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45章 公主抱是他的强项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哈哈哈哈哈......”黎晚愉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怎么了?”

  唐斯年有点茫然,“我说错什么了吗?”

  “晚愉,你别逗人家了,”布桐笑了笑,开口解释道,“唐总,硫酸是违禁品,一般人弄不到的,就算弄得到,帝都有天眼系统,只要在监控范围内,都会被发现,所以要在帝都动手,比较困难。”

  唐斯年点点头,“我倒是忘了有天眼系统了,帝都果然比别的城市要安全得多。”

  “再安全也没办法防范人心,既然有这么一个人在针对忆慈,那就一定要加倍小心,”布桐认真道,“但是我觉得,还是得从根源入手,那就是跟蒋佳丽把话说清楚,让她彻底死心,别再来找麻烦才是最好的,不然防得了一时,还能防一辈子吗?”

  “我表妹说得对,这种狗皮膏药,早甩早干净,或者你俩抓紧时间结婚呗,结了婚那些莺莺燕燕或许也就死心了。”

  黎晚愉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开心的道,“反正我现在已经怀上了,不怕忆慈抢在我前面怀孕了。”

  孔忆慈有点不好意思,脸蛋微红。

  唐斯年笑着道,“我倒是想娶啊,那也得新娘子答应才行。”

  “那你都没求婚,怎么知道人家不答应呢?”

  黎晚愉继续起哄,“没有哪个女人能抵挡得了自己爱的男人拿着钻戒跪在自己面前跟自己求婚的,真的。”

  “哎呀晚愉,你还说上瘾了是吧?”

  孔忆慈的脸更红了,“不许再拿我开玩笑了,不然我翻脸了啊。”

  黎晚愉毫不担心,“那你翻啊,话说我还没见过你翻脸的样子呢,倒是很好奇是什么样。”

  孔忆慈:“......” “你就知道欺负我。”

  “我哪敢啊。”

  “......” 几个人有说有笑地聊了许久,孔忆慈眼角的余光,看见厉景琛从楼上下来,好奇的道,“厉总在家啊?”

  黎晚愉抢着道,“我表妹都受伤了,我表妹夫当然在家贴身照顾了,公主抱是他的强项,抱上抱下的,每天都跟热恋的时候一样的。”

  孔忆慈笑着道,“厉总和布桐感情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只是这么多年过去,还这么好,的确让人羡慕了。”

  布桐望向走下楼的男人,道,“老公,忆慈和唐总来了,你让厨房多准备几个菜,中午留他们吃饭。”

  “嗯。”

  男人应了声,走进了厨房。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啊,最喜欢吃你家的菜了。”

  孔忆慈道。

  布桐:“那欢迎你经常来蹭饭呀。”

  “我平时也没少来,只是这阵子忙了点而已。”

  “布桐,要不你把你们家的厨师让给我吧,我把厨师请回家,说不定某人就会答应嫁给我了,比钻戒管用。”

  唐斯年突然道。

  众人:“......” 布桐失笑,“看不出来啊,唐总还挺皮的。”

  孔忆慈用手肘撞了唐斯年一下,“你开玩笑开上瘾了是吧?”

  唐斯年一脸虔诚,“我是认真的。”

  布桐看出孔忆慈是真的有点抗拒说结婚的事情,微笑着打圆场,“你们刚在一起没多久,多培养培养感情也是好事,结婚不比恋爱,要考虑很多事情的,现在还是先享受当下的快乐吧。”

  孔忆慈连连点头,“布桐说得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

  ...... 午餐过后,厉景琛便抱着布桐上楼休息。

  唐斯年要去唐诗家看爷爷奶奶,孔忆慈没跟着一起去,在客厅里跟黎晚愉说话。

  “忆慈,你也别太担心了,就蒋佳丽那种小角色,应该不难对付的,实在不行,叫我表妹夫出面,unusual集团的面子,分分钟压死他们。”

  黎晚愉安慰道。

  孔忆慈摇了摇头,“这么点小事怎么能麻烦厉总呢,没事的,我自己可以。”

  “那你自己看着办吧,需要帮忙的时候别不好意思开口,我们大家都很愿意帮你的。”

  “我知道,谢谢你晚愉。”

  没一会儿,厉景琛便从楼上下来,原本以为他是要拿什么东西,却没想到他直接来到客厅,淡声道,“晚愉,你该去午休了。”

  黎晚愉:“......” “哦,说得也是,医生叮嘱我中午一定要睡一觉的,忆慈,那我先走了啊。”

  “好,再见。”

  “拜拜。”

  黎晚愉很快起身离开,她自然是猜到厉景琛是有话要跟孔忆慈说的,毕竟表妹夫平时也没管过她午睡的事情。

  “厉总,那我也先走了。”

  孔忆慈起身道。

  “不急,我跟你说两句话。”

  厉景琛抬抬手,示意她坐下,自己也坐了下来。

  孔忆慈很快坐下,“厉总有事啊?”

  “也没什么事,我老婆叫我来问问,你需不需要帮忙。”

  男人淡淡的道。

  孔忆慈急忙拒绝,“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解决的,如果连一个女人都解决不了,要靠你们帮忙的话,那我未免也太没用了点。”

  厉景琛没有勉强,只是道,“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值得争取,你想想看当初我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让林澈远离了桐桐。

  善良这种东西,只能用来面对善良的人,就算是小月牙,我也会告诉她,只要自己认为是对的和想要的,就是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取和守护,一味的退让,不会让坏人心存感激,反而会让他更嚣张。

  你如果真的想自己解决,就必须清楚这一点,因为你的性格里,最大的优点和缺点,都是太温和,哪怕是女人,该强硬的时候就得强硬,不然别人只会觉得你更好踩。”

  “我明白了,”孔忆慈的双手紧紧攥着衣角,“你说得没错,我的性格说好听点是温和,说难听了就是懦弱,平时与世无争的时候当然没觉得,可是一旦有人站出来跟我作对,我的缺点就显而易见了。”

  “你知道就好,就算唐斯年会一辈子保护你,但是也不影响你变得强大,你可是孔爷爷的亲孙女,不该是这样的。”

  厉景琛说完,便站起身,“我先上楼了,你自便。”

  “嗯,我也该走了,谢谢你,厉总。”

  厉景琛没再多说什么,转身上了楼。

  孔忆慈深呼吸一口气,拿起包包离开,刚走出门,便看见唐斯年的车开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