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44章 没这个能力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不走!”

  蒋佳丽失控地抓住唐斯年的手,“没有你,我活着也没有意思,你要走可以,干脆一脚油门撞死我好了,这样你和这个绿茶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蒋佳丽!”

  唐斯年怒喝一声,甩开她的手,“做人还是留点底线为好,你再敢侮辱我女朋友,我就真的不会对你客气了。”

  蒋佳丽被这话刺激到,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激动地开口道,“好,你逼我是吧?

  我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我死给你看!”

  话音刚落,蒋佳丽便一头撞向一旁孔忆慈的车。

  一声闷响后,女人应声倒地,直接晕了过去。

  “啊!”

  孔忆慈被吓了一大跳,看着蒋佳丽头上留下的血,急忙道,“斯年,快叫救护车啊!”

  唐斯年拿出手机,还算冷静地叫了救护车,又打了报警电话。

  蒋佳丽被送去了医院,唐斯年和孔忆慈留下配合警方调查。

  停车场有监控,把事发经过拍得一清二楚,车里还有行车记录仪,录下了对话,警方做完笔录,便让他们离开了。

  唐斯年道,“警官,你看到了,这个女人的情绪很不稳定,白天去我女朋友的工作室闹,还伤到了人,现在一不合又自残,我希望你们能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情,不要让她来骚扰我的女朋友。”

  做笔录的警员道,“唐先生,像这种情况,我们是没办法控制她的人身自由的,不过我们已经通知她的家属赶过来,到时候我们会去跟她的家属说,让他们好好看着她,你们自己小心点吧,万一她有什么精神上的疾病,对你们进行人身攻击,后果就严重了。”

  “我知道了,谢谢,辛苦了。”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那我们也先走了。”

  “再见。”

  唐斯年去牵起孔忆慈的手,“吓坏了吧?”

  孔忆慈摇了摇头,“还好,就是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出。”

  “没事,从现在开始,我会寸步不离陪在你身边,免得她再来找事。”

  孔忆慈心里乱糟糟的,根本不想思考,“先回家吧,太晚了,爷爷会担心的。”

  “好。”

  两个人回到孔家,孔老爷子得知第二天唐斯年会来接孔忆慈,便提议让他在孔家住了下来。

  “爷爷,这不好,斯年还是去酒店住吧。”

  孔忆慈不同意。

  孔老爷子看着自家的孙女,正色道,“有什么不好的,爷爷又不是老古董,斯年就算是住你的房间,我也没有意见,现在已经是退一步,让他住客房了,你怎么这么小气。”

  孔忆慈:“......” “越说越离谱了,行行行,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不管了。”

  孔忆慈说完,便自顾自上了楼。

  孔老爷子把唐斯年拉到客厅里,小声道,“怎么回事啊?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看样子什么事情都逃不过您老人家的法眼。”

  唐斯年也没有隐瞒,把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这样啊......”孔老爷子听完的确有些担忧,“忆慈这孩子,向来独来独往惯了,身边从来不带保镖什么的,觉得招摇,我也不勉强她,可现在看来,还是有危险的,我得去老布那边借两个保镖保护我孙女才行......” “爷爷,有我在,您不用担心,接下来我会时时刻刻陪着忆慈的,直到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为止,只是为了方便保护她,我可能还真的要住在家里了。”

  “你以为爷爷刚刚是说着玩的啊?”

  孔老爷子一脸坏笑,“你要是有这个本事能爬上我孙女的床,我求之不得呢,这样你们就能结婚,我也能尽快抱上小曾外孙了,只可惜啊,你没这个能力......” 唐斯年无语:“......”没这个能力?

  这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爷爷,不是我没这个能力,是忆慈还没准备好,我不想强迫她,所以顺其自然吧。”

  “行行行,我知道,换成是别的男人,我防备还来不及了,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斯年,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希望你不要辜负忆慈。”

  唐斯年认真地允诺,“我明白,爷爷,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 蒋佳丽是在unusual集团旗下的商场撞车受伤的,自然瞒不过厉景琛,当天晚上,星月湾便知道了这件事情。

  第二天,孔忆慈带着唐斯年来看布桐。

  “布桐,斯年给你买了包跟你道歉,你看看喜不喜欢。”

  布桐受宠若惊,“唐总又没做错什么,不需要跟我道歉啊。”

  “这件事情因他而起,他就是有责任的,你收下吧,看看喜不喜欢。”

  布桐没有拒绝,拿出包看了一眼,“是我喜欢的,一看就是忆慈挑的吧?”

  孔忆慈笑,“我了解你的喜好,就知道你会喜欢的。”

  “谢谢,我收下了,坐。”

  两个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唐斯年看着布桐的脚,问道,“布桐,你的伤怎么样了?”

  “没事,休息两天就好了,你们不用担心。”

  唐斯年点点头,“那就好。”

  “喝茶,”布桐招呼着,问道,“蒋佳丽怎么样了?”

  孔忆慈笑着道,“就知道什么都瞒不住你,昨晚送医院了,那位警官早上打电话来说,她的家里人已经从云城赶过来了,蒋佳丽也醒了,轻微脑震荡,没什么大碍。”

  “哦......”布桐若有所思,“这人做事还挺极端的,这都撞得下去,多疼啊......” “那还不是因为人家爱惨了唐总啊。”

  门口传来黎晚愉打趣的声音,“唐总难道没有一丝一毫的感动吗?”

  唐斯年无语极了,“晚愉,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忆慈会误会的。”

  黎晚愉在布桐身旁坐了下来,“切,我们家忆慈才没有这么小气呢,再说了,我就是在替忆慈问你啊。”

  唐斯年叹息,“这有什么好感动的,我现在就是怕她走极端,会伤害忆慈,所以才时时刻刻陪着她。”

  黎晚愉认同地点点头,“也是,这种人被惹急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万一拿硫酸泼忆慈,那可就完蛋了,我们家忆慈这张漂亮的脸蛋就被毁了。”

  唐斯年的心瞬间提了起来,“......那我先找人跟踪蒋佳丽,观察她的一举一动,有什么不对劲的话,我们也好提前防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