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49章 见家长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忆慈,谢谢你这么在乎我。”

  唐斯年有些动容。

  她原本可以过她岁月静好的日子,不用面临这种境遇,是他的出现,搅了她的宁静。

  孔忆慈笑了笑,“你也很在乎我啊,感情都是相互的,不需要说谢谢,只要好好珍惜彼此就够了。”

  “我会珍惜,”唐斯年收起手机,“那咱们走吧,去商场。”

  “嗯。”

  ...... 孔忆慈给两位长辈买了不少东西,唐斯年抢着买单,但是被她拒绝了。

  既然是她送,自然是应该她自己掏钱。

  唐斯年也没再坚持,随他去了,他们两个都不是缺钱的人,而且分得太清楚总觉得伤感情。

  直到唐斯年的车驶进星月湾,停在慕西临家门口,孔忆慈突然紧张了起来。

  原来有些事情,想象起来容易,做起来未必简单。

  “忆慈,怎么了?”

  唐斯年刚解开安全带,便发觉孔忆慈有点不对劲,“是不是不想进去?

  那咱们不进去了,我送你去布桐那边,我吃了饭就去找你。”

  孔忆慈深呼吸一口气,轻轻摇了摇头,“她是你妈,我不可能一辈子躲着她吧,进去吧。”

  “你执意要见我不拦着,但是忆慈,我想告诉你,我永远站在你这边,所以你不要怕。”

  孔忆慈弯了下唇角,“我知道。”

  两个人拎着礼物进了屋,所有的人都坐在客厅里聊天。

  “斯年和忆慈回来了,”唐老夫人笑着朝孔忆慈招手,“忆慈,来奶奶这里坐。”

  孔忆慈乖巧地走上前打招呼,“爷爷奶奶,叶叔。”

  “哎,”叶文齐抱着小叶子招呼她,“快坐。”

  “忆慈,我给你介绍,”唐斯年牵着孔忆慈的手,介绍道,“这是我爸,这是我妈,爸妈,这是我女朋友,忆慈。”

  “你好忆慈,”唐和平站起身,一脸的笑意,“斯年这个孩子也真是的,交了女朋友也不早跟我们说,我早就应该过来看你的。”

  孔忆慈急忙道,“唐叔叔这么说,就是我不好意思了,我早就该去拜访您跟阿姨的。”

  唐斯年急忙把礼物放在茶几上,“爸妈,这是忆慈特意为你们准备的礼物。”

  “来就来嘛,这么破费干什么?”

  唐和平有点不知所措,“爸,妈,我是不是该给孩子个红包啊?”

  “之前斯年第一次带忆慈来吃饭的时候,我们就给过红包了,你给不给都行,但最好还是给一个吧,表示心意。”

  唐老夫人笑着道。

  “你看,我也没有准备,身上也没这么多现金,要不我让人去取,晚点给吧。”

  “叔叔不用这么客气的。”

  孔忆慈急忙道。

  “这是礼数,不是客不客气的问题。”

  唐和平站起身,刚要叫保镖过来去帮忙取钱,手臂就被人拽住。

  “急什么呀,”赵美莎拉着丈夫,站起身,不屑地打量着孔忆慈,道,“我还没说接不接受这个儿媳妇呢,你急着给什么红包。”

  “美莎,今天是好日子,你别找事。”

  唐和平压低嗓音警告道。

  “什么叫找事啊,我只是怕你们被蒙在鼓里而已,”赵美莎望向沙发上坐着的两位老人,“爸,妈,斯年这些年一直没谈女朋友,我这个当妈的比谁都着急,他现在能开窍,按理我比谁都开心才对,可是他也不能在大街上随手乱抓一个女的吧?

  对方什么底细他不用管,可是我要管,我绝对不允许一个乱七八糟的女人嫁给我儿子。”

  “妈,说话客气点,谁乱七八糟了?”

  唐斯年不悦道。

  “斯年,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见到妈妈都什么态度,孔忆慈的底细我都调查清楚了,她坐过牢你们知道吗?

  咱们唐家家世清白,我绝对不允许一个坐过牢的女人嫁进我们家!”

  孔忆慈脊背挺直地站着,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原本暖暖的笑容渐渐凝固住。

  “妈,我就知道你今天没准备给忆慈好脸色看,但我没想到你会这么直接,”唐斯年点着头,一字一句的道,“好,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实话告诉你,我这辈子,非忆慈不娶,我娶定她了,你不让她进唐家的门,我们就去外面买房子生活。”

  “你......”赵美莎被气得差点吐血,“爸妈,你们看看这孩子,赶紧帮忙劝劝啊,不然他一冲动,说不定真的去把结婚证给领了!”

  “你们都坐下。”

  唐老爷子发话道。

  赵美莎强忍着怒意坐了下来,唐斯年也牵着孔忆慈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美莎,你冷静一下,”唐老爷子望向赵美莎,“斯年是我们的孙子,他的婚事我们怎么可能不关心?

  忆慈的事情,之前诗诗就跟我们说过了,所以我和你妈都知道这件事。”

  赵美莎:“......”她还以为,爆出孔忆慈坐过牢的丑事,两个老的会暴跳如雷当场把孔忆慈轰出去,没想到他们居然都知道! “我听说诗诗跟孔忆慈是朋友,她一定帮孔忆慈说了不少好话,”赵美莎立刻道,“爸妈,你们可不能听信诗诗的一面之词啊,这对我们斯年来说不公平!”

  唐诗一直坐在那里没吭过声,这会儿才冷笑着开口道,“舅妈,照你这意思,我是硬把我坐过牢的朋友塞给我哥了?”

  赵美莎一直看唐诗不顺眼,现在虽然不敢得罪她这个慕氏集团夫人,但还是没好气的道,“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唐诗刚想开口,便被唐老爷子阻止了,“诗诗,你别说话,让外公跟她说。”

  唐诗点头,“好的外公。”

  唐老爷子看着赵美莎,继续开口道,“诗诗没有在我们面前说忆慈的好话,只是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们,当初有人绑架了忆慈的父母,逼她把小月牙从星月湾抱走,她为了救父母,不得已照做,才面临法律的制裁坐了牢。

  我们都不觉得这跟忆慈的人品有关,她为了救父母而犯了法,我们心疼她年纪轻轻要坐牢吃苦,从来没有因此而看轻过她,所以以后你不要再提这件事情了。”

  赵美莎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孔忆慈的事情被藏得严严实实,网上一点资料都找不到,她是花了不少功夫和金钱才打听出她曾经坐过牢的,至于为什么会坐牢,根本问不出来,但是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