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61章 白活一场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厉景琛点点头,在她耳朵上亲了一口,温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耳畔,柔声道,“也是,毕竟我只供你一个人亵玩。”

  布桐:“......” 她觉得厉景琛这是故意在撩她,或者说是急于撩她。

  布桐放下了隔板,隔绝了前座的司机,搂着男人的脖子,笑着道,“老公,你是不是觉得我没因为蒋佳丽生气,所以心里慌慌的,甚至觉得我不在乎你了啊?”

  “你会吗?”

  男人反问道。

  布桐神秘兮兮地笑,“你猜。”

  “胆子越来越大了,都敢让我猜了,那可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厉景琛你想干嘛?”

  布桐话音刚落,便被男人抱了起来,坐在了他的腿上。

  布桐看着男人愈发幽深的双眸,瞳孔蓦地紧缩了一下,“这是在车上,你别乱来......啊......” ...... 黑色莱斯莱斯停在家门口后,司机没敢去开后座的车门,自己下了车一溜烟跑了。

  过了几分钟,厉景琛才抱着布桐下车,布桐抱着男人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脖颈间,看不住是睡着还是醒着。

  “老大,我嫂子这是怎么了?”

  宋迟大喇喇地走过来问道。

  “没事,睡着了,我先抱她进去。”

  “哦,我也回家陪女儿去了,有事打我电话啊。”

  宋迟现在是全职奶爸,一分钟都舍不得离开小宋暖。

  厉景琛抱着布桐到主卧,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在床上,低笑道,“老婆,别装睡了,去洗个澡,下楼吃饭了。”

  布桐拉起被子把自己蒙住,不搭理他。

  “还是说,你不饿,想让我陪你睡,嗯?”

  男人继续追问道。

  “厉景琛,你就是故意的!”

  布桐掀开被子,嘴巴鼓得像河豚,气鼓鼓地看着他。

  “我故意什么了?”

  “故意折磨我!”

  “哦......”男人抬起自己的手指,眸光幽暗,似笑非笑,“这不也是服侍老婆的方式之一吗?

  你也是喜欢的。”

  布桐的脸红到了耳根,“那是在房间里,谁叫你在车上乱来的!”

  别看他一副衣冠楚楚正人君子的样子,邪恶起来的时候,能要人命,害得她刚刚为了不让自己发出声,差点把嘴唇都咬破了! “谁叫你不生气的,嗯?”

  男人突然起身而上,将她按住,鼻尖轻轻点着她的鼻尖,“老婆,我身边有异性出现,你没有危机感,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危机。”

  布桐彻底服了,“谁说我没有危机感的?

  只是那个蒋佳丽,明显还构不成危机嘛,这也要吃醋,我每天什么都不用干了,光吃醋就行了。”

  “我是怕你太久没醋吃,会忘记怎么吃醋,所以刚刚在车上才惩罚了你一下。”

  “那你罚也罚了,现在高兴了?”

  布桐气呼呼地拍开他的手,“走开,赶紧去洗手!”

  “不洗,亲会儿再说。”

  “我不想跟你亲,现在可是在家里,你再敢乱来,我就叫温故知新来打你了啊。”

  布桐得意地警告道,她可是有小帮手的人。

  “我把门一锁,他们连进都进不来,你的如意算盘打翻了。”

  男人说着,就要亲下去。

  “叩叩叩。”

  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小姐,姑爷,吃饭了,老首长在等着呢。”

  布桐笑得眉眼弯弯,“你说呀老公,跟张妈说你要跟我亲热,不吃饭了。”

  男人在她唇上轻轻咬了一口,放过了她,“先去吃饭。”

  布桐得意极了,“哼,就知道你不敢。”

  布老爷子最近越来越爱唠叨了,逮着什么小事就要唠叨好一阵子,布桐有点怕,厉景琛也有点怕,两个人别提多乖了。

  “张妈,我们来了。”

  布桐应了声,也顾不上洗澡了,牵着厉景琛的手下楼吃饭。

  ...... 唐斯年和孔忆慈没去星月湾,直接回了工作室,喝了杯热水后,孔忆慈的情绪也稳定了下来。

  “忆慈,你肚子饿了吧?

  是想出去吃还是叫外卖?”

  唐斯年问道。

  “都行的。”

  “那叫外卖在这里吃吧,不乱跑了。”

  “好。”

  唐斯年点了孔忆慈喜欢的那家菜,点完后,收起手机,道,“好了,你先休息会。”

  “斯年,”孔忆慈放下手中的水杯,握住唐斯年的手,“你刚刚太傻了,你还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怎么可以为了我去死?”

  唐斯年笑了笑,“这不是安然无恙吗?”

  “我知道你那会儿说的是真心话,如果真的到了不得已的时候,你一定会为了我跳下去的。”

  唐斯年顿了顿,开口道,“你们一直在说厉景琛和布桐如何如何相爱,如何如何不顾生死,以前我不懂,但是现在我经历过了,就懂了,深爱着一个人,真的是会爱她胜过爱自己的。

  那个时候,我没办法考虑我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我只想护你周全。”

  孔忆慈紧紧抱住了他,眼泪奔涌而出,脸上却满是幸福的笑容,“谢谢你斯年,能够遇到你,我真的很幸运。”

  唐斯年笑着抱住了她,“这也是我的幸运,我从来不知道,我可以这样深爱一个女人无法自拔,更庆幸的是,她也深爱着我。”

  “嗯,我们一直这样相爱下去,永远都不要改变。”

  “当然。”

  唐斯年轻轻拍着她的背,“不哭了,一会儿员工进来,还以为我在欺负你。”

  “好,我不哭。”

  孔忆慈擦了擦眼泪,破涕为笑。

  ...... 在悬崖边的人虽然都没搭理蒋佳丽,但布桐还是让唐诗去了趟警局,把事情经过说清楚。

  蒋佳丽认错态度诚恳,加上是她主动放开孔忆慈的,不构成严重后果,所以警告了一番便让家人领走了。

  蒋父蒋母这趟来帝都,是真的得到了教训,也决定要把女儿带回家好好管教了。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离开云城,多得是他们得罪不起的人。

  让人没想到的是,蒋佳丽还主动邀请唐斯年和孔忆慈,以及星月湾的人吃饭。

  “桐桐,这蒋佳丽脑子有病,不知道又整出什么幺蛾子呢,鸿门宴咱们可不能去。”

  唐诗想起蒋佳丽那样子,就觉得厌烦。

  一个女孩子,不好好搞事业你就好好生活,结果事业事业没有,生活也一团糟,在她看来就是白活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