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26章 爱心早餐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底下又是一大串的回复。

  呆到自然萌:卧槽护士小姐姐也太幸福了吧,被女神翻牌了! 吃鸡智障队友:当妈妈太不容易啦,桐宝你已经很棒啦! 自行车也是车啊: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条万年单身狗,看到布桐夫妇的照片,居然想结婚了,骗我结婚生子系列呜呜呜...... ...... “看什么?”

  坐在对面喝粥的男人看着她,“专心吃饭,别玩手机。”

  “哦......”布桐乖乖收起手机,像个被教导主任训话的好学生。

  “老公,晚愉发消息来了,说他们一会儿就出发回来了。”

  “嗯。”

  男人淡淡应了声,“知新退烧了,咱们也可以回家了。”

  “孔爷爷也住这里呢,一会儿我想去看看他。”

  “也好,去看一眼再回家。”

  “嗯嗯。”

  厉知新吃完早餐,开心了很多,但是身体有点虚弱不能走路,厉景琛便只能去抱他。

  “麻麻抱。”

  厉知新奶声奶气的道。

  “这是记昨晚你凶他的仇了,”布桐一眼看穿,“知新,咱们是小小男子汉,不跟爸爸计较,妈妈有点累,让爸爸抱你,好不好?”

  小胖纸是有点重量的,布桐偶然抱一下还行,要抱他下楼,那的确得花点力气。

  “不尿!”

  小胖纸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不要爸爸抱?”

  厉景琛居高临下地看着病床上的儿子,“不要的话,爸爸妈妈就先走了,你自己在这待着吧。”

  厉知新委屈死了,但身边没有别人能帮他了,只能乖乖妥协,爬起身冲着厉景琛张开了双臂。

  厉景琛把他抱起,一起去了孔老爷子住院的那栋楼。

  孔老爷子刚醒,孔忆慈在喂他喝粥,见厉景琛他们进来,孔忆慈急忙起身道,“厉总,布桐,你们怎么这么早?”

  布桐先跟孔老爷子问了好,这才道,“昨天原本是在晚愉老家的,没想到知新发烧,连夜赶回来了,准备回家,顺便来看看孔爷爷。”

  “小知新没事吧?”

  孔忆慈上前摸了摸厉知新的手,“小可怜,你受苦了,回头忆慈阿姨给你买好吃的,好不好?”

  “好!”

  厉知新高兴的回。

  “忆慈,早餐买回来了,你去吃,我喂爷爷就行。”

  门口传来唐斯年的声音,布桐转头望去,看见唐斯年拎着外卖袋子走了进来。

  “厉总,布桐,这么早。”

  唐斯年看到他们,震惊了一下。

  “你也很早呀,”布桐歪了歪脑袋,“你是刚来的,还是昨晚就在这里守着了?”

  唐斯年的脸有点红,“布桐,你别拿我打趣了,吃过早饭没有?

  坐下一起吃点吧。”

  布桐笑着道,“不了,你专门买的爱心早餐,我们怎么能吃呢?”

  孔忆慈急忙上前道,“布桐,你怎么这么会取笑人啊?

  厉总,你也不管管。”

  男人正色道,“我老婆说的是实话。”

  唐斯年:“......” 孔忆慈:“......” 布桐笑得停不下来,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声,“好了,不逗你们了,我来喂孔爷爷喝粥,你们两个吃早餐吧。”

  “这种事情怎么能麻烦你呢?”

  唐斯年把袋子递给孔忆慈,“你去吃,我来喂爷爷。”

  孔忆慈没再推脱,接过袋子去小桌子前吃早餐。

  唐斯年坐在病床边喂孔老爷子喝粥,动作很熟练,跟孔老爷子一点也不生分。

  布桐忍不住又开口打趣道,“唐总,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我跟孔爷爷都认识几十年了,论熟悉程度,当然是跟我更熟啊,你这是以什么身份,说出不能麻烦我的这种话的呢?”

  唐斯年:“......” 孔忆慈:“......” 孔老爷子被逗得哈哈大笑,连脸色都红润了很多,“好了桐桐,你就别逗他们两个了。”

  “是,孔爷爷。”

  布桐偷笑。

  待了一会儿后,厉知新闹着要回家,孔忆慈便送他们出去,“布桐,谢谢你们来看爷爷,他看见你们心情好了不少,医生说他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行,那等出院了之后,你们来星月湾住一阵子,现在正是逢年过节的,人多热闹,我怕孔爷爷在家会觉得寂寞。”

  布桐提议道。

  “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啊,我爷爷就是因为我爸妈不回来过年才病倒的,我也在担心回家之后他会因为家里冷清而心情不好。”

  “跟我还客气什么,我们家有的是房间,放心来住。”

  “好,我一会儿跟爷爷说,能去你家住,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布桐笑笑,“你快回去吧。”

  “嗯,你们慢走。”

  “拜拜,电话联系。”

  孔忆慈目送他们进了电梯离开,这才转身回去。

  刚走到病房门口,便听见里面传来孔老爷子的声音,“你这孩子,心眼也太实诚了......” 孔忆慈知道爷爷是在跟唐斯年说话,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没有走进去。

  唐斯年带着笑意的嗓音响起,“爷爷,我不希望忆慈是迫于您给的压力才接受我,那样她是不会开心的,我愿意一直等下去,等到她敞开心扉真正接受我。”

  “我也没说要给她压力啊,她是我亲孙女,我怎么可能逼她,但是我好歹可以帮你说说好话,尤其是我现在还生病了,忆慈最孝顺,这个时候她最能听进去我说的话了,我只是想让她发现你的好。”

  “爷爷,就是因为您生病了,才更不能跟她说这些话,否则她一定会为了完成您的心愿而接受我的,我不想让她有一丝一毫的委屈或不情愿,所以当我求您了,什么都不要说,好吗?”

  “唉......”孔老爷子长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

  门外,孔忆慈落在身侧的手忽的一颤,一颗心乱成了麻。

  她没有走进病房,转身离开,来到楼下的咖啡厅,给自己点了杯咖啡,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着,失起了神。

  从爷爷生病住进医院那天,唐斯年出现,爷爷其实就觉得疑惑了。

  唐斯年一直没有走,她一个人跑上跑下又要照顾爷爷,的确有点顾不过来,但尽管如此,她依然不想麻烦唐斯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