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46章 掐桃花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我刚想给你打电话呢,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孔忆慈上前问道。

  “我妈给我爷爷奶奶打电话了,他们知道了昨天发生的事情,叫我来陪着你。”

  “那你有没有跟他们说,我是怕他们在午睡才没有过去打扰的。”

  “说了,爷爷奶奶夸你懂事,”唐斯年下车,帮她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走吧,你不是还要回去准备画展吗?”

  “嗯。”

  孔忆慈上了车,两个人很快离开。

  二楼的落地窗前,布桐看着他们的车驶离,靠一只腿蹦到了床边,一头倒进了男人怀里,“老公,他们走啦,咱们可以安心休息了。”

  “他们就算在,也不能打扰我们,”厉景琛帮她盖好被子,“快睡吧,睡醒了给你吃好吃的。”

  布桐冲着他眨眨眼睛,“我怎么感觉,我像是被你养着的小猴子啊,你每天给我喂果子吃。”

  “嗯,还是只受伤的小猴子。”

  布桐笑得眉眼弯弯,搂着他的脖子亲了一口,“老公,你要陪我睡吗?

  还是去工作?”

  男人眸光幽深,“陪你的话,两个人都不用睡了,所以你是不是巴不得我赶紧去工作。”

  布桐吓得缩了缩脖子,“是的,大中午的,就应该午休,不适合做别的,你要是不困的话就去工作吧。”

  “放心,我等会儿有个视频会议,今天放过你,”男人捏了捏她的脸蛋,“睡吧,等你睡着了我再去书房。”

  “嗯。”

  布桐抱着他的手臂,很快闭上了眼睛。

  厉景琛等她睡熟了,才轻轻抽出自己的手臂,把窗帘拉上,轻声走出了主卧。

  刚关上门,便听见隔壁婴儿房里传来厉知新的哭声。

  厉景琛无奈地捏了捏眉心,迈开长腿走了进去。

  厉温故躺在小床上,闭着眼睛准备睡觉,但明显还没有睡着,因为眉头正紧皱着。

  厉知新坐在自己的床上嚎啕大哭,女佣在一旁不知所措地哄着。

  “哭得差不多了吧?”

  厉景琛不悦地开口道,“非要影响哥哥睡觉才肯罢休?”

  厉知新止住哭声,委屈巴巴地看着厉景琛,抽泣道,“粑粑,新新痛痛......” “哪里痛?”

  “手手痛痛......” 厉景琛望向女佣,“怎么回事?”

  女佣急忙解释道,“先生,他自己在玩玩具,手不小心碰到床沿,我已经检查过了,没受伤的。”

  厉景琛蹙眉,“厉知新,你是男孩子,怎么比你姐姐还要娇气,自己弄疼自己,好意思哭?”

  “粑粑,新新很痛痛......”厉知新瘪着嘴,强调道。

  “痛也得忍着,再让我看到你动不动就哭,你就别在家里待着了,去舅舅那边住吧。”

  厉知新:“......”好委屈哦,他想要麻麻呜呜呜...... “还哭吗?”

  厉景琛问道。

  厉知新摇了摇头。

  “那就躺下睡觉,别影响哥哥睡觉。”

  厉景琛说完,便转身离开,走到门口,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下次再影响哥哥的话,爸爸就把哥哥带回自己房间睡觉,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睡,听见了没有?”

  厉知新听懂了,他再哭的话,哥哥就可以去跟粑粑麻麻睡了,他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很悲惨。

  厉知新强忍着委屈,点了点头。

  厉景琛这才开门走了出去。

  “乖宝宝,快睡吧,小知新最听话了,千万别惹爸爸生气了,快躺下。”

  女佣耐心地哄道。

  厉知新哭得肚子都饿了,这下更委屈了,奶声奶气地开口道,“饿......” 女佣哭笑不得,“那我去给你冲奶粉。”

  ...... 孔忆慈回到工作室,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忙碌了起来。

  距离画展还有差不多十天的时间,其实准备得差不多了,但她的性格就是总感觉还有什么没准备好,所以总在给自己找工作忙碌。

  唐斯年在外面,没有打扰她,隔着单向玻璃,孔忆慈可以看见唐斯年坐在沙发上翻杂志的身影。

  她盯着他看得出神,直到唐斯年拿起电话,离开接听,她才起身走了出去。

  唐斯年去了大门外接听,背对着门,没发现孔忆慈来了。

  孔忆慈没出声,听见他在跟电话里的人严肃地说着话,语气温和但带着强硬,“蒋太太,我希望你和你女儿都能明白一件事情,由始至终我没有跟她玩过暧昧,大家都是成年人,你们也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我相信你们蒋家的人不可能不懂这其中是怎么一回事吧?

  我妈妈喜欢她,喜欢你们家的家世背景,可是我不喜欢,无论是她这个人,还有你们家,我从来没有表达过我有一丝一毫的喜欢。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难道你们蒋家还觉得父母之命媒妁之,我妈喜欢她我就一定要娶吗?

  如果你们是这么认为的,那很抱歉,最起码我唐斯年不是任凭我妈操控的傀儡,她做不了我的主,你要为女儿讨个公道,找她去。”

  唐斯年说完,便挂上了电话,收起手机转身,看见孔忆慈正站在他身后,眉心一蹙,“什么时候出来的?”

  孔忆慈笑了笑,“有一会儿了,都听到了。”

  唐斯年佯装不悦地看着她,“你忙你自己的,别管其他的事情,我能处理好。”

  “我知道,但我想跟你一起共同面对,所以就出来了,”孔忆慈上前两步,难得地主动抱住了他,“我看出来了,你已经很努力在摆平这件事情了。”

  唐斯年回抱住她,“忆慈,我想让你安心,而不是因为跟我在一起之后,反而有了烦恼,那肯定就是我的问题了。”

  “我记得布桐和厉总刚结婚的时候,也是有很多问题的,不是厉总有桃花,就是布桐有桃花,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们两个都是在互相掐对方的桃花,还挺有意思的。”

  孔忆慈笑了笑,接着道,“我从小跟布桐一起长大,性格却跟她差点有点远,布桐是一个很清楚自己要什么的人,一旦认定,她会很坚决要让自己得到,谁也别想抢走属于她的东西,所以当时她掐起厉总的桃花时,可以说是又准又狠,毫不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