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17章 还没动静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新新次,新新要次......”厉知新都快急死了。

  “真的不能吃了,思嘉姐姐剥颗桂圆给你吃吧,这个也是甜的。”

  “好!”

  两个人坐在床上,一边吃着桂圆一边看tank和钱进他们使坏在折磨宋迟,新房里格外热闹。

  难得这么高兴,布桐也就让孩子们跟去玩了,没急着让他们回来睡觉,自己跟厉景琛去家庭影院看电影去了。

  播放的是刚上映的一部国外科幻大片,布桐看得很认真,等电影结束,才发现已经十一点多了。

  “孩子居然没来找我们,看样子还在宋迟那边玩呢,我们去接回来吧。”

  “好。”

  两个人刚下楼,便看见江择一抱着小月牙,黎晚愉抱着厉知新从门外走了进来,两个孩子都已经睡着了。

  “怎么玩到这么晚?”

  布桐上前接过孩子,“争争他们呢?”

  “争争和亮亮早就带着温故回来睡觉了,只有这两个贪玩不肯回来,睡着了才抱得回来。”

  布桐笑了笑,“你们赶紧回家睡觉吧,还好明天是星期天,择一休息。”

  “嗯,我们回去了。”

  “晚安。”

  “晚安。”

  ...... 江择一和黎晚愉坐上车,一脚油门也就到了家。

  “我去给你放洗澡水,好好泡个澡。”

  江择一一边说着,一边上楼。

  “择一。”

  黎晚愉叫住他。

  “怎么了?”

  江择一转身看着她,眉眼间满是笑意,“肚子饿了?

  我去给你煮馄饨,五个,好不好?”

  保持身材是女艺人一生的事业,黎晚愉几乎没吃过饱饭,一般只吃七分饱,有时候晚上饿得不行会跟江择一撒娇要吃的,但是也只敢吃个五分饱。

  黎晚愉摇摇头,“我不饿,就是在想,我的肚子怎么还没动静啊?”

  江择一笑着摸了摸她的脸,“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放松心情说不定就能很快怀上了,你最近加大了工作量,也很充实,不用老想着怀上孩子。”

  “可是连思嘉都怀上了,人家怎么一次就中标,我就不行呢?”

  江择一无奈地看着她,“当初桐桐也是跟你一样着急,结果呢?

  前车之鉴都摆在那里了,你明知道越急越怀不上,为什么还要纠结?”

  “我没有纠结,”黎晚愉抱住他,灿烂一笑,“就是想撒个娇逗逗你。”

  “怎么这么皮......”江择一紧紧抱着她,“晚愉,孩子会有的,放心吧。”

  “那也得我们自己努力嘛,”黎晚愉的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今天是我的排卵期......” “你今天参加婚礼很累了,而且这个点了,该洗澡睡觉了。”

  江择一的生活作息素来很有规律,每天坚持运动,也没有熬夜的习惯,活得像极了布老爷子。

  “我不累,你听话嘛......”黎晚愉撒着娇。

  江择一无奈,“好,那我先去给你煮几个馄饨吃,免得一会儿又说饿。”

  “什么叫又啊?

  我经常说饿吗?”

  “嗯,每次做完肚子都叫得跟公鸡打鸣似的。”

  “......那还不是因为太累了嘛,将来我们有了宝宝,我一定要告诉他,爸爸妈妈为了把你造出来有多不容易,这个工程真是既庞大又艰难,很苦的。”

  黎晚愉认真道。

  江择一笑出声,低头在黎晚愉耳边低语道,“那你敢不敢告诉他,爸爸妈妈也很享受造他的过程,尤其是......妈妈。”

  “江择一!”

  黎晚愉的脸蛋通红,“品如的衣柜为什么会在你身上!”

  “因为我老婆喜欢。”

  江择一理直气壮的回。

  “你真的是......”黎晚愉抬手勾了勾他的鼻子,“太招人喜欢了!”

  “多谢夸奖,”江择一环顾了一下周围,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既然要去煮吃的,不如就在厨房......” 黎晚愉蹭的一下跳了起来,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江择一,我发现我真是越来越爱你了,爱死你了。”

  “那还等什么,”江择一抱着她,往厨房走去,“我允许你用行动证明你有多爱我。”

  “......” ...... 布桐刚把厉知新放回到床上,小胖纸就醒了,睁着满是睡意的双眼迷迷瞪瞪地喊着她,“麻麻......” 布桐温柔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宝贝乖,快睡觉,哥哥都已经睡了,不要把他吵醒了。”

  “好!”

  厉知新乖巧地应了声,重新闭上了眼睛。

  布桐等他睡熟后,才轻手轻脚地起身离开。

  回房洗澡护肤,忙完已经十二点多了。

  布桐一躺下,就直接变成死尸了,“老公,我明天要睡到自然醒,天塌下来你也别叫我,好吗?”

  “好,”厉景琛还没躺下,帮布桐按摩着小腿,“今天跟那么多人合影,累坏了吧?”

  “有点,但是难得这么高兴嘛,我没想到宋迟家的亲戚那么多,不过七大姑八大姨的都挺热情的,我不好拒绝的。”

  “他们家的亲戚的确多,宋迟是他们家族里的宝,当初他要去当兵,所有人都不同意,生怕他会有什么危险。”

  “那这么说来,宋迟没被惯成妈宝男,还如愿以偿去当了兵,算是很棒了。”

  “嗯,所以他的性格就是大大咧咧无忧无虑的,从小到大没吃过什么苦,虽然家里是中产阶级,但从小过的是少爷的生活。”

  “明白了,”布桐突然想起了什么,“老公,咱们亮亮说长大之后要当刑警扬善惩恶呢。”

  厉景琛笑笑,“孩子有志向,你不是最高兴了吗?”

  “我不高兴,他有点别的志向行不行?

  干嘛非要当刑警......” 厉景琛最了解布桐,自然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你是怕孩子有危险?”

  “对啊,现在是和平年代,也不需要打仗什么的,刑警不就是最危险的工作之一了吗?”

  “老婆,”男人严肃地看着她,“你这话也就关上门跟我说说还行,要是被爷爷听到了,可是要挨老首长的训的。”

  布老首长恨不得布家所有人都精忠报国,听到这种话不翻脸才怪。

  布桐心里也很苦恼,“我知道我的想法不对,可是亮亮例外,亮妈临走前把他交给我,我不想让亮亮有一点危险,我想要他一生平安。”

  “那如果是温故知新,你会愿意他们走上那条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