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27章 这是爱情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没想到唐斯年格外固执,坚持要留下,还跟爷爷相处得不错,两个人很聊得来,孔忆慈也不好赶人,就默认他留下了。

  今年的除夕,是孔家过得最糟糕的一个年了。

  爷爷生病,只能在医院里过年,就连年夜饭,爷爷也只能吃医院搭配的营养餐,别的东西都不能吃。

  孔忆慈给值班的医生护士买了吃的喝的,以表心意,给自己随便点了个外卖,原本以为这个年就要这样过了,没想到唐斯年在她最孤独的时候又出现了。

  他拎了很多吃的,是从她很喜欢的一家中餐厅打包来的,有鱼有肉有鸡汤,足足七菜一汤,把病房里的小桌子摆得满满的,还带了一瓶红酒。

  爷爷躺在床上,笑着叫他们自顾自吃,别管他这个老头子。

  落地窗外,是繁华的帝都夜景,时不时能看见绽放的烟花。

  玻璃隔绝了外面的严寒,在那间原本让人无比想要逃离的病房里,孔忆慈居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在那一刻,她知道自己的心门已经在对着唐斯年悄然打开,只是她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仅仅是因为感动...... 爷爷住院的这几天,唐斯年一直留在医院,晚上也是他在守夜,换孔忆慈去睡觉,早上孔忆慈来接班,他会去买早餐,等孔忆慈吃完早餐他再去补个觉。

  唐斯年的表现太明显了,孔忆慈知道爷爷一定能看出他在追求她,也在等着爷爷私底下来跟他说起唐斯年,可奇怪的是,这么多天过去了,爷爷从未对她开口。

  直到刚刚,孔忆慈才知道了原因。

  原来,爷爷早就一清二楚,而是唐斯年不让他来找她说而已。

  为的是照顾她的感受。

  他们都很清楚,爷爷在生着病,如果来跟她说出‘斯年是个好男人,把你交给他,爷爷很放心’这种话,她是没有理由忤逆爷爷的,最起码,也会试着跟他正式交往。

  唐斯年也知道,明明只要爷爷开口,他就能跟她在一起,可是他却没有让这件事情发生,为的仅仅是照顾她的感受。

  她第一次感觉到,被人这般全身心地无条件偏爱着、呵护着,是什么样的感觉。

  她身边的追求者并不少,她经历过一辆豪华跑车上装满了玫瑰花出现在她的面前,也经历过横幅示爱钻石表白,所以她拒绝得了唐斯年之前一切狂热的追求。

  可是她却拒绝不了他这样在背地里悄悄照顾她感受的举动。

  人的心真的是很奇怪的东西,有的时候,强大得像是无坚不摧刀枪不入,可有的时候,一句话就能让它所有伪装的坚强崩塌。

  孔忆慈没办法欺骗自己,此时此刻,她心里的某一种东西,正在悄然蔓延出来,占据了她的整个胸腔。

  “忆慈,你在这里干什么?”

  唐斯年突如其来的声音,拉回了孔忆慈的思绪。

  “啊?”

  孔忆慈茫然地抬起头,倏地回过神来,急忙道,“哦,那个......我送走厉总他们之后,突然觉得有点口渴,就下来喝杯咖啡......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爷爷见你半天没回来,叫我来找你,所以我来看看,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

  孔忆慈站了起来,“那我们走吧。”

  “你不是说要喝咖啡吗?”

  唐斯年看着桌上纹丝不动的咖啡,“你还没开始喝。”

  孔忆慈拿起杯子,一口气把温热的一杯咖啡喝了个底朝天,“好了,走吧。”

  唐斯年:“......” 他跟在孔忆慈身后,担忧地问道,“忆慈,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爷爷的身体已经在恢复了,很快可以出院了,你不用担心。”

  孔忆慈没有说话,加快了脚步,走到电梯前按电梯键。

  电梯有上有下,都没有这么快来到这一层,孔忆慈觉得自己的心乱透了,大脑根本没办法思考,只想远离身后这个男人,转身便往楼梯间里大步走去。

  “忆慈?”

  唐斯年不明所以,下意识地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了她,转过她的肩膀,着急地问道,“你怎么了?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孔忆慈抬头看着他。

  他很高,最起码有一米八,孔忆慈穿着平底鞋,矮了他足足半个头。

  他的眼睛里写满了着急和担忧,像是急于得到她的回答。

  孔忆慈跟他接触的时间虽然不多,但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她知道他向来都是沉稳的,但是似乎在她面前,他会毫无保留地流露出自己最真实的内心状态。

  孔忆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不受控制地踮起脚尖,吻住了他的唇。

  唐斯年的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呆愣地站着,大脑一片空白,完全忘了该怎么反应。

  孔忆慈的唇就这么贴着他,双手攀在他的肩膀上,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过了不知道多久,孔忆慈才离开他的唇,缓缓松开了手。

  “忆慈......”唐斯年有点懵,但还是清醒而理智地感觉到了孔忆慈的反常,“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告诉我,别让我担心。”

  孔忆慈的脸蛋红通通的,“没什么,我就是想证实一件事情。”

  “......什么事。”

  “我说不清楚。”

  “说不清楚也得说,”唐斯年突然握住她的手腕,“忆慈,什么事情是需要用一个吻来证实的吗?

  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你吻我,是不是证明你对我有感觉了?”

  孔忆慈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的行为太冲动了,但她不想骗唐斯年,也不想骗自己。

  “我只是想知道,我对你的感觉是不是爱情,所以我想看看我在吻你的时候,心跳是不是会加速。”

  “......那结果呢?”

  孔忆慈拉起他的手,缓缓放在自己的左侧胸膛,“你能感受到吗?”

  “忆慈,是的,对吗?

  它有在加速,对不对?”

  唐斯年的眼底渐渐亮起了光芒,嗓音抑制不住的激动,“你对我的感觉,所以这是爱情,对不对?”

  “应该是的吧。”

  话音刚落,她便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胸膛。

  “忆慈,”唐斯年叫着她的名字,“我很高兴,真的,我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