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43章 妈宝男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孔忆慈低垂着眼眸,半晌,才开口道,“也就是说,你到现在还没告诉你爸妈我的存在,所以你以前的相亲对象才会觉得我是第三者。”

  “我爷爷奶奶和诗诗都知道我们在一起的事情,我爷爷奶奶非常喜欢你,这你是知道的。”

  孔忆慈掀起眼皮看他,“我问的是你爸妈。”

  唐斯年有点乱,理了理思绪,才开口道,“忆慈,我爸还好,跟我爷爷奶奶一样,可是我妈这个人,有点刁钻刻薄,你问诗诗就知道了。

  我如果直接告诉她我有女朋友,她非得刨根究底把你祖宗十八代都调查个清清楚楚,我怕她会来冒犯到你,所以暂时没告诉她。”

  “我们家世代清白,行得正坐得端,不怕被人调查,”孔忆慈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神冷了几分,“你是不是怕你妈查出我坐过牢的事情看不起我?”

  “忆慈,在我心里,你坐牢根本不算什么,可是我妈不了解其中的原由,第一个念头肯定就会排斥的。”

  唐斯年解释道。

  “看样子你挺怕你妈的,”孔忆慈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你不会是妈宝男吧?”

  唐斯年有点懵,“......妈宝男是什么意思?”

  “妈宝男就是什么都听妈妈的,妈妈说什么都是对的,一切以妈妈为中心,极度依赖妈妈的男人。”

  “胡说,我什么时候听过我妈的了?”

  唐斯年立刻正色道,“忆慈,你不能给我贴上这种标签,我绝对不是你口中所说的妈宝男,我之所以顾忌我妈,是不想让她伤害到你,我以为只要能拖一天,我就能多一天的时间想办法稳住她让她欣然接受你。”

  孔忆慈看着他,“那如果你妈一直不喜欢我,你还会坚持跟我在一起吗?”

  “当然,”唐斯年不假思索的道,“你怎么能以为,我妈不同意我就会放弃我们的感情呢?

  你太不了解我了。”

  孔忆慈抿着唇角,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菜来咯。”

  老板亲自来上菜,“先吃着,还有一个菜马上就好。”

  “谢谢。”

  唐斯年拿起筷子递给孔忆慈,“陪我吃点?”

  孔忆慈摇头,“在布桐家吃太饱了,吃不下。”

  “那我吃了。”

  唐斯年是真的饿了,必须吃饱了才有力气哄女朋友。

  孔忆慈也冷静了下来,道,“你没告诉你妈的事情,算是翻篇了,现在事情闹成这样,她应该也知道了吧?”

  “嗯,蒋佳丽打电话告诉她了,我妈知道了,还给我打了电话,我承认我有女朋友,并且非你不娶。”

  孔忆慈指尖一颤,但嘴上还是毫不在乎的道,“我又没说要嫁给你。”

  “我知道,我还在考核期,等考核期过了,才有资格向你求婚。”

  “那如果你妈不接受我呢?”

  孔忆慈问。

  唐斯年认真地看着她,“她不接受是她的事情,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忆慈,将来我们结婚了,就把爷爷接到我们家住,我们一起好好照顾他,至于我爸妈,我是不会让他们来跟咱们一起住的,有代沟。”

  孔忆慈心里暖洋洋的,“跟你爸妈有代沟,跟我爷爷代沟不是更大了吗?”

  “谁说的,我跟爷爷是忘年之交,一点代沟都没有。”

  “就你会说话,专门哄我爷爷开心,他当然喜欢你了,快吃饭吧。”

  “那你不生气了,好不好?”

  “我本来就没真的生气,”孔忆慈道,“只是今天那个蒋佳丽居然敢推晚愉,万一晚愉肚子里的孩子出点什么事,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现在布桐的脚受伤了,我也很自责,回头你准备一份礼物,去星月湾登门道歉吧。”

  “我知道,我会去的,至于礼物,我不知道布桐喜欢什么,一会儿吃完饭,你陪我去买,好不好?”

  “好。”

  ...... 两个人吃完饭,手牵手走出餐厅,有说有笑地上了车,没有看到一个身影躲在角落里观察着他们,等他们离开后,那个人急忙打了辆出租车跟上。

  孔忆慈带着唐斯年去商场,逛了一大圈,最后给布桐挑了一个限量版的包包。

  “布桐什么都不缺,送什么都没惊喜,但是包治百病,女孩子从来不会嫌包多,这个包是刚到的,她应该还没有,就这个吧。”

  “好,都听你的,”唐斯年笑了笑,“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随便拿。”

  “我没有,咱们走吧。”

  “好。”

  两个人走出商场,刚来到自己的车旁,一个身影就窜了出来,跑到唐斯年面前,“斯年......” 唐斯年的脸色骤然一沉,“你怎么在这里?”

  蒋佳丽楚楚可怜地看着他,“伯母跟我说你来帝都了,所以我就找你,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的,我有话想跟你说......”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唐斯年冷漠的道,“蒋小姐,你无缘无故去找我女朋友的麻烦,我不追究你的责任已经是仁至义尽,你走吧,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我这么喜欢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蒋佳丽的眼泪簌簌地砸落下来。

  “我早就跟你说清楚了,你喜欢错人了,我不可能跟你在一起,是你自己不愿意接受,单方面认为我是你的,蒋小姐,凡事都要讲个理字,我未曾欺骗过你的感情,你也不该纠缠我,不是吗?”

  蒋佳丽哭得更凶了,“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你,我哪里不好,你说出来,我改,我改还不行吗?

  你喜欢什么样的我都可以变成那样的,哪怕是要我去整容都可以的,”她抬手指着孔忆慈,“你不就是喜欢孔忆慈那样的吗?

  我去整成她这个样子行不行?”

  孔忆慈站着没说话,心里只为这个女人感到悲哀。

  爱一个人爱到失去自我,应该是爱情里最不该有的状态了吧?

  你可以深爱,但是不能连自我都失去,因为这样的自己,未必是对方需要和喜欢的样子。

  唐斯年开口道,“蒋小姐,你误会了,我不喜欢你,跟你的外表没有任何关系,而是一种感觉,感觉是很神奇的东西,你身上没有吸引我的地方,你再美,我也不会心动,我也相信你总有一天会找到自己的归属,请让开吧,我们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