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64章 以权谋私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唐诗撇了撇嘴,“我不想跟他说多余的话。”

  布桐扶额,“诗爷,都住在一起了,你还这么别扭干什么啊?”

  “不是别扭,是真的不想跟他说多余的话,总之我们两个现在所有的交集就是小叶子,我愿意让他住进星月湾照顾小叶子已经很让步了好不好?”

  “好,那我跟叶叔说,行了吧?”

  布桐无奈地摇了摇头,“老公,咱们一会儿先去诗爷那边吧。”

  “好。”

  三个人到家的时候,叶文齐正抱着小叶子在玩。

  “叶子,干妈来啦。”

  布桐一看见小叶子,便开心地上前抱起她,“你有没有想干妈呀?”

  “当然想了,她跟你最亲了。”

  叶文齐笑着道。

  “叶叔,西临呢?”

  布桐问道。

  “在书房呢,说是有工作要忙,我去叫他下来?”

  “不用。”

  布桐话音刚落,慕西临便从楼上走了下来,“哟,布桐难得主动找我,不怕景琛吃醋啊?

  找我什么事啊?”

  布桐抱着小叶子,歪了歪脑袋,道,“我找的不是你,所以要不你还是上楼吧,我怕你听了不高兴。”

  “哦?”

  慕西临走过来,在唐诗身边坐下,搂着她的腰肢,“难不成是我们家诗诗喝多了,撩男人了?”

  “倒是真遇上了一个男人,不过没撩,”布桐望向叶文齐,“叶叔,我们今天吃饭的时候遇见慕东臣了,他好像的确是急于结婚,今天的相亲对象的人品,一难尽,所以我觉得应该跟你说一声,你去劝劝慕东臣吧,就算结婚,也要娶个好姑娘不是吗?”

  慕西临听完,脸色微凉,但是没说什么。

  “居然还有这种事......”叶文齐也震惊到了,“我还真不知道,这样吧,一会儿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嗯,还好诗爷当时就上前把事情挑明了,还把那个女人赶走了。”

  叶文齐更加震惊了,望向自己的女儿,“诗诗,辛苦你了。”

  唐诗不冷不热的道,“举手之劳。”

  “那我们不打扰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布桐亲了亲小叶子的脸蛋,“晚安呀宝贝,干妈明天再来找你玩。”

  小叶子伸出双手,要厉景琛抱。

  某位老父亲瞬间就激动了,“靠!景琛,这不公平,我生的女儿,凭什么跟你这么亲!”

  厉景琛先是把小叶子从布桐怀里抱了过来,然后回答了慕西临的话,“个人魅力。”

  众人:“......” 厉景琛抱着小叶子,任凭她在自己脸上亲了亲,这才交还给了叶文齐,“老婆,咱们该回家了。”

  “嗯,”布桐起身告别,“诗爷,我们走了。”

  “我送你们。”

  ...... 回到自己家,小月牙在生闷气,说爹地妈咪不带她出去吃晚饭。

  布桐只能带她回房,亲自给她洗了澡,给她讲故事,好不容易才让小公主消了气。

  厉景琛开门进来的时候,布桐已经躺在小月牙的公主床上睡着了,小月牙窝在她的怀里,母女两个人睡着的时候,表情一模一样。

  厉景琛走上前,轻轻帮小月牙盖好被子,把布桐抱回了自己的房间。

  厉景琛的动作很轻,但是被放到床上的时候,布桐还是醒了过来。

  “唔......老公,我睡着啦?”

  “嗯,累了。”

  布桐揉揉眼睛,“还好吧,今天跟蒋佳丽吃饭其实还挺放松的,我就说她闹不出什么幺蛾子吧?

  估计是给女儿讲的故事太幼稚,把我自己哄睡着了。”

  “我给你放洗澡水,泡个澡再睡?”

  “也行,如果厉总今晚准备放过我的话。”

  男人低笑出声,“我只是想在洗澡的时候顺便把事情办了,免得你回头还要再洗一次。”

  “......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两个人折腾到半夜,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布桐已经累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沾着枕头就开始睡觉。

  偏偏餮足的男人精神好得不得了,“老婆,别睡,聊会天。”

  布桐:“......” “明天就是忆慈的画展,我答应了她要去看的,真的要睡觉了,你别闹我......” “老婆,我爱你。”

  布桐:“......?

  ”

  这么突然表白?

  “厉景琛,”她睁开眼睛看着他,“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了?”

  男人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蛋,“不这样怎么把你叫醒,嗯?”

  “......这都几点了,我要睡觉......” “晚上没跟你一起吃饭,我就想多陪陪你,多跟你说会儿话。”

  布桐哭笑不得,“我让你跟我一起去了呀,你自己不愿意。”

  “你是不是在家无聊了,所以才想要出去吃饭。”

  “没有,难得出门嘛,我在家不无聊。”

  “你还这么年轻,又不是懒惰的人,在家不工作,是会无聊的,我反思了一下,要不你还是跟我去云端国际上班吧。”

  布桐直接笑出声,“我怎么觉得我老公是在以权谋私,想让我时刻陪着他呢?”

  “你不想跟我一直在一起吗,嗯?”

  厉景琛反问道。

  布桐眨了眨眼睛,道,“我想的,可是温故知新不能陪人管啊,温故是个省心的,可是知新是个调皮的,要是我去上班了,交给爷爷和吴妈,更要被宠坏了,我在家还能给他施施压。”

  “那就把知新带去云端国际,我亲自管教,管到他乖为止。”

  布桐一听都觉得心疼儿子,“算了吧,我也要为儿子着想的,在你身边,他还能笑得出来吗?

  我希望知新一直这么活泼爱笑,老公,儿子是咱们自己的,不管他是乖的还是调皮的,这个年龄段一定要好好教,我愿意为在家为他付出心血和时间,你乖乖去工作吧,不要多想。”

  她承认在家带孩子,自己的社交圈已经接近封闭状态,认识不到什么新朋友了,这也算是需要付出的代交吧,但是她很愿意,并不觉得有什么。

  厉景琛“嗯”了一声,“那你要是累了就告诉我,我来管教。”

  “好,”布桐在他脸上用力亲了一口,“明天你陪我去忆慈的画展吧,不带孩子,就咱俩。”

  “都听老婆的。”

  布桐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那我现在可以睡觉了吗?”

  “可以了。”

  厉景琛抱紧她,“快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