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57章 再一次放弃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唐斯年挑眉,“你们家的钱你管啊?”

  “当然了,不然你还指望西临管吗?

  他那个性格怎么可能管得了钱啊,他的工资卡都在我这里的,自己身上留一张零花钱的卡,绑定的是我的手机号,平时他花一块钱我都知道。

  而且我跟你说,西临可享受妻管严了,我管得越紧他越开心,你说这是不是算不良癖好啊?”

  唐斯年失笑,“你们两个还真是好玩。”

  “等你娶了忆慈以后就知道啦,其实夫妻之间,有时候真的挺好玩的,那种感觉是谈恋爱的时候感受不到的。

  两个完全陌路的人走在一起,结婚后,他们的一切都会交织在一起,其实挺不容易的。”

  唐斯年点点头,“你和西临的婚姻经营得很好,还能把几位长辈照顾到,住在一起也没什么代沟,这才是最难得的。”

  “谢谢夸奖,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但是这个钱,我不能收,”唐斯年认真道,“房子我就更不能收了,因为我想自己给忆慈一个家,我虽然赚得没你和西临多,但给心爱的女人一套房子,还是能实现的。”

  唐诗没有勉强,“那行,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们是亲人,亲人之间不需要计较这么多,你有什么需要,随时跟我开口就行了。”

  “我知道了,放心吧,需要的时候我不会客气的。”

  “嗯,那就好,”唐诗收起支票,“舅舅和舅妈回云城了吗?”

  “明天回,我已经跟我妈说了,再有下次,绝对不会再管她,我爸也已经警告过她了,希望她不会再犯吧。”

  “其实没你来帝都生活,她一定是舍不得的,舅舅要工作,也没有多少时间能陪她,还是叫家里的女佣好好照顾她吧。”

  “我知道,我已经交代过了,她的一举一动都会关注,绝对不会再让她去赌。”

  “嗯。”

  唐斯年看着她,“诗诗,你跟叶叔怎么样了?”

  “我跟他不是挺好的吗?”

  唐诗反问道,“我都让他搬来了,还想怎么样?”

  “可是我看你们之间的交流好像并不多。”

  唐斯年如实道。

  “我跟他唯一的交集就是小叶子,我和西临都上班,小叶子主要靠他和妈还有外公外婆照顾,所以交流其实也不少了。”

  “也是,你能不排斥他,其实已经很好了。”

  唐诗道,“孩子是最敏感的,我是不是排斥他,小叶子是能感受得到的,所以我不会装,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表现出来,要不是真的接受了他,我是不会让他搬到家里来的。”

  唐斯年点点头,“说起慕家,前几天我和忆慈出去吃饭的时候,还遇见慕东臣了,他好像是在......相亲?”

  “又相亲?”

  唐诗蹙眉,“之前桐桐和晚愉出去吃饭,也是遇到他在相亲,合着他现在主攻相亲结婚了?”

  “这种事情你问下叶叔不就知道了吗?”

  “......除了小叶子的事情,我一般不跟他说话。”

  “那我们进去吧,我问问。”

  “嗯。”

  ...... 回到客厅,几个人正在看唐老爷子和孔忆慈下棋,唐斯年便跟叶文齐说了慕东臣的事情。

  叶文齐闻,点头道,“是啊,我也听说东臣在相亲,但不是我催他的,我是希望他和叶燃能尽早找个女朋友成个家,但是我不会催的,毕竟这种事情是要靠缘分的,不能勉强,所以是他自己主动相亲的。”

  唐斯年笑着道,“诗诗,你身边如果有什么靠谱的女孩子,也可以介绍给他啊。”

  唐诗嘴角抽搐,“哥,你想多了,我不说慕东臣的外表能不能被人接受,就他那性格,我也不敢把女孩子介绍给他啊。”

  “我们那天看到的情况,是那个女人好像被慕东臣的眼睛吓到了,所以急匆匆地跑了。”

  孔忆慈回忆道。

  唐诗摊手,“那巧了,桐桐和晚愉看到的也是一样的,相亲对象被吓跑了。”

  “你们不能这样子,”唐老爷子连棋也不下了,抬起头来,正色道,“他的眼睛残疾,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不是他能决定的,别人害怕也就算了,我们这些跟他有交集的人,不能看轻他。”

  “她外公,我可不敢跟慕东臣有交集,”连蔓云急忙开口道,“我听见他的名字都感到害怕,更别说别的了......” “抱歉啊蔓云,”叶文齐歉然道,“当初东臣把你吓得够呛。”

  “可不是嘛,我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有阴影呢。”

  唐诗挽着慕西临的手臂,笑着对唐老爷子道,“外公,我们没有嫌弃慕东臣的长相,他跟我们的生活也没有交集,所以以后还是少提起这个人吧。”

  唐老爷子知道慕西临并不喜欢慕东臣这个人,点头道,“也就是说起来了,所以才讨论了一下,西临,你别介意。”

  慕西临笑了笑,“没事。”

  唐斯年和孔忆慈待到九点多钟,便起身回家了,唐诗抱着小叶子回房,哄她睡下后,才去浴室洗澡。

  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慕西临正在盯着熟睡的女儿看。

  “西临,洗澡去吧,别盯着孩子看了。”

  唐诗提醒道。

  “诗诗,你有没有觉得,我太心狠了?”

  慕西临突然问道,“其实我有了女儿,心应该更柔软才对,可是对慕东臣的示好,我一直是抗拒的,而且越来越抗拒。”

  唐诗走上前,轻轻抱住了他,“老公,你的骨子里,其实是一个很简单很纯粹的人,你的感情也是纯粹的,是慕东臣一开始没有好好珍惜你,所以我觉得这不是你的错,换成任何人,都会心寒的。”

  “我知道他挺难的,”慕西临淡淡一笑,“他从小被抛弃,好不容易才长大成人,他心里有恨,现在,他可能是把恨放下了,想要寻找亲情了,而我,却再一次放弃了他......” “西临,你如果想要接受他,我愿意陪你一起接受。”

  唐诗转过他的肩膀,认真地看着他,“我在乎的,不是家里是不是多一个亲戚,而是你的心情,你开心,就算是我再讨厌的人,我也会接受,你如果不开心,就算是我多喜欢的人,我也会为你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