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1566章 蹦迪

小说: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作者:一鹿小跑 更新时间:2020-05-03 15:40: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叶文齐愣住,心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攫住,疼得透不过起来。

  “东臣,是叶叔不好,叶叔没有照顾到你的感受,最起码,我应该多去陪你吃吃饭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叶叔在星月湾过得很开心,这是我最想看到的,至于我自己,真的没关系,”慕东臣自嘲一笑,“我过去也是独来独往的,只是到了帝都生活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独来独往不是什么好事了。”

  恰逢服务生进来上菜,两个人都静默了下来。

  等服务生上好菜离开,叶文齐才重新开口道,“对你和叶燃,我关心得都不够多,是我的失职。”

  “叶叔,您对我和叶燃,都已经尽心尽力了,不存在失职一说。”

  “那你答应叶叔,别再跟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相亲了,我回去求求西临,让你跟叶燃一样,去星月湾吃饭,好吗?”

  “不行!”

  慕东臣立刻反对道,“您怎么能去求慕西临呢!”

  “西临没你想象中那么难说话,他是一个特别简单纯粹的人,说起来,诗诗的主意比他大多了。”

  叶文齐叹了一口气,面露心疼,“其实我和颖涵的性格都不是特别强势的人,不知道诗诗是遗传了谁,也有可能是她的成长环境逼迫她不得不强势,所以我每每想到这些,都觉得对不起她......” “叶叔,过去的都过去了,唐诗能接您回家,说明已经放下了,您自己不要多想,”慕东臣认真道,“另外,您没必要为了我去求他们,我没想要去星月湾凑热闹,就算去了,在他们眼里,我也是外人。”

  叶文齐愣了一下,道,“这件事情我慢慢想办法,但是你得先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跟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相亲吃饭了。”

  慕东臣点点头,“好,我答应就是了。”

  “那就好,吃饭吧。”

  “好。”

  ...... 孔忆慈请星月湾的人吃了午饭,饭后,几个人便回了星月湾。

  下午厉景琛要带儿子去打球,布桐也带上小月牙和两个小的,全家出动去市区的壁球馆活动活动。

  慕西临和唐诗回到家的时候,叶文齐也刚好开车回来。

  “西临,诗诗,”叶文齐主动上前打招呼,“画展顺利吗?”

  “顺利,”回话的是慕西临,“忆慈也不是第一次举办画展了,早就是得心应手的事情了。”

  “忆慈是挺能干的,”叶文齐点点头,“进屋吧,也不知道小叶子乖不乖。”

  小叶子刚吃饱,这会儿唐老夫人正在陪她玩。

  “都回来啦?”

  唐老夫人看到叶文齐,像是看到了救星,“文齐,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出门也就两个多小时,这小祖宗就闹了两个多小时,就等着你回来带她去午睡呢。”

  叶文齐去洗了手,这才回来抱起小叶子,“外公跟你说了,出去吃个饭很快回来的,你怎么能闹呢?”

  “我带去睡吧。”

  唐诗出声道。

  “不用了,难得休息,你跟西临好好过二人世界吧,孩子白天都是跟我的,还是交给我吧。”

  叶文齐说完,便抱着小叶子上了楼。

  “小叶子挑得很,也就她外公能照顾得这么小心了,”唐老夫人道,“诗诗啊,文齐他带孩子也够辛苦的,你抽时间,给他买份礼物送给他,表示一下心意。”

  唐诗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淡淡道,“外婆,他不缺钱,需要什么自己买就行了,我不擅长买礼物,就不送了。”

  唐老夫人:“......” “你这孩子,脾气怎么这么倔呢?”

  “外婆,我们当初可是说好,您不能逼我做任何我不想做的事情的。”

  “外婆知道,这就是随口一说,你主意这么大,外婆逼不了你什么。”

  唐诗挽着唐老夫人的手臂撒着娇,“外婆,您好好颐养天年,不要想那么多,这样才会越来越年轻啊。”

  唐老夫人乐得不行,“外婆都这个年纪了,哪里还敢奢望越来越年轻啊,只盼着能多活几年,看着你们一个个生活得好,也就安心了。”

  “我们都很好啊,我跟西临感情好,现在斯年哥也找到忆慈了,大家都会让您省心的。”

  “外婆知道你们都很乖很懂事,这也是外婆最欣慰的地方了,”唐老夫人笑着拍拍她的手,“外婆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先回房了。”

  “外婆慢点,好好睡个午觉。”

  “知道了。”

  唐诗看着唐老夫人的背影,嘴角扬起了笑容,牵起慕西临的手,“全世界都想让我们过二人世界,我还真得好好想想怎么过。”

  “还能怎么过,”慕西临一脸生无可恋地瘫在沙发上,“诗诗,你仔细回忆一下,哪个周末你不是把我关在房间里要二胎,啊?”

  唐诗:“......” “今天放过你行了吧?

  你想去哪里玩,我都奉陪。”

  “真的?”

  慕西临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那我想去蹦迪。”

  唐诗:“......” “慕西临,我就知道你看上去收心了,但也只是看上去而已,骨子里还流连夜店。”

  “什么跟什么啊,我早就收心了好不好,就是太久没去了嘛,去嗨一下不是很好吗?”

  慕西临抱着唐诗的胳膊撒娇,“好诗诗,我们一起去,有你在,别想有女人靠近我。”

  “行吧,满足你,晚上带你去。”

  “一为定!”

  ...... 蹦迪这样的事情,布桐自然不能错过,第一时间报名要去。

  黎晚愉知道之后,嫉妒得抓狂,可她肯定是不能去的,只能在家里安安静静听胎教音乐。

  厉景琛素来喜静,不喜欢那样热闹的场合,但是老婆去,他不放心,只能陪着。

  宋迟把宋暖交给丈母娘照顾,也带着厉思嘉跟着去了,tan-k这只单身狗向来不会缺席这样的场合。

  人一凑,还挺热闹,慕西临订的是最好的包间,又大又豪华,180度的落地玻璃可以看到楼下的灯红酒绿,又能隔绝住喧嚣。

  布桐唱了两首歌,过足了瘾,便回到厉景琛身边,跟tan-k一起玩骰子。

  其他的人喝酒的喝酒,唱歌的唱歌,玩得挺开心。

  慕西临趴在沙发椅背上,视线盯着楼下跳舞的人群看,下一秒,便被唐诗揪住耳朵拽了回来。