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63章 想当第四个冤大头吗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孔忆慈有点意外,微笑着举起酒杯,起身道,“不管怎么说,谢谢你的祝福,也希望你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

  “你不怪我吗?”

  蒋佳丽比她还要意外,“我那天拿到抵着你,还差点把你推下悬崖。”

  “但毕竟没出什么事,而且......”孔忆慈温柔地望向身旁的男人,“你闹了那么一出,让我知道他有多爱我,我觉得很值。”

  蒋佳丽:“......” “行了,知道你们感情好,结婚的时候记得邀请我啊,我很大方的,会给你们包一个很大的红包,来,我干了,你随意。”

  “谢谢,我会的。”

  孔忆慈轻抿了一口红酒,很快坐了下来。

  蒋佳丽的酒量的确不错,除了布桐和黎晚愉没喝酒,其他三个人都陪她喝了起来。

  感情这种东西,在酒桌上向来是最好培养的,几瓶酒下肚,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也渐渐消失了,包间里的气氛莫名不错。

  约摸到了晚上八点钟的时候,布桐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很快接起电话,“老公?”

  “吃饱了的话,我来接你。”

  男人低沉的嗓音传来。

  厉景琛今天没来吃饭,为了方便接布桐,没有回家,直接在云端国际加班了。

  “好啊,我吃得差不多了,你来吧。”

  “嗯。”

  挂上电话后二十分钟,厉景琛便来了,跟他一起来的还有江择一。

  “择一,我没喝酒,喝的奶茶。”

  黎晚愉急忙卖乖。

  “没喝就好。”

  江择一笑着牵起了她的手。

  蒋佳丽已经有点醉了,看见厉景琛,立刻跳了起来,“厉景琛,你来啦?”

  厉景琛没搭理她,牵着布桐离开。

  “唉你怎么不理人啊?”

  蒋佳丽嘀咕道。

  布桐拽着男人的手停了下来,转身道,“我先生性格就是这么冷淡的,你少喝点,唐总,你给她爸妈打电话,叫他们来接人吧。”

  “行,”唐斯年点点头,“那诗诗跟你们一起回去,我就不送她了,我和忆慈留下来等她爸妈来。”

  “好。”

  布桐这才牵着厉景琛的手离开。

  包间外面就是大厅,原本只是路过,可唐诗却停下了脚步,出声道,“桐桐,那是不是慕东臣?”

  布桐也跟着停了下来,朝着唐诗看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见慕东臣在跟一个女人吃饭。

  “是慕东臣。”

  唐诗蹙了蹙眉,直接踩着高跟鞋走了过去。

  “诗爷......”布桐拦都拦不住,大厅里人多,怕引来围观,她没有跟上去。

  唐诗直接来到慕东臣这一桌,看了看慕东臣,又看了看坐在他对面的长发女人。

  长发女人明显认识唐诗,诧异了一下,“诗爷?

  有什么指教?”

  唐诗今天没上班,但还是穿了件偏职场风的小黑裙,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女强人的气场,淡声开口道,“指教不敢当,就是过来问问,二位是什么关系。”

  女人嗤笑了一下,“怎么?

  合着帝都的任何事情,都要跟你诗爷汇报吗?

  知道你是unusual集团的人,但也不能这么蛮横吧?”

  “你的事情我当然管不着,可是坐在你对面的这个男人,不说别的,单是他的脸,你也能看出他跟我是有渊源的吧?”

  唐诗反问道。

  女人望向慕东臣,“是啊,他戴着墨镜,跟你先生慕总的确长得很像,我还以为,诗爷这是认错人了,把他看成你们家慕总了呢,不过更巧的是,他也姓慕。”

  “所以你打主意都打到姓慕的头上来了,你觉得合适吗?”

  唐诗看了慕东臣一眼,“慕总,我给你介绍一下吧,你面前坐着的这位,是帝都出了名的交际花,准确的说,更像是吸血鬼,嫁了三任老公了,每一任老公都能被她剥一层皮,分割走财产然后离婚,你这是想当第四个冤大头吗?”

  女人的脸色瞬间变了变,“诗爷,你这是多管闲事来拆我台了是吧?”

  唐诗冷笑一声,“你去惹别的男人我管不着,但是姓慕的,不行,识相的就滚,否则你知道后果的。”

  女人咬着牙,悻悻地站起身,跺着脚离开。

  唐诗这才恨铁不成钢地望向了慕东臣,“慕东臣,你有病吧?

  急着相亲结婚都到了这么饥不择食的地步了?”

  慕东臣喝了一口红酒,淡笑道,“可是她不嫌弃我啊,她是唯一一个能接受我的残疾的女人,我觉得我应该好好珍惜......” “我呸!这样的女人,你也不嫌脏!”

  慕东臣笑了笑,“我可没那么多奢求,你觉得哪个处能看得上我?”

  唐诗道,“我没说你非要找个处,但是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是人人避之不及的毒瘤,你倒好,上赶着往上凑,你是属苍蝇的吗?”

  慕东臣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说话注意分寸,我跟你老公可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我是苍蝇的话,他也是苍蝇,那你是什么?”

  唐诗:“......” “要不是看在你和我老公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我才不管你这个闲事!”

  服务生见这边有动静,走过来问道,“诗爷,出什么事情了吗?”

  “没什么,”唐诗道,“这桌的钱算我账上,还有,刚刚在这里吃饭的那个女人,拉进黑名单,以后不许她来这里用餐。”

  服务生颔首,“是。”

  “好自为之吧。”

  唐诗扔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开。

  ...... “看样子这个慕东臣,是真的很想结婚了,”回家的车上,布桐听见唐诗说的话,莫名觉得有点心疼,“他在帝都人生地不熟的,怎么也不知道多打听打听呢?”

  “鬼知道,”唐诗冷哼一声,“要不是看在西临的面子上,我才懒得管呢。”

  “西临对慕东臣的态度一直很明确的,但毕竟是亲兄弟,这种事情我们看到了的确不能当做没看到。”

  “桐桐,你不知道,西临最近对慕东臣的感情有一丝为妙的变化,所以我才不想看见慕东臣连那种女人也要,回头毁的还不是慕家的名声。”

  布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要不你把这件事情跟叶叔说,让他劝劝慕东臣吧,跟正常的女人相亲当然没问题,可是连这种女人都见,也太荒诞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