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65章 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孔忆慈的画展,是上午十点钟开始,一直到傍晚五点钟才结束。

  厉景琛下午要带两个儿子去打球,只能上午陪布桐去,两个人吃过早餐后,顺路去商场给孔忆慈买了份礼物,才赶去展会地点。

  到的时候,江择一和黎晚愉已经在了。

  “呀,还是表妹你细心啊,我都不知道买礼物!”

  黎晚愉懊恼不已,“择一,要不咱们现在去买吧。”

  “就知道你没准备,所以我已经以你和择一的名义订了花篮了,而且我还准备了你那份礼物,”布桐拿出小袋子,“这是你的,等会你送给忆慈就行了。”

  “表妹,你真好,这里面是什么啊?”

  “耳钉。”

  “嗯,贵不贵?

  回头我把钱给你。”

  “不贵,不用给了。”

  “那我不客气啦。”

  布桐挑眉,“你也从来没跟我客气过啊。”

  “哈哈,也是。”

  “布桐晚愉,”孔忆慈百忙之中赶了过来,“不好意思啊,我有点忙,所以没时间招待你们,你们随意,那边有休息区,可以吃喝点东西。”

  厉景琛和江择一去看画,没再陪着她们。

  “都是自己人,你不用管我们的,忆慈,我刚刚看了一眼,感觉你的画进步很大。”

  布桐如实道。

  孔忆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让你见笑了,我也就这水平了。”

  “你的水平已经很高了,国内国外的奖拿了无数,还一直这么专注,已经很厉害了。”

  “你就不要在这里夸我了,”孔忆慈转移了话题,“怎么不带孩子过来啊?”

  “我就想和我老公清清静静地来看看画,所以没带他们。”

  “借机享受二人世界,挺好的。”

  布桐把手里的礼袋递给她,“来,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祝你的画展顺利。”

  “我也有我也有。”

  孔忆慈一一收了下来,“让你们破费了,不过我不客气了。”

  她们几个向来是礼尚往来的,互相送礼也挺有意思,所以没必要推脱。

  “不用客气,你去忙你的吧,我们自己看就行。”

  “好,一会儿诗爷也会来,你们自便,有事情随时叫我。”

  “嗯。”

  过了没一会儿,慕西临和唐诗果然也来了,两个人手牵着手,但是慕西临看上去有点不高兴的样子。

  “西临这是怎么了?”

  布桐趁着厉景琛把慕西临叫走的功夫,拉着唐诗到一旁问道,“他不高兴啊?”

  “嗯,昨晚听说了慕东臣那事,就闷闷不乐的,怎么哄都哄不好,跟个孩子似的......不对,孩子都比他好哄。”

  唐诗吐槽道。

  “看样子西临对慕东臣的感情很复杂啊,他要是真的讨厌慕东臣,知道他跟那种人相亲,幸灾乐祸都来不及了,现在不高兴,应该是有点心疼慕东臣的吧?”

  布桐分析道。

  “我也这么觉得,可西临是不会承认自己心疼的,所以我没有问他,让他自己慢慢想吧,没准哪天想通了,跟慕东臣抱头痛哭也不一定呢。”

  黎晚愉想象着那个画面,都觉得好笑,“那可真是世纪和解了,我居然莫名有点期待。”

  布桐也跟着笑出声,“对了,叶叔有没有找慕东臣说昨晚的事情。”

  唐诗道,“说是今天要去找慕东臣吃午饭的。”

  布桐点点头,“叶叔应该算是慕东臣最在乎的人了,他说的话,慕东臣应该能听进去的。”

  唐诗无奈叹气,“但愿吧,只要慕东臣别再惹西临不高兴,怎么都好。”

  ...... 中午,市区一家高档餐厅。

  叶文齐到的时候,慕东臣已经在包间里坐着了。

  “东臣,你等很久了吧?”

  叶文齐坐了下来,“来的时候小叶子在闹,我又哄了她一会儿,所以耽误了。”

  “没关系,”慕东臣叫来服务生点了菜,等服务生离开后,便把脸上的墨镜取了下来,“叶叔,小叶子又长大了吧?”

  “可不是嘛,小孩子长得很快的,来,我给你看看她的照片,”叶文齐高兴地拿出手机,翻出照片来给慕东臣看,“你看,眼睛是不是特别像诗诗?

  鼻子像西临,高高挺挺的,挑爸妈的优点遗传的,是个美人胚子。”

  慕东臣盯着照片,爱不释手,“的确又漂亮又可爱。”

  叶文齐喝了一口热茶,语重心长地开口道,“东臣啊,我听诗诗说,她昨晚在外吃饭遇见你的事情了,你相亲可以,但是相亲对象,还是应该有所筛选的,不是吗?”

  慕东臣淡淡一笑,“叶叔,就我这副样子,哪里有资格挑别人,都是别人挑我的。”

  “胡说,你这副样子怎么了?

  你除了眼睛,其他地方都健康得很,你要对自己有信心,总会遇到一个真心爱你的人的。”

  “就算遇到了,她爱的也应该是我的钱吧?”

  手机屏幕暗了,小叶子那张天真无邪的笑脸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慕东臣没有再去点开屏幕,这样的美好,本就离他很远很远,能看上一眼,已经知足了。

  “叶叔,”他把手机还给叶文齐,“哪有人会真心爱我这副样子......” 叶文齐心疼极了,“东臣,只要你做人做事无愧天地,当个堂堂正正的好人,你就值得被爱,不要这么悲观,好吗?”

  慕东臣摇了摇头,没说话。

  叶文齐继续道,“你看到了,除了我,其实诗诗也很关心你的,你们之间的过去,其实她都是可以不计较的,你们都应该给对方多一点的时间。”

  “我也不知道昨晚唐诗为什么会站出来,应该是看在您的面子上吧。”

  “我在诗诗这里没有这么大的面子,所以我猜,还是因为西临,毕竟你和西临是亲兄弟,再怎么样,他们夫妻两个也不希望你被乱七八糟的女人伤害。”

  “叶叔,其实您不用特意找我出来聊,”慕东臣笑笑,“我别的本事没有,看人还是准的,就昨晚那个女人,她再怎么装,也掩饰不了她眼底的贪婪,所以我没那么傻被这种女人骗。”

  “......那你还跟她吃饭?”

  “一个人吃饭太孤独了,两个人总是好过一个人的,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最起码可以给骗骗自己,还是有人愿意陪我一起吃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