”宋迟警告道。

  “你要报仇是吧?”tan-k机智地把厉知新抱到宋迟面前,“小知新,你说,是不是你要闹洞房的?”

  厉知新奶声奶气的回,“是!”

  “哈哈,宋迟,听到了吧?是小知新要闹的,有本事你找他报仇啊。”

  厉知新用力推着宋迟,闹着要进房间。

  宋迟哪里敢拦小王子的大驾,只能让他们进去。

  厉知新一下子就爬上了床,坐在厉思嘉怀里要抱抱。

  厉思嘉不用想,都知道他想要什么,为难的道,“知新,你今天吃了很多很多糖果了,不能吃了,不然长不高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